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十四章 苏笙儿,你白莲花的气质真是相当的高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十四章苏笙儿,你白莲花的气质真是相当的高啊!


        

彤彤在陆北川走过来的时候就认出了陆北川,兴高采烈的跑到陆北川的跟前,因为陆北川太高,她要抬老高的头才能看到陆北川,“叔叔,你怎么在这里?”


        

小丫头软萌的样子特别可爱,只是看在陆北川的眼里......


        

他不太喜欢孩子,也并不知道怎么跟孩子相处,但想了想,还是单膝蹲下来跟小丫头平视,“怎么一个人?”


        

小丫头笑眯眯,“我过来找我麻麻呀。”


        

“你妈妈?”


        

“对呀,我、麻麻、还有阿姨,要一起吃饭。”


        

这下陆北川才明白过来。


        

跟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说话,真是费劲。


        

“你们约好了一起吃饭?”他又问。


        

“是呀是呀,”小丫头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样子看起来格外的兴奋,“叔叔也要跟我们一起吃吗?”


        

陆北川看了一眼慕氏,随即扯了一下唇,“你去告诉你妈妈,你阿姨今天中午没空,不会跟你们一起吃饭了。”


        

苏笙儿站在二楼大厅里,隔着窗帘望下来,看到的一幕就是现在。


        

她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陆北川跟彤彤两人在说什么。


        

后背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而温婉的手机,终于在这个时候再次打通。


        

温婉还未开口,苏笙儿就焦急的询问她,“你去哪里了?彤彤在慕氏楼下,跟陆北川碰上了!”


        

温婉闻声,也惊的倒抽一口气,“我肚子疼去了个厕所,让彤彤在楼下等我的,陆北川怎么会来。”


        

“谁知道呢,刚刚给我打电话让我下去,现在我也不敢下去啊。”


        

此时温婉也远远的看到了慕氏门前的两人,心里‘咯噔’一下,“彤彤应该不会说什么的吧?”


        

“不知道......”苏笙儿说着,下意识的咬住了下唇。


        

她倒是不担心彤彤说什么,怕就怕陆北川有心,什么话都能听出来。


        

她深吸一口气,对着温婉道:“温婉,我想办法把陆北川引开,你趁机带走彤彤。”


        

温婉说好。


        

苏笙儿挂了电话,直接给陆北川又打了过去。


        

陆北川正等着不耐烦了,苏笙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他接起电话,苏笙儿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陆北川,我、我歪着脚不能走路了,你能不能进来扶我一把。”


        

陆北川黑眸一沉,脱口就问:“你在哪儿?”


        

“就在二楼。”


        

他刚要挂电话冲进慕氏,转眼看到站在他跟前的小丫头,顿了顿又问:“你朋友的女儿在这儿,你朋友人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你让她乖乖等着,别乱跑。”苏笙儿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处,生怕陆北川再带着小丫头进来,连忙装出一副很疼的声音,“我这会儿疼的厉害,你进来好不好?”


        

好不好三个字,直击陆北川的心窝。


        

挂掉电话嘱咐了一句小丫头,就头也不回的冲了进去。


        

他冲进去跑到了二楼,就看到坐在石阶上抱着右脚皱着眉头的苏笙儿。


        

男人的唇瞬间抿成了一道锋利的线,“怎么回事。”


        

苏笙儿怕被男人发现自己撒谎,赶紧低下头,“不小心歪到了。”


        

陆北川什么话也没说,抱起她就往慕氏外走。


        

抱起来的瞬间,苏笙儿朝着窗外看了一眼,见温婉牵着彤彤的手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


        

真的放松下来,她才想到一个问题。


        

那就是陆北川就这么明晃晃的抱着她,而且地点还是慕氏!


        

她豁然惊醒,还没来得及开口,陆北川转弯的时候,就差点跟一个人撞上。


        

幸亏陆北川反应及时避开了来人,但是这样的相撞,让陆北川不悦的朝来人的方向看过去。


        

苏笙儿被陆北川护在怀里,第一时间看到了那人。


        

然而在看到那人的一瞬,整个人都僵在了陆北川的身上。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竟然跟慕楚楚这个时间点给碰上了。


        

慕楚楚两只眼睛仿佛要在苏笙儿身上戳出一个洞来,不过碍于陆北川,她还是收回了视线,看向陆北川的时候,脸色又恢复了温柔,“北川,你怎么会来慕氏?”


        

不等陆北川回应,苏笙儿抢着开口:“他说来找你,正好碰到我歪了脚,我没办法,只能帮忙让他送我去医院了。”


        

苏笙儿大着胆抢着帮陆北川回了话,不敢去看他,却能深深的感受到一股不悦的视线在她头顶上徘徊。


        

为了合同这样勾引男人,真是不要脸!


        

慕楚楚在心里骂啊,恨不得上前甩苏笙儿几个巴掌。


        

“北川这么忙你还麻烦他。”心里再恨得咬牙切齿,当着陆北川的面,她也只能装出大度的笑,“还是我送你去医院吧,别麻烦北川了。”


        

苏笙儿刚要开口说好,打横抱着她的男人却在她开口前直接掐了一下她的腰。


        

苏笙儿猛地抬头,就见男人皱着眉看着她,她僵着好一会儿没说话,男人却在这个时候冷笑了一声,“她不能走路,你能抱她?”


