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章 你应该叫他姐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章你应该叫他姐夫


        

她下意识的摇头,就听到男人‘嗤’的一声笑了,“你又有什么资格介意。”


        

苏笙儿的脸色一白,正不正如何是好的时候,慕楚楚的声音再次响起,老好人般笑着,“既然不介意,过去也都过去了,笙儿,北川现在是我未婚夫,你应该叫他一声,姐夫。”


        

姐夫。


        

陌生又让人难过的称呼。


        

她竟然刚意识到,他们那段过往,他已经完完全全的走出来了,而她,似乎还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苏笙儿扬起唇角,她看不见自己的笑容,但估计现在她笑的,应该比哭还难堪。


        

身旁有waiter经过,她拿过一杯红酒,朝着两人扬了扬手,真诚不能再真诚的祝福,“姐姐,姐夫,苏笙儿在这里祝两位,意笃情深、百年好合!”


        

一杯红酒下肚,透过酒杯,她清楚的看到慕楚楚高傲的笑,而站在她身侧的男人,甚至懒得再待一秒,转身就往另外方向走去。


        

陆北川一走,慕楚楚就懒得再演戏,神色瞬间冷淡下来,就连声音都比刚才陆北川在的时候冷了几分,“笙儿,爸妈在那边招呼客人,你回来一趟,该去打个招呼的。”


        

刚才酒喝得太猛,火辣辣的烧心感让苏笙儿很不舒服,她应了一声,人却是往洗手间的位置走去。


        

“看见刚才陆先生看她的眼神了吗?嫌弃的就跟被苍蝇骚扰过一样,哈哈......”


        

“是啊,真丢人。”


        

那些嚼舌根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刚好落入苏笙儿的耳内。


        

她不在意的笑了笑,转而往洗手间走去。


        

直到冰凉的水泼在自己的脸上,她才感觉自己从心到胃都好了一些。


        

取出纸巾慢条斯理的擦拭着脸上的水珠,突然一阵寒意袭来,她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看向镜子。


        

陆北川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面无表情的站在她身后,她吓了一跳,手里的包包一个没拿稳‘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怎么,怕我?”


        

他低沉冷蔑的嗓音响起,苏笙儿心乱如麻,想要逃跑,可陆北川就伫立在门口,她要离开,势必要推开他才行。


        

试问她现在没这个勇气。


        

挣扎间,她摇了摇头,却不愿多说一个字。


        

“曲径呢?没跟着回来?”


        

陆北川漫不经心的问着,顺手点了烟,刺鼻的烟草气息,让苏笙儿忍不住蹙了蹙眉。


        

“他很忙,没时间回来。”


        

“是吗?”陆北川的声线毫无起伏,仿佛在问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这些年,你们一直在一起?”


        

像是没发觉苏笙儿反感的表情,他越发靠近她,青白色的烟雾张口全都吐在苏笙儿的脸上。


        

吸入大量的烟草味道,苏笙儿忍不住开始咳嗽,她捂着鼻子瞪他,“陆北川,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烟味!”


        

陆北川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仿佛在嘲笑她一般,“你喜不喜欢,现在与我何干?”


        

苏笙儿被堵得一时无言,不想再跟他计较下去,越过他就想走,手腕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一用力就给拽了回来。


        

她踉跄着差点摔倒,扶着洗浴台方站稳,男人逼人的声线就传来,“我不喜欢被人无视,你还没回答我,这几年,你们是不是在一起!”


        

苏笙儿心口本来就窝着火,陆北川一系列的举动,到底让她有了脾气,对上男人的视线,她漆黑的眸注视着他,唇漾开笑意,“不然呢,你以为我五年前的决定,只是说着玩的吗!”


        

“呵…”


        

他笑了起来,眼角眉梢带着颠倒众生的艳丽,“既然这么清楚的记得五年前那一幕,那你是不是更应该记得,我曾经的警告!!”


        

他说过,别再让他见到她。


        

可她总要回来的。


        

心口莫名一疼,苏笙儿抬起眼睑看着男人,“陆北川,你是个男人,”她说的艰难,仿佛每个字都在斟酌,“这件事都过去五年了,你也有了你的新欢,这件事就不能翻篇吗?”


        

“想翻篇?”他眼眸的色泽极度淡漠冷艳,说话间,青白烟雾从高挺的鼻梁下徐徐喷出,“先把曲径叫回来!”


        

“陆北川!”她一下子拔高了声线,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怕我伤害他?”男人的唇角勾勒出笑容的弧度,“就这么在意他?


        

“对,很在意,所以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让曲径回来的,死都不会!”


        

她有些激动,话几乎是被她吼出来的。


        

五年前因为她,曲家在A市的市场全被陆北川垄断,她不会再连累他了!


        

死寂,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就在洗手间蔓延。


        

男人英俊的五官因为她的话一点点的沉了下去,阴鸷爬上了他的脸。


        

“我这种人,人品有多差你是了解的......”


        

他慢悠悠的走近她,修长的手指掐住了她的下巴。


        

苏笙儿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吓得一下子闭上了闭眼,还未及发觉男人的动作,洗手间外,响起了女人斥责的说话声,“楚楚,谁让你把苏笙儿叫回来的!”


        

慕楚楚不屑的声音响起,“叫她回来怎么了,我这叫宣誓主权,让她以后死了纠缠北川的心。”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苏笙儿吓了一跳。


        

这母女两人,这是要来洗手间的节奏啊!


        

出于本能,她下意识就拖着陆北川进入了单独的隔断厕所。


        

像陆北川这样不可一世的人,她以为自己要费好大的力气才能将他拖得动,没想到他倒是自觉,很配合的被她拉近了其中一个隔断里。


        

应该是怕被慕楚楚看到两人单独见面,怕被误会吧。


        

倒省了她费力气了。


        

无语的是陆北川太高了,站在里面,整个头都露在外面,根本就藏不住。


        

眼瞅着慕楚楚母女二人说话声越来越近,似乎就要进来了。


        

她想也不想的,圈住男人的脖子就将他的头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