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四十四章 一句话,你到底要不要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十四章一句话,你到底要不要去


        

她字字句句都是在为别人着想,仿佛签下这字确实是为了别人一样。


        

慕家父女一脸的菜色,却碍于陆北川在这不可发作。


        

陆北川从苏笙儿进来视线就一直盯着她,听着她这番话,深不可测的眸子染上碎碎的玩味,要笑不笑的道:“我没关系,你随意,毕竟我等在这里的最终原因,是陪楚楚去试婚纱。”


        

苏笙儿瞪大眼睛看向陆北川,陆北川不甘示弱,两人的视线对上,一个满目兴味,一个咬牙切齿。


        

苏笙儿想,真是刚对他产生了一点感激好感,瞬间给抹杀掉了。


        

她当然不可能就范,大笔一挥名字就直接写了上去。


        

她笑,挑衅的看着男人,“不好意思,名字已经签上了,现在谁也反悔不了了。”


        

陆北川嘴角勾出星星点点的笑,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慕楚楚精明的很,听了陆北川的一番话,朝着慕恩德使了个眼色就道:“北川都不介意了,合同重新签吧,反正人都在,只是重新打一份文件而已。”


        

慕恩德接收到信号反应超快,接过话对着助理就道:“重新打三份合同过来,快去!”


        

这速度。


        

苏笙儿冷笑,一时间没想出反驳的对策。


        

一旁的郝助理却清楚的明白陆先生的心思,即便他表现出来的是另一面。


        

所以慕恩德话一说完,他就笑着接了过去,“慕总,您也是大忙人一个,不会不知道我们陆总,浪费一分钟,等于浪费多少钱吧?”


        

慕恩德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很识趣的制止了要去打印合同的助理,谄媚笑道:“自然自然,现下我们能做的,就是不给北川添麻烦。”


        

郝助理礼貌的笑了笑,将合同一式两份。


        

所有的事宜处理好,陆北川才从沙发上站起来,眸子看着苏笙儿,话却是对着慕楚楚说的,“可以去选婚纱了。”


        

苏笙儿听在耳里,没什么表情的错开了眸子,转而看向慕恩德,“没什么事我走了。”


        

慕楚楚本来还生着气,一听到选婚纱,立马就心情好了起来,解气的目光看向苏笙儿,笑得异常得意,“笙儿,你眼光好,不如陪我一起去选婚纱吧。”


        

苏笙儿的步子都朝外迈了一步,闻声骤然停了下来,她以为自己听错了,特意转头看向慕楚楚,“你说什么?”


        

“陪我去选婚纱啊。”她笑得像个孩子一样,走过去就挽住了苏笙儿的手臂,亲热的模样就像是对待自己的真姐妹一样,“去帮我做个参考,怎么样?”


        

让她去帮忙选婚纱吗?选她跟陆北川结婚的婚纱。


        

而且还跟陆北川一起。


        

这是在膈应谁呢!


        

苏笙儿觉得好笑,也就笑出了声,“陆先生不是陪你去么,我眼光再好,还能比得过陆先生?”


        

她说完,冷冷的视线就朝着陆北川的方向看了过去。


        

陆北川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旁观着这一切,并没有阻止慕楚楚荒唐的提议。


        

慕楚楚听她这么说,越发笑道:“男人的眼光再好,有时候也不如我们女人来的敏感,多一人参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苏笙儿抿唇,“你们选婚纱,我一个外人跟去,你不介意,陆先生不介意吗?”


        

她故意把矛头指向陆北川,她就不信,正妻让情人去给正妻选婚纱,他能不介意!


        

“这点小事北川怎么会介意呢,”慕楚楚一脸的不以为然,说话间,转头看向陆北川,“对吧,北川?”


        

一句询问声,将问题又抛向了陆北川。


        

苏笙儿的目光一下子攫住了男人,那视线就差点在他的身上戳出个洞。


        

相比起她的紧张,陆北川却轻松自在多了,他好像笑了一下,很是漫不经心的道:“随你,你想怎样就怎样,高兴就好。”


        

此话一出,慕楚楚就越发得意的朝着她挑衅一笑。


        

苏笙儿不在意的收回视线,却不由自嘲一笑,她把希望寄托在陆北川的身上有什么用了,他应该是第一个想要让她不自在的才对。


        

让她可以亲眼看到他们恩爱的一幕,他应该最乐得所见的。


        

至于慕楚楚的心思,她哪里会不知道她,陪他们选婚纱又怎样,想让她难堪或者是难过吗?


        

她早就练就了铁石般的心了,又有什么好难过的呢!


        

她倒是希望她能拿住了陆北川,这样她也能逃离陆北川的魔抓了。


        

“笙儿,你看北川都不介意了,你就跟着去吧。”


        

既然非要逼她,她也不装了,直接冷下了脸来,“我不想去。”


        

“理由。”男人突然出声,冷冰冰的问她。


        

这是为老婆质问的吗?


        

说实话,她实在是佩服他的,昨晚还跟她亲热呢,这会儿却又能对正妻表现出这般恩爱的模样!


        

苏笙儿手指蜷缩着,“去或者不去,都是我的自由吧?”她冷笑,“我不想去,是我自己不想去,没碍着谁也没打扰到谁,还需什么理由吗?”


        

“苏小姐,”陆北川这样唤了她一声,温淡的声线听不出喜怒来,“我这个人最讨厌跟我唱反调的人了,你已经吃了一次亏,还想吃第二次是吗?”


        

苏笙儿没想到陆北川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她较真,特别是他冷下脸来的时候,慕恩德脸都绿了,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再次停止合作。


        

慕楚楚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在这件事上,她占据了优势,特别当着这么多人,是个人就能看出来陆北川的心思都在她的身上。


        

这样想着,仿佛给她壮了胆一样,手伸过去,主动握住了男人手,老好人的笑道:“北川,算了,笙儿不想去就不去吧,不要为难她了。”


        

被慕楚楚突然握住了手,陆北川没动,脸上却露出了几分厌恶,“你想让她去,我自有让她去的办法,”说完,他直接拂去了慕楚楚的手,再次看向苏笙儿,直截了当的问:“一句话,你到底要不要去!”


        

苏笙儿很委屈,委屈到眼泪都快要掉下来的感觉。


        

凭什么呢!


        

他凭什么这么要求她。


        

就因为他们现在的关系她不得不屈服么?


        

可是他们又算什么呢?前任?情人?


        

什么都不是,她不过是他报复的对象而已。


        

努力逼回眼里的水雾,视线再次看向男人的时候,她整张脸都冷淡了下来,“我去趟洗手间,然后在门口等你们。”


        

说完不等陆北川回应,转身就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