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五十五章 苏笙儿,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五十五章苏笙儿,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


        

她现在还抽不出身去管慕氏,现在主要的还是曲径这一档子事。


        

求陆北川不能,她就要自己出去想办法去找出路。


        

所以中午一下班,她就跑了出去。


        

她找到了曲径的好友王坤,王坤是她唯一能找到的A市能够帮忙的人。


        

谁都知道曲径得罪了谁。


        

陆北川这个人,在A市是只手通天的大人物。


        

曲径之前帮过王坤,初于恩情王坤并没有在电话里就拒绝她。


        

他们约了地点见面,一开始王坤一直表现的很为难,后来经过她的软磨硬泡,王坤终于答应了帮忙,但其能力也只能是探监。


        

这么多天以来,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曲径,胡子拉碴的,一点不像他温文尔雅的样子。


        

曲径一见到她就想躲,可又无处可躲,最后也只能躲避开她的眼神,难堪的低着头道:“笙儿你走吧,我不用你帮我。”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苏笙儿目光淡淡的看着他,“阿径,就算你不是为了我,我也不可能不管你,更何况你是因为我才搞成今天这样的。”


        

曲径闻声,心口升起一股郁气,“你要怎么管我?”他忽然抬起眸定定的看着她,“除了求他,被他禁锢,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他说的他,指的人自然是陆北川。


        

明知道不能生气,但听了曲径的话,到最后她还是气笑了,“你明知道我只能求他甚至求他的下场是被他侮辱,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你是觉得A市的警察都是傻的,还是这些年你一直处在国外的势力一定会比在A市势力扎根的陆北川大?”


        

曲径看着苏笙儿动怒的俏脸,又重新低下了头,唇动了动,“我想让你拜托陆北川,我只是想帮你......”


        

苏笙儿很无奈,眼睛忽然涌出一股无言抑制的酸涩,声音都变得沙哑起来,“我明白你想要帮我的心思,我都明白,可是曲径,你不是在帮我,你是在给我添乱。”


        

她因为慕氏跟陆北川已经牵扯不清了太多,现在又多了曲径这件事,她真的不知道,她到底要被陆北川牵着鼻子走多久......


        

“你别管我。”曲径语气坚定,仿佛早就做好准备了一样,“大不了就坐几年牢罢了,做几年牢又死不了!”


        

“坐牢?”苏笙儿冷笑,“你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可有想过你父母?他们已经是半个身子进了棺材的人了,你要是再被判入牢,还要不要他们活了?”


        

提及父母,曲径也不说话了。


        

苏笙儿深吸了一口气,“如果真能幸运的从牢里出来,到时候你带着伯母离开吧,回英国,不要再回来了。”


        

苏笙儿说完,不给曲径反驳的机会就转身离开了。


        

她从看守所直接回了慕氏,回去呆了没多久就下班回了温婉的住处。


        

小丫头一见到她就开心的要抱抱。


        

陪着小丫头玩了好一会儿,小丫头在客厅看电话,她跟温婉就去了厨房准备晚饭。


        

苏笙儿一边切菜一边闲聊道:“婉婉,彤彤也不能一直在家里了,我想着让她去幼儿园了,这个年龄在我们国家,小丫头应该上中班了吧。”


        

温婉一顿,想了想才道:“你确定要留在国内不回英国了?”


        

“现在肯定是不能回英国了,等到事情尘埃落定,是要回去了。”苏笙儿想了想,接着道:“但是彤彤该上学还是要上学的,不能落下课程。”


        

温婉有些心不在焉,只是点点头就没再说什么了。


        

一顿聊天下来,苏笙儿也发现了温婉心里有事,但是她没说,她就没问,一般来说,如果能说的,不用她问温婉就会说。


        

接下来的两日周末,苏笙儿都在家里陪着彤彤。


        

温婉中途出去了一天。


        

苏笙儿给彤彤找好了幼稚园,第三天上班之前先送了小家伙去了幼稚园她就直接去了慕氏。


        

她刚走入办公室没多久,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来看是王坤,她没多想就接了起来。


        

对面响起了男人带着哭腔的求救声,“笙儿,从昨天开始,我们王氏股市就开始下跌,我本来没多想,可是今天早上起来股市越发下跌的厉害,这种速度,一看就是有人在做手脚......”


        

王坤的话让苏笙儿心里‘咯噔’一下,她缓了一会儿才开口,“你的意思是......?”


        

“应该是陆先生知道了我帮过你......”


        

苏笙儿闭了闭眼。


        

挂了电话之后她就离开公司去了陆氏。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来陆氏,走到前台,她刚说出她的名字,前台小姐就不咸不淡的开口,“苏小姐,我们总裁说,如果是苏小姐来找他,一律说不在。”


        

苏笙儿勉强笑了一下,“什么叫苏小姐找他就不在,意思是如果换作别人找他,他就在的?”


        

前台小姐闻声,瞥了一眼苏笙儿,“您也不是傻子,这话还听不出来么,说白了,我们总裁就是不想见您。”


        

苏笙儿抿唇,从前台处离开,在大厅找了个安静的位置,拨通了陆北川的电话。


        

电话响了没多久就被接了起来,苏笙儿最先开了口,声音淡漠的道:“陆先生,我本来也不想打扰您,状况所出,我已经在陆氏大厅等着你了,您能抽出几分钟的时间跟我见个面吗?”


        

“没空。”


        

男人想也不想的拒绝,苏笙儿听了冷笑一声,“没空就算了,电话打扰您几分钟,我就想问问您,您认识王坤么?”


        

男人似笑非笑,口吻轻佻的问:“王氏的太子爷么?”


        

“对,是他。”


        

“怎么了?”男人语气慵懒。


        

苏笙儿觉得好笑,突然就笑出了声,“刚才王坤给我打电话怀疑王氏被人动手脚了。”


        

“你要表达什么就直接说,我没太有时间听你讲故事。”


        

苏笙儿抿着唇,好一会儿才开腔,自嘲的话里隐隐透着怒意,“你动王氏,不就是为了给我颜色看的么?”


        

“我是想着给你点颜色看看,”男人闻声冷笑,“只是没想到,你不是硬气的滚了吗?这才过多久你就沉不住气来找我了?知道你在乎曲径,只是没想到你连曲径的朋友都这么紧张。”


        

“陆北川,这跟我在不在乎曲径没关系,”苏笙儿其实已经按奈不住怒火了,但是想着目前的情况,她闭了闭眼,收了心思才勉强忍住怒意,淡淡的解释道:“王坤帮了我,我总不能害了人家,你说是吧?”


        

“苏笙儿,求人就得有求人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