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六十一章 你们永远不会在一起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十一章你们永远不会在一起了


        

程欢被噎住。


        

陆北川跟慕楚楚结婚,其实心里最不舒服的还是她,来参加婚礼本来心里不好受,放眼看到苏笙儿,本来想着跑过来笑话一下苏笙儿解解气,却没想到自己反而被嘲笑了一番。


        

程欢压着火冷笑,“我也不知道陆伯母为什么会同意陆哥哥跟慕楚楚的婚礼,但是陆伯母让我稍安勿躁我就稍安勿躁,我不着急,谁也没说结婚只能结一次,你说是吧?”


        

苏笙儿,“......”


        

陆北川刚结婚,这就开始盼着他跟慕楚楚离婚了么......


        

她懒得跟她再多说,刚坐下来打算不去理她,不远处,一道中年妇女的声线就传了过来,“欢欢,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跟一些没名没分的野路子交往的吗!”


        

“陆伯母!”程欢一声欢呼,让苏笙儿身形忍不住一僵。


        

好一会儿她才抬起眸子,就看到了陆北川的妈妈走了过来,站在程欢的跟前。


        

“我这不是太闲了,您来了,我就不跟野路子说了。”程欢说着挽上陆妈妈林臻的手臂。


        

苏笙儿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一句话不说的收回视线。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林臻却并没打算离开,她转身安抚程欢道:“你先去位置上坐着,我有话跟苏小姐说。”


        

林臻都这样说了,程欢只有点点头,离开之前却狠狠的瞪了苏笙儿一眼才回到了位置上。


        

剩下苏笙儿跟林臻。


        

林臻在苏笙儿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她看着苏笙儿,“苏笙儿,北川结婚了,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他了!你们永远不会在一起了!”


        

苏笙儿不知道林臻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个,陆北川娶慕楚楚,这很值得炫耀吗?


        

她想了想,对上林臻的视线道:“据我所知,慕楚楚并不是你理想的儿媳人选。”


        

林臻的脸色勾出胜利者的笑,“只要对方不是你,我就打心底里开心。”


        

苏笙儿不解,所以就问了出来,“您老人家特意坐下来,就是为了跟我炫耀你儿子结婚了?”


        

林臻满心满眼的解气,“对,你被我儿子踢出局了,我很开心!”


        

苏笙儿:......


        

这是特意到她面前嘲笑他儿子不要她了?


        

这是有多开心、多值得炫耀的,以至于她做出这么掉面的事儿。


        

“您老开心就好。”苏笙儿无所谓的笑笑,错开视线就不打算再理会林臻了。


        

她以为这样子就会让林臻离开了,没想到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林臻还坐在那里不动弹。


        

苏笙儿虽然没看她,但明显感觉的到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像蛇蝎一样,让她不得不将视线再次看向她。


        

见她看过去,林臻冷着脸,再次开口:“苏笙儿,你妈跟你联系过是不是?”


        

苏笙儿没想到她会跟她提及她的母亲,几乎是她一问出,她的脸就直接冷了下去,“并没有。”


        

“没有?”林臻不相信,双手伸过来突然就攥住了她的肩膀,“你妈联系过你对不对?她在哪儿,你告诉我!”


        

林臻用了力气,她双手留了指甲,指甲深深没入了她的肩膀,“我没见过她,很痛,你松手!”


        

“你撒谎!”林臻的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你妈为了跟我老公在一起不惜杀了自己的老公,杀了自己的男人又想杀我,为了杀我差点误撞死我老公,你把她交出来,把她交出来!”


        

苏笙儿被林臻晃的不舒服,她说话的声音难以控制的变大,这样的大幅度动作跟声量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陆北川的父亲陆绍华及时赶了过来,“林臻,今天是你儿子的婚礼现场,你还想着在他婚礼上撒泼是不是!”


        

陆绍华压低声音怒斥,用力掰开了林臻的手,转头抱歉的看了苏笙儿一眼,扯着林臻就离开了。


        

苏笙儿看着被陆绍华拖走的林臻,直到再也见不到人影,她才默默的收回视线,整了整被林臻攥到皱褶的连衣裙,重新坐回了座椅上。


        

等了没一会儿,陆北川跟慕楚楚出现了,全场响起震耳欲聋般的掌声。


        

其实距离真正的婚礼开始还有至少20分钟,初次露面之后慕楚楚满脸幸福的被拥簇着去了化妆间,陆北川从酒店大厅的小侧门走了出去,苏笙儿看准了时机起了身,小碎步的跟了过去。


        

为了曲径,今天她怎么都要跟他见上一面。


        

她轻手轻脚的跟在男人的后面,陆北川绕了几个位置,最后停在了一个她并不知晓的房间。


        

房间很小,说是房间不如说是储藏室更切合实际。


        

不知道他绕这一大圈跑过来做什么,而且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她躲在门外从窗户的位置看着他,刚一进去就见他拿起手机好像是拨了一个号码,然后就将手机放在耳朵上了,因为房间门是关着的,她隐隐能听到他在吩咐对方什么,至于内容是什么她就听不清了。


        

好不容易等他挂了电话,她深吸了口气,心一横就打开了房间走了进去。


        

陆北川是背对着她的,听到了身后的开门声,似乎早就有所觉察,男人的脸色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


        

等他转过身去的时候,笑声就被他收了起来,冷着脸看着她,出声就是训斥,“苏笙儿,谁让你跟过来的!”


        

苏笙儿下意识攥紧了拳头,“这些天我一直在找你,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是除了来找你,我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男人半阖着眸,冷笑,“这都过去多久了,你还没放弃,够执着的!”


        

苏笙儿苦笑的摇头,“陆北川,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坐牢的人换成慕楚楚,你会不管她吗?”


        

男人敛下的眸底浓重得几乎要溢出来阴暗,“言责,你很爱他?”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要纠结我跟曲径的关系。”苏笙儿深吸了口气,“我可以发誓,我跟曲径是很正常的朋友关系,绝对没有一点越线。”


        

男人满脸嘲弄,“现在解释这些,有用?”


        

“没有用。”自嘲一笑,苏笙儿淡淡的说道:“但是陆北川,我想着你再恨他,曲径也已经为五年前的事付出了太多代价,除了在意我跟曲径的关系,我真的找不出你为什么要一直整曲径的心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