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八章 叫什么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章叫什么叫!


        

他漫不经心的问,更像足了蓄谋已久。


        

苏笙儿咬唇,良久,她才开口说出自己的顾虑。


        

苏笙儿忍不住脸一红,轻咳了一声掩饰住内心的尴尬,“那你想说什么?”


        

陆北川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吐出,眯着眼睛开口,“三个月,我要你为我服务三个月。”


        

苏笙儿没听懂,禁不住问:“什么?”


        

“我可以签了你这份合同,但是条件,你得伺候我三个月的饮食,每一天的三餐。”


        

苏笙儿不懂,陆北川想要什么厨子没有,为什么提出这样的要求。


        

陆北川仿佛是料到了她的疑问,紧接着又道:“以前你住在陆家的时候不也经常下厨?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长什么样子我都记不得了,就是你的厨艺,倒是挺让人想念的。”


        

“要三餐吗?”苏笙儿呐呐的问:“可是,中午你不在公司吃饭的?”


        

“你做你的,我回不回去吃是我的事。”陆北川说着,将烟蒂扔掉,用脚底辗了辗,“我不管你住在哪里,但是你要保证每一顿饭准时来我住的地方做好,不能耽误我的日常行程,每耽误一顿,加两天三餐。”


        

如果真的只是服务他三个月的饮食,那简直太好了,她肯定会准时准点的。


        

只是......


        

她总觉得蹊跷,前脚还一副怎么都不会签的架势,后脚怎么就......


        

思忖了一会儿,她蹑手蹑脚的问出来,“就只是这样吗?”


        

男人瞥了她一眼,“不然再多加两个月?”


        

苏笙儿吓得赶紧摇头。


        

似乎早有准备,他推开后车厢的门,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夹,取出一张纸递到她面前,“如果同意,你看一下里面的内容,没问题就签字。”


        

苏笙儿像是怕他反悔一样,急急忙忙的签了字,又把跟慕氏合作的合同也递给了他,“换你签了。”


        

陆北川没说话,接过来就要大笔挥下去,然而笔迹还未落下,苏笙儿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瞥眼看到了她手机屏幕上的来电人,他脸色‘唰’的一下沉了下来。


        

而苏笙儿这边,见是曲径的电话,只好跑到了三米之外才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端,曲径的声音有些为难,“笙儿,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但是你千万不要担心,已经没事了。”


        

苏笙儿一顿,复又紧着的开口:“是彤彤怎么了吗?”


        

昨晚上通电话还好好的。


        

曲径自责道:“今天在幼稚园跟小朋友打闹摔了腿,小家伙有点闹,这会哭着闹着要见你......”


        

“摔着了?”苏笙儿一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很严重吗?”


        

曲径连忙解释,“你放心,没有骨折,只是太疼了,可能小家伙就格外爱闹。”


        

苏笙儿的心瞬间揪了起来。


        

女儿生病的时候就格外恋她这个妈妈,最让她心疼跟内疚的是,她还没陪在孩子的身边。


        

想至此,她想也不想的回:“阿径,我这就买票飞回去看彤彤,这段时间让你受累了。”


        

“我是孩子的爸爸,提什么受累不受累,”那边曲径隔了一会儿才出声,“倒是你,这样来回折腾,身体受得了吗?”


        

苏笙儿仿佛笑了一下,“阿径,我生彤彤那会儿,最艰难的时候都过来了,这点折腾不算什么的。”


        

......


        

跟曲径沟通好后,折回陆北川处的时候,苏笙儿回头就看到陆北川把玩着手里的合同,慵懒散漫的靠在车身上,漫不经心的看着她。


        

苏笙儿组织好语言,开口道:“我有个很重要的人,她受伤了,我很担心,所以想回英国去看看她,不过我就回去待两天,照顾你一日三餐的合同,日期要不从三天后开始算吧?”


        

男人的喉头溢出低低的笑,“很重要的人,有多重要?”


        

苏笙儿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身体突然就被男人抓住,毫无半点征兆的就被他按在了车身上。


        

“比我还重要?”


        

耳边,男人的气息突然接近......


        

苏笙儿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她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男人却更紧的压着他。


        

这样的举动,苏笙儿再也沉不住气,反抗不了,脸直接沉下了脸来,“陆北川,你不要这样!”


        

男人嘴角擒着笑,骨节分明的手指却大力的掐住了她的下颚,“不要我这样?”他微笑着,看上去依旧斯文冷静,“那谁可以?曲径?”


        

说话间,他一把将她扣入怀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来到她的锁骨处,挑开了她的领口,一路往下......


        

“陆北川!”苏笙儿忍不住倒抽一口气,下意识就反抗挣扎。


        

陆北川又怎么允许,“叫什么叫!”


        

男人一只手擒住了她两只乱动的手直接举过头顶,见她还在动,俊脸凑到她的面前,距离近得只有薄薄一张纸的距离,“你平时跟曲径都喜欢怎么玩?”


        

他声音毫无起伏,苏笙儿却从他平静的声线里,读出了那股即将爆发的冷戾,带着致命危险的那种。


        

苏笙儿咬唇,不想把事情闹得太过,“陆北川,你先放开我!”


        

她挣扎着,想要挣脱男人的束缚,下一秒,她就被男人抱了起来。


        

似是嫌领口太紧,他抬手一扯便散开了两三颗扣子,俊脸阴着,像是没听到她的吼叫,自顾自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