        

说完越过她就往外走,慕楚楚自然不会给他们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紧随其上的跟了了过去,“我也去吧,毕竟笙儿是个女孩子,我在也好有个照应。”


        

陆北川没叫司机,今天是自己开着车过来的,他也不知道苏笙儿伤的严不严重,路上有个人看护也好,所以,他也就没有阻止慕楚楚跟来。


        

一路到达医院,就算是当着慕楚楚的面儿,陆北川也没有要避嫌的意思,打横抱起苏笙儿就往医院走。


        

身后慕楚楚看着这一幕,想着前面的男人是她的,她都没有享受过这般公主抱的待遇,偏偏苏笙儿却得到了!


        

慕楚楚这会儿心里,真是恨苏笙儿到了极点。


        

院长亲临,骨科一把手主任上阵。


        

凝着面前的阵仗,苏笙儿小小的心虚了一把。


        

没想到她随意撒了一个谎,事情居然演变成这个样子了......


        

“疼吗?”骨科主任捏了一下她的脚踝,出声询问。


        

苏笙儿呆呆的,也不知该说疼好还是不疼好。


        

一旁的陆北川看在眼里,以为她是疼的没了反应,忍不住沉声询问:“很疼?”


        

“啊。”苏笙儿叫了一声,尴尬的笑笑,“是有点疼,一点点。”


        

苏笙儿的话,让骨科主任忍不住抬眸瞄了她一眼,然后换了一个位置,又问:“这里呢?疼不疼?”


        

苏笙儿忍不住咽了口唾液,才弱弱的回应:“这里好像不太疼......”


        

这种表现,骨科主任大致是知道了些什么,不过他并没有揭穿,而是对着陆北川道:“你女朋友应该没什么大碍,带她去拍个片子确认一下,没什么大问题的话回去休息两天就好了。”


        

你女朋友这样的字眼,让苏笙儿跟慕楚楚均脸色一变。


        

陆北川倒是没任何不悦或者不一样的情绪,应下医生的话刚要抱起苏笙儿,慕楚楚却将轮椅推到了苏笙儿的跟前,半开玩笑的道:“北川,让笙儿坐轮椅吧,你看你这样抱着她,连医生都误会你俩是情侣了。”


        

此话一出,骨科主任才知道自己搞错了,尴尬的道了歉。


        

陆北川还是没有要松开苏笙儿的意思,直到苏笙儿暗暗的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他将她抱在轮椅上,这才松了手。


        

......


        

苏笙儿的片子很快出了结果,没有歪到,脚腕自然没有问题。


        

陆北川往缴费大厅缴费。


        

剩下苏笙儿跟慕楚楚两人。


        

陆北川一走,慕楚楚直接变了脸,冷笑着看着坐在轮椅上装的有模有样的女人,“行啊苏笙儿,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你白莲花的气质真是相当的高啊!”


        

苏笙儿自知心里有鬼,也并没有想要跟慕楚楚计较,反而慕楚楚却没完没了了,“我看你真是随了你妈,别的不学,专门学她怎么勾引有妇之夫!”


        

慕楚楚一句话,终是触到了苏笙儿的逆鳞,她抬眸看她,杏眸凉又冷,“慕楚楚,有什么你冲我来,我妈再不好那也是我妈,容不得你一个外人说三道四。”


        

慕楚楚闻声,脸上铺开薄凉又嘲讽的笑,很是不屑的道:“一个杀了自己丈夫的杀人犯,还不允许别人说了?”


        

苏笙儿神色大变,几乎是在慕楚楚话音落下的瞬间,她豁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猩红着眸子吼她,制止她,“慕楚楚,你闭嘴!”


        

苏笙儿越是生气,慕楚楚脸上的笑容就越放肆,“我闭上嘴就能抹去你妈杀人犯的事实吗?”


        

“我妈没有!我爸的死不是她!她没有!”


        

苏笙儿很激动,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第一次这般丧失理智。


        

慕楚楚还在说什么,苏笙儿已经自动摒弃在外,好一会儿,慕楚楚终于不再说话的时候,她才一步步的走向她,杏眸看着她,此时的她已经恢复了冷静,“慕楚楚,你一看就是个最低级的人类分群,还是没有进化的那种。所以,通常遇上你这种没进化好的人,我一般都是采取无视的态度。”


        

她说着一顿,绯色的唇勾出笑容的弧度,“今天是我失态了,你想说什么随便说吧,我,洗耳恭听!”


        

谁知她话刚说完,慕楚楚突然叫了一声,然后身体朝后退了一步倒在了地上,苏笙儿咋舌的看着这一幕,还没开口,慕楚楚已经抬起眸来看她,眼神骤然变的无辜可怜起来,“笙儿,你是不是太敏感了?我不是有意说你妈妈的,你这样跑过来推我,你的脚踝不疼了吗?”


        

变相的揭穿她脚踝没受伤?


        

苏笙儿忍不住都要为慕楚楚的演技贺彩了,估计陆北川就在她身后了吧?


        

这样想着,身后突然传来男人低沉又让人听不出情绪的声线:“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