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四十七章 喜欢了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十七章喜欢了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


        

端庄大气,很美丽。


        

以前认知里的苏笙儿,美的让人惊艳,现在添上婚纱点缀,越发让人移不开眼。


        

“怎么不出来。”他声线不明的问。


        

“我不敢出去啊。”苏笙儿仿佛笑了一下,是真的如开玩笑般,“真怕被慕楚楚打。”


        

陆北川黑白分明的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已经走了。”


        

女主角走了?


        

她没有直接的问他慕楚楚为什么走了,甚至都不曾在意这些,只是这样认为,“她走了,那我也没有要留下来的理由了吧。”她想了一下,她又开口:“婚纱试了,还挺合身的,可以脱了吗?”


        

“你出来,这里地方小,我看不清楚。”


        

男人说完,最先走了出去。


        

苏笙儿犹豫了几秒钟,也跟着走了出去。


        

她也不知道这些店员怎么想的,明明知道新娘子是谁,当她穿着婚纱出来的时候,这些人居然还能不停的夸她,“好美啊,这套婚纱似乎也只有苏小姐这样的气质美人穿才行。”


        

“是啊,那些一线小花旦也不一定带得起这件婚纱的。”


        

听着这些店员的夸奖,苏笙儿脸沉沉的,站在镜下愣是挤不出一丝笑意。


        

偏偏陆北川却非常认真的在打量她,先是在她腰的部位比划又比划,对着店长说道:“这里肥了一点,再改一指。”


        

店长记下来了之后又比划了肩膀的位置,“这里高了,低一点。”


        

“抹胸低了,再高一点。”


        

苏笙儿胸口闷得有些喘不上气来,特别是他指出问题来之后,她终于没忍住开口就质问:“陆北川,慕楚楚比我矮至少五公分,我的三围跟慕楚楚的三围肯定有差,你要这么精准的按照我的三围改吗?”


        

他的质问,陆北川像是没听到,一点点无关紧要的瑕疵,他都要指出来,一开始店长还能脑子记下来,后来只能拿出手机,用备忘录记载下来。


        

等他说完,才瞥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的她,淡声道:“好了,去把婚纱换下来。”


        

苏笙儿僵硬的转身。


        

十分钟之后,她跟着陆北川从婚纱会所走出来。


        

郝助理去开车去了,苏笙儿看都不看男人一眼,面无表情的道:“没什么事我走了。”


        

陆北川看了一眼手表,“到中午了,一起吃个饭。”


        

男人的话,让苏笙儿忍不住弯唇勾出讽刺的笑,“陆先生您不是日理万机的,新娘子选婚纱都能让别人代试,怎么现在又有空跟我这个闲人吃饭了?”


        

陆北川看着她,眉宇间的阴郁勉强压住,“吃饭的时间还是有的。”


        

“我早晨吃多了,到现在还撑,再看见食物,我怕我会吐出来。”


        

男人终究是眯起了危险的眸子,“你是怕看到食物会吐,还是怕继续跟我待下去,会吐?”


        

苏笙儿抿着唇,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这么明显的禁声,让陆北川一下就沉下了脸来。


        

正这时,郝助理将车子开了过来,陆北川最先打开了车门,“不吃饭了,送你回去。”坐进去之前,他丢下了这样一句话,“我知道你不想上来,不想归不想,你不上来试试。”


        

苏笙儿咬了咬唇,最终绕到了另一边儿,上了车。


        

两位大佬一进来,郝助理就瞬间感觉到了。


        

这冷凝的气氛......


        

郝助理想哭。


        

这是又要殃及无辜的节奏啊!!


        

车子跑了好一会儿,陆老大也没有告知他目的地,郝助理只好开口,巍颤颤的问出声,“陆总,我们现在去哪儿?”


        

“回别墅。”男人冷声道。


        

“我不回去。”苏笙儿想也不想的反驳,“郝助理,麻烦送我去慕氏。”


        

郝助理,“......”


        

到底听谁的,两个大佬他谁也不敢得罪啊。


        

不要这样子好吗?


        

直走是往慕氏的位置,往右拐是别墅的方向。


        

郝助理犹豫了没几秒,突然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朝他射过来,他吓得身形一抖,还未及下动作,就听得陆北川淡漠的声线传过来,“郝助理,你想下岗吗?”


        

几乎是下一秒,郝助理就打了方向盘,车子稳稳的驶向了别墅的方向。


        

“我回慕氏交接工作,”苏笙儿的脸色非常非常难看,她转头看向陆北川,看眼睛就知道她是动了怒,“陆北川,做你情妇,是不是连工作的自由都没有了?”


        

男人斜眼睨着她,“你好像忘了一点,你能进入慕氏,并且顺利坐上市场部经理一职,我的功劳功不可没。”


        

苏笙儿不可置否。


        

诚然,她也反驳不了。


        

她隐忍着,声音都低了下去,“我是收到了总经办的信息,让我下午回去办理交接手续。”


        

男人淡淡的道:“我会找慕恩德,让他明天再办理交接。”


        

苏笙儿冷笑,“你这是怕别人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是不是!”


        

陆北川的脸色也不好看,“我有我的办法,不会让慕恩德多疑。”


        

他既然都这样说了,她也无力再反驳了,闭上眼睛,靠在车椅上闭目养神。


        

直到车子缓缓停了下来,苏笙儿想也不想的就要开车门下车,这时,陆北川阴森晦暗的声线从侧面传了过来,“做情妇就要有情妇的样子,你的金主还在车上呢,下车之前不知道要怎么做么!”


        

苏笙儿顿住,好一会儿她才回眸看向男人,脸上漾出笑,“第一次给人当情妇不太懂,陆先生这么懂,不防开金口提点一下?”


        

陆北川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微微启唇:“离开吻。”


        

苏笙儿落在腿上的双手忍不住的攥起,又缓缓的松开。


        

好一会儿她倾身过去,樱唇在他脸上轻轻一点就要退出,却被怒火中的男人按住后脑勺,肆无忌惮的吻了起来。


        

直到她被吻得险些喘不上气来,男人才松开了她,同样的气息紊乱,“下车吧,晚上再回来收拾你!”


        

苏笙儿想也不想的下了车,直接往别墅里面走。


        

身后,她听到车子扬长离开。


        

走到门口,她刚按下了密码锁,还没来得及进门,身后一道苍老的声线突兀的传来,“苏小姐,原来你真的还跟陆北川在一起!”


        

苏笙儿一顿,下意识就回头,一眼就看到他们。


        

一男一女,五十出头的中年男女,他们不是别人,正是曲径的父母。


        

她认得他们,五年前曲径为了她得罪陆北川,害的曲家国内破产,当时苏笙儿,还被曲径的妈妈甩过巴掌。


        

“我儿子真是瞎了眼,竟然喜欢了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曲径的妈妈有些激动,指着她就骂:“他为了你都坐牢了,你却还跟没事人一样跟送他进监狱的男人亲热,苏笙儿,你的心被狗吃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