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六十二章 在意我这种话似乎挺可笑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十二章在意我这种话似乎挺可笑的


        

男人一脸嘲弄的看着她,“我在意你跟曲径的关系?”


        

“我知道不是,你恨我都来不及,在意我这种话似乎是挺可笑的,”


        

在意他这种想法,苏笙儿想都不敢想,所以这个想法一出她就否定了,但是她始终想不明白,“我想破了头都想不出你为什么这么执着曲径跟我,后来想想也就释怀了,你心思本来就重,见不得被判过你的女人过得好也正常,你太了解我了,不管我心里有没有曲径,整曲径就等于报复我,是没错了。”


        

陆北川佩服的拍了拍手,他嘴角微微一动,性感的唇吐出一句话:“你倒是分析的很到位,但是你是不是搞错了,曲径是自己送上门的,被你说的,好像是我刻意去找曲径麻烦的一样。”


        

苏笙儿一愣,随即就笑了,“说的也是,是曲径自己送上门的没错。”


        

“还有,”男人一边说的,伸出手突然抚上她的头发,苏笙儿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后退了一步,陆北川的脸色无异的收回手,明明眸底蓄着笑,却漫着一层淡漠,“你以为这样就是报复了吗?笙儿,你还太嫩了。”


        

苏笙儿当时不了解他说这番话的意思,但是很快的,她就彻底的了解的。


        

其实当时苏笙儿已经不耐烦了,陆北川一直打马虎眼不肯放过曲径,她失去了周旋的耐心,直接就问了出来,“陆北川,你能不能再给一次机会,只要你放了曲径,我会说服他,让他以后不再回国,绝对不会让他再出现你面前,还有我,你不是要报复我吗?只要你放过曲径,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她没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这种地方,如果有前后眼知道,那天他要求她取悦他就放过曲径,她现在想想,很自嘲,但是或许真的应该答应他的。


        

陆北川没看苏笙儿,细长的黑眸盯着房间的某个位置看着,语调不紧不慢仿佛敷衍一样,“做什么你都答应?”


        

男人突然这样一句话说出口,苏笙儿似乎见到了希望,她想也不想的点头,就见陆北川似笑非笑的朝着她看过来,“你走过来。”


        

其实苏笙儿跟陆北川的距离已经尽到一步之隔。


        

但是陆北川这样要求,苏笙儿想都没想往前垮了一步。


        

“吻我。”


        

男人没有回应她,虽然她闭着眼睛看不到,但是却能感觉得到男人冰冷无欲望的视线。


        

苏笙儿有些难堪,下意识就想要退缩,只是刚生了念头,男人就反被动为主动,攫住她的唇,肆意掠夺起来。


        

苏笙儿说不出自己什么情绪,心口酸酸的,她能感觉得到陆北川对她的恨意,又似乎隐忍夹杂这跟她一样不能释怀的情绪。


        

他是不是跟她一样,其实心里一直是有她的呢?


        

今天明明是他的婚礼,他们却在这里做着只有情侣才能做的事情。


        

甚至有一瞬间的冲动,她是想着告诉他,彤彤的存在。


        

不计后果的告诉他,更想要把自己一直藏得很好的,对他隐忍的感情大声的说出来。


        

告诉他她从来没有背叛她,告诉他她还爱着他,不想失去他,更不想他娶除了她以外的任何女人。


        

告诉他离开他的原因,全都说出来。


        

她当初真的是这样想着,是真的打算都说出来,不管他接不接受,或者还爱不爱她。


        

一直隐忍、隐瞒,实在是太累了。


        

很可惜,陆北川并没有给她机会。


        

许多年以后,每当她想起接下来的一幕,她还是会心悸到把自己缩起一团来。


        

恐惧、没有安全感,更多的是,憎恨!


        

这是五年来她第一次主动回应亲吻着陆北川,很投入,以至于房间里的窗帘什么时候被拉开的都没发觉。


        

直到周围响起连绵不断的抽泣声。


        

她身形下意识的僵住,陆北川已经停止了亲吻她,她僵着脖子朝着发声源看过去,就一眼看到了原本拉的厚厚的窗帘后面,不、应该不是窗帘,而且帷幕,帷幕后面也不是窗户,是陆北川跟慕楚楚婚礼的大厅。


        

此时帷幕不知被谁打开了,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她跟陆北川抱在一起拥吻的一幕。


        

场内不受控制了起来,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


        

周围的闪光灯越来越近的朝着她跟陆北川打了过来,苏笙儿僵在原地,心已经沉到了低谷,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不要脸的狐狸精!”


        

然后她就看到慕楚楚还有李慧慕恩德好像还有林臻还有一些人她真的看不过来了,她们满脸气愤的朝着他们的方向涌了过来。


        

最先跑过来的慕楚楚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慕楚楚试用了力的,很疼,他却麻木的已经不知道痛了。


        

刚打下去,慕楚楚第二个巴掌又要落下来,却被陆北川及时的扣住了手腕,连手带人一下给拽了出去。


        

陆北川其实没怎么用力气,但是慕楚楚没防备,更不会想到陆北川会出手,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这一幕更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所有人职责的目光看向的不适陆北川。


        

而是她,苏笙儿。


        

第二个冲上来的人是林臻,林臻杀人的眼神看着她,修养跟素质不允许她动手打人,“难怪你刚才对我那么不屑一顾,很好,苏笙儿!”


        

她说着,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你一开始跟慕楚楚在一起的时候我死活不答应,现在我同意你娶她了,你却搞这么一出,是嫌我跟你爸不够丢脸是不是!”


        

陆北川面无表情的看着林臻,“我一开始是接受楚楚的。”他说着一顿,强硬的把苏笙儿扣在怀里,众目睽睽之下,薄唇吻在了苏笙儿的长发上,要多深情有多深情,“刚才笙儿特意过来找我,求我原谅她,我想着自己对她还有情分——”


        

“陆北川!”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臻尖叫声打断,“你跟慕楚楚的婚礼都已经举行到这里了,你现在是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