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十九章 我的字典里,没有得不到,只有要或者不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十九章我的字典里,没有得不到,只有要或者不要


        

这是打算起诉她了。


        

她试图动了一下,身体却被男人锁在怀里,动不得一下。


        

坐牢吗?


        

她当然不能坐牢,为了女儿、也为了爸爸的公司。


        

只是不坐牢,就要被他上吗!


        

苏笙儿咬住唇瓣,气的脸色愈发苍白,“陆北川,我有证据,我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你要算账,该找的人应该是程欢,不是我!”


        

“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


        

男人眯起狭长冷清的眸子瞧着她,唇角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懒散的开口,“我说了,要么进去、要么坐牢,你是听不懂我的话,还是不太相信我的能力?”


        

她不停的挣扎,却被他死死的砸着腰身,舌尖漫过一丝微末的血腥味,她血色不大清楚的脸扬起笑,“你这样对我,对得起慕楚楚吗!”


        

“那是我应该考虑的事儿,跟你没关系。”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懒散的模样,苏笙儿听着,在这一刻,她甚至都要怀疑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带她来的!


        

“陆北川。”好一会儿她才停下了挣扎,垂着眸唤他,声线无一丝起伏,刚才的不安跟冲动仿佛瞬间冷静了下来。


        

陆北川没有回应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她背对着他被他强行控制着,后颈展露在他眼里,很白,干干净净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吃一口。


        

“今天,我就不应该跟你过来!”


        

她的声音再次响起,水墨描绘般的眉眼染了浓浓的嘲讽,不等他开口,继续道:“你故意带我过来给你妈羞辱,现在又不分对错就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的身上。”


        

指甲重重的没入掌心,“陆北川,你是什么心理呢?”


        

“什么心理?”陆北川重复了一遍她的话,玩味的笑,“你猜?”


        

“陆北川!”苏笙儿几近抓狂的吼,有种神经濒临崩溃的挫感,“我讨厌死了自己跟你的现状,真的讨厌死了!我们明明分手五年了,我明明已经摆脱你了......”


        

她说着,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她拼命的摇头、拼命的摇头,直到男人修长的手指扣住了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停下来摇头。


        

身子被他粗暴的转过来呈现面对面的姿势。


        

她不想看他,却被他逼着不得不看向他。


        

苏笙儿凝着男人,就见男人薄凉的唇角扯出一抹冷蔑的笑,“你讨厌死了也没用,苏笙儿,我的字典里,没有得不到,只有要或者不要。”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冷着脸的模样认真又可怕,苏笙儿惊得连眼泪都停了下来。


        

“陆北川,你还算个男人吗!”


        

陆北川冷着脸将枕头扔出去,他大手伸出手再次攫住了她的下巴。


        

他用手指慢斯条理的扒开她已经被他蹂躏的不成样子的衬衫,慕晚安用了力气抓住了自己的衣衫,看着他几乎要将自己的唇咬出血。


        

“不然你想听什么?你背叛我在先,还指望我跟你伉俪情深?”


        

苏笙儿脸色苍白。


        

不,她不指望,一点不指望。


        

只希望他离她远一些!


        

理智告诉她!她绝不可能跟他再纠缠。


        

她僵着脸,伸长了脖子执拗的说:“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做对不起曲径的事!”


        

以往只要一听她提起曲径就会暴走的男人这会儿却尤为的平静。


        

他就这样看着苏笙儿,薄唇勾着笑,“你似乎还遗忘了一个事实,我能不能跟慕氏继续合作,取决于你。”


        

她早知道他会拿这个事情来威逼她,虽然他从未表现出来,但是潜意识里她就是这样觉得。


        

她太了解他了。


        

亦如他了解她一样。


        

他恨她!


        

知道她的软肋,也知道她的弱点,用什么方式、什么方法来报复她,怎样才能达到最极致、最畅快淋漓的报复感!


        

这才是陆北川的风格!


        

他就像是一条冰冷的蛇,从她一出现,就在想方设法、不急不躁的一层层的把她缠住,直到到脖颈的位置,然后一口致她的命!


        

说到底,他还是恨她的。


        

拳头捏的死死地,她张口,好一会儿才听到自己的声音,“陆北川,你就非得这么逼我吗?”


        

明明不爱了,放过不好吗......


        

“这就逼你了?”他冷笑,深邃的眸子全是冷意,“五年前你说分手就分手,说走就走,你跟曲径在英国畅快的时候,可有想过我处境?”


        

“我只记得,我刚去英国的时候,国内都是你的报道,你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现在却跟我讲你的处境?”苏笙儿按着胸口,仿佛这样心里才好受一些,“陆北川,我不会屈服的,绝对不会!”


        

“很好。”男人突然松开了她,深沉不见底的眸像是酿着黑色的烟雾,“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贞洁烈女会为曲径守节几分钟。”


        

苏笙儿得以自由,想也不想的从床上跳下去,她整理好衣服,转身就要往外走,身后,男人不紧不慢的声腔再次响起:“你朋友的女儿,这几天我一直都有关注。”


        

此话一出,苏笙儿的步伐一下子就顿住了。


        

她回头,远远的看着已经走到了床边儿上坐下来的男人,自然垂落在双腿两侧的手不断在收紧,“你想干什么!”


        

睨这她冰凉的俏脸,他低笑了下,“你喜欢那个孩子?”


        

“我问你想干什么!”她疯了一样,随手抄起一旁的东西,狠狠地朝着男人的方向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