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六十九章 你是不是没有男人就活不成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十九章你是不是没有男人就活不成了


        

“回去!”


        

男人强硬的语气说着,大手放在苏笙儿的腰身上,明明没见他怎么用力,苏笙儿却被迫跟着男人的脚步走了起来。


        

“陆北川!”


        

身后慕楚楚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大声唤他,声音都是颤抖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的,陆北川说要跟她结婚的时候,她都以为她要摆脱苏笙儿了!


        

为什么?


        

道理是为什么他又跟苏笙儿搞在一起了!


        

陆北川听着慕楚楚的话停了下来,他没有回头.


        

只是冰冷不耐烦的声线传过来,“慕楚楚,我为什么会跟你交往这件事,需不需要我说出来提醒你一下,免得你当了真忘了本。”


        

慕楚楚脸上的表情一僵,不等她再开口.


        

男人冷酷无情的嗓音再次响起,“我们之间从一开始就是相互利用,今天这样的结果,早晚而已,是你自己贪婪多罢了,你自己非把自己代入‘女朋友’的角色,又怨得了谁?”


        

说完这句话,陆北川已经带着苏笙儿重新迈开了脚步。


        

慕楚楚凝着越走越远的男人女人,目光逐渐模糊可起来.


        

挺拔沉稳的男人单手环着跟他身高很搭配的女人的腰身,看起来极不和谐的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忽然就觉得异常的般配。


        

......


        

苏笙儿是被陆北川甩到后车厢的,摔在软垫子上虽然不疼,但他总归是用了力气,不适应还是有的。


        

苏笙儿细白的牙齿一下子就咬住了下唇,隐忍的痕迹很明显,“陆北川!你想干什么?”


        

男人从喉间溢出来的笑声沁着她的耳朵似要传到她的四肢百骸一样,“我想干什么,你不是很清楚。”


        

说话间,陆北川越发的靠近了她。


        

苏笙儿忍了忍,末了发出讥诮的笑:“陆先生,别学做一只公狗!”


        

闻言陆北川的俊眸一沉,勾了勾唇,嗓音低哑,“哦?”


        

苏笙儿垂眸婚。


        

——礼上慕楚楚控诉他睡了她却不对她负责这种话,他也是默认并没有反驳。


        

那与他发生关系的慕楚楚算什么?


        

苏笙儿忍不住冷笑,他说的话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只是现下,他是想怎样?


        

“没有最好。”闭上眼,她冷冷的道:“你起开!我不喜欢这个样子。


        

男人的大手重新搁在她的腰身上,微一用力,她整个人都被他提了起来。


        

径直坐在了他的腿上。


        

她想也不想的挣扎想要从他身上下去。


        

“别再动了。”男人低哑的警告声响起。


        

男人的话让苏笙儿一下就僵住了身子。


        

好一会儿她才咬牙,“你让我自己坐,这样坐你腿上不舒服。”


        

“车里很宽敞,哪里会不舒服?”男人散漫的语气轻声道:“除非你承认不喜欢坐我腿上我就让你下去。”


        

苏笙儿抿唇思考了一会儿,复开口:“我要是说我不想坐呢?”


        

“不想坐就不坐。”男人温和的声线响起,苏笙儿刚要说‘不喜欢坐’,


        

就听到男人风轻云淡的继续道:“要不你下去?你要怎么选?”


        

已经到嘴边的话苏笙儿生生咽了下去,她就这样坐着。


        

陆北川也并没有伸手扶她,她就这样维持着一个动作,一动不动的样子像是被定格在了男人的大腿上面了一样。


        

其实维持这样的姿势,苏笙儿是极累的。


        

司机开车的速度并不慢,一路上经过红绿灯都要刹车,她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在司机突然刹车以后不冲出去或者不摔在男人的身上。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过去,她硬生生的都挺了去过,却在前面路口一个大转弯的时候,出于下意识不被摔出去的想法,她一下就勾住男人的脖子抱住了男人。


        

没被摔出去是没被摔出去,只是......


        

温香软玉在怀,低低的笑声再次从男人的胸腔发出,“投怀送抱,嗯?”


        

苏笙儿的脸一下子就涨红起来,想也不想的推开男人后,自己缩在车里的角落。


        

冷静再冷静......


        

陆北川的心情已经很好,凝着缩在一旁的女人,他低声道:“那个想要杀你的男人,我会去查,你不用担心,安心上班,我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第二次。”


        

陆北川的话,让苏笙儿脑海一下子回忆起陆北川的所作所为。


        

她现在所有的伤害,不都是拜他所赐?


        

给一巴掌再送个甜枣吗?


        

几乎在开口,苏笙儿就冷了声音,“不用了,我的事,不劳陆先生费心。”


        

“不用我费心,然后呢?”苏笙儿拒人千里之外的话也一并让陆北川的脸冷了下来,男人阴沉的嗓音发出嘲弄的笑声,“去找慕之年让他费心?”


        

他又在发什么神经?


        

苏笙儿懒得理他,转头看向车外。


        

她无视的态度一下子就惹恼了,几乎是下一秒身体就被男人掰了过去,斯文的眉眼净是薄冷的凛冽,“你是不是只想找慕之年帮忙查?回答我!”


        

苏笙儿被迫看向男人,蹙着眉盯着男人,好一会儿她才开腔,语调不温不火的道:“不用我去找,之年哥已经答应我了要帮忙。”


        

“呵......”


        

男人突然一声低笑,不同于前一分钟的低笑,是那种讽刺到骨子里的冷冽笑声,“之年哥?”


        

“苏笙儿,是不是没有男人你就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