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十六章 把她留下给你?你算什么葱蒜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十六章把她留下给你?你算什么葱蒜姜?


        

“你要是去,至少还有合作的可能。


        

胸口有些闷,苏笙儿使劲吸了口气,“那我要是不去呢?”


        

他看着她反问,挑眉的样子漫不经心,“你说呢?”


        

“我其实不太了解你为什么逼我去你家!”苏笙儿缓缓的调整了呼吸,看着他的眼睛开口,“还是你觉得过去太美好,或者要么就是你妈妈太想念我了,以至于我非去不可?”


        

男人的大掌扣住了她的脸庞,连同眸子都危险的眯了起来,“我说了,你可以不去,你不说去、也不说不去,故意说这些话来膈应我?”


        

“好,我请问陆先生,如果我去,你打算让我以什么身份去?”


        

男人搁在膝盖上的手微微一顿,末了,冷笑一声:“私厨的身份,似乎挺适合你的。”


        

苏笙儿攥起的拳头松开,又缓缓的攥住,好长时间她才听到自己的声音,满是隐忍的道:“陆北川,我这次回来本想跟你们陆家断的彻彻底底的!你为什么要逼我!”


        

“你断了吗?”男人面沉如水的盯着她,末了,唇角勾勒出笑容的弧度,“断的了吗!”


        

是啊,她断了吗?


        

明明一直都是她有求于他。


        

苏笙儿自嘲一笑,恬然的五官隐没在深处,“目前没这个能力。”


        

“那你废这么多话,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车内很安静,安静到外面那些按喇叭的声音吵的她头有些痛。


        

“我不想去。”


        

她这样说着,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陆北川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收回了手,笼罩在她身前的身形一并坐直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不去就滚下车。”


        

他语调很平和,好像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苏笙儿却下意识的咬住了下唇,伸手就要去开车门,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却又再次响起:“你敢,苏笙儿!你敢下车,就别后悔来找我!”


        

陆北川的话,让苏笙儿终是停下了动作。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驾驶座位置的车窗就被人猛敲了一下。


        

陆北川面无表情的看过去,就看见一粗壮男人扒拉着车窗的位置往里瞅。


        

陆北川沉着脸放下了车窗,粗壮男人一瞧见陆北川,就骂骂咧咧了起来,“你小子把车停马路上显摆什么呢!开个豪车他妈的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连苏笙儿都才发现,因为他们,整个马路都堵了起来。


        

壮汉挑衅的话让苏笙儿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看向男人,他好像瞥了一眼壮汉,又似乎连看都不屑看,黑眸带着疏离的矜贵,又冷戾的骇人,“滚开!”


        

陆北川的身上带着与生俱来让人敬而远之的气场,所以当他很冷静的让壮汉滚的时候,壮汉明显没了刚才的士气,但是在关于掉面不掉面的问题上,他还是咬牙切齿,“有本事你就下来别走,我已经报了警!”


        

似乎不屑,陆北川的唇角挑起一抹冷蔑的笑,“你确定要我下车?”


        

“有种下来!”


        

陆北川手扶着方向盘,末了,松开。


        

打开车门的前一秒,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抓住了他的手。


        

他回头,就见女人咬着唇看着他,“算了吧,本来就是你不对,不要计较了,我跟你回陆家还不成吗?”


        

其实苏笙儿太了解这个男人了。


        

她不去,他会变着花样让你去,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那种。


        

所以,说再多、做再多也没什么用。


        

与其在这儿浪费时间,最后到殃及无辜,还不如少受罪,直接跟他走。


        

男人听她这样说却并没有收回手,放在车把手的大手,手背上青筋暴跳。


        

“我跟你回陆家,快开车吧?”苏笙儿又说了一遍。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男人终于收回了开车门的手,坐直了身躯。


        

等到重新启动车子的时候,后面的男人似乎见他怂了’,越发开始骂骂咧咧:“艹,你说停就停,说走就走,当这条马路你家里开的?我告诉你,我朋友可是管这片的交警,我已经让他过来了,你想跑路,跑得掉吗!”


        

壮汉提及他那交警朋友,那嘚瑟的样子,像是家里有了矿......


        

一句没骂完,壮汉突然就朝苏笙儿的位置看过来,乍一看,壮汉的眼里就露出了被惊艳的表情。


        

不知陆北川是有意无意的,身子往前倾了一下,正好挡住了壮汉看过去的视线。


        

壮汉却紧跟着挪动身子,视线再次碰上苏笙儿,惊艳的表情瞬间猥琐下来,不知想到了什么,壮汉搓着下巴道:“除非你把这妞留给我,这件事我会考虑考虑让他私了。”


        

“把她留下给你?”陆北川闻声嗤笑,看着车外男人的眼神,轻蔑的仿佛在看蝼蚁一样,“你算什么葱蒜姜?”


        

说完,他不顾壮汉骤变的脸色拉上了车窗,随即拿出手机拨通了郝助理的手机号。


        

郝助理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就听到自家总裁吩咐:“我在江州路上,我有事要走,你过来处理一下,帕萨特,车牌号*****”


        

陆北川说完就挂了电话,车子被他踩到底,也不管有没有压到车窗外不断拍打车窗的男人就直接冲了出去。


        

苏笙儿懒得问他要怎么处理这个男人,但估计,依照陆北川的人品,此男人的下场不会太好。


        

回去的路上,陆北川收到陆母的微信,问他:“还有多久到家?”


        

陆北川刚要回,陆母的微信再次过来,“程欢已经等很久了。”


        

陆北川的神色不变,似乎早就知道的表情,看到后就直接回了三个字:“马上到。”


        

车子没开很久,就已经到了陆氏老宅。


        

陆家在这边的地位这些年一直百盛不衰,特别是陆北川上任之后,陆家更是蒸蒸日上,无人撼动。


        

老宅的面积已经不是一双眼就能望过来的大,是用奢华这种词汇都比喻不了的豪宅。


        

苏笙儿跟在陆北川的身后,走着这段她熟悉到闭着眼都能走进去的路,好一会儿,终于转进了里屋客厅。


        

当她还在思考怎么面对陆母的时候,里面的人似乎听到了门口的动静,只听陆母一声:“是北川回来了。”


        

未见其人,陆母的声音却再次响起:“北川,你快过来看看,这是谁回来了。”


        

还没等苏笙儿反应过来,一抹亮红色的影子飞速的闪了过来,她还没看清楚,那抹亮红已经扑进了陆北川的怀里。


        

“北川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