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七十一章 我怎么这么好说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十一章我怎么这么好说话


        

苏笙儿凝着镜子已经再次穿上男人衬衣的自己,忍不住红了脸颊。


        

矫情了好一会儿,苏笙儿才压低声线出声:“你能不能帮我那一套衣服放在门口。”


        

男人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开口:“开门。”


        

苏笙儿咬唇,坚持,“你不走开,我不会开门出去。”


        

“睡都睡了你矫情什么,”男人的嗓音一沉,“出来!”


        

苏笙儿忍不住冷笑,“是我矫情还是你陆北川的精力太旺盛到有发不完的情?”


        

她再次看向镜中的自己,宽大的男性白色衬衫勉强盖到了她大腿根的位置,这样的穿着,她眉眼跳了跳,那男人不见色起意才怪!


        

男人淡漠的嘲笑声响起,紧接着是他不温不火的道:“那你觉得,如果我想要你,你逃得了么?”


        

苏笙儿脸色忍不住一沉,好一会儿之后,又自嘲的笑了笑。


        

是啊,他陆北川想要她,不过随时罢了,她也不能在浴室里呆一辈子不是!


        

她是有多可笑才会认为只要她穿的正常就不会被他睡得。


        

这么想着,她走到了门口,伸手碰到门把手,思忖了片刻,直接扭开了浴室的门。


        

她还没做推开浴室门的动作,浴室门就被一股大力打开,她还没反映过来,就被男人按着腰锁在浴室门跟他之间。


        

不给她一丝反驳的几乎,男人绵长又不容忽视的吻落了下来。


        

她几乎闭着眼睛承受着男人的霸吻,好一会儿男人才退出来却跟她保持着额头对额头的姿势,苏笙儿被吻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却仍然不忘冷笑挖苦。


        

他破天荒第一次没跟她计较,轻笑了一声,转了话题问:“今天还去不去慕氏了。”


        

他一开腔,呼吸就这么砸在了她的脸上。


        

苏笙儿愣了一会儿,昨晚被陆北川折腾了一宿,现在几点几分她根本不清楚,而且她现在身体不太适,不想动。


        

可让她待在这里跟他相处,她宁愿去慕氏待着。


        

想了想,她故意露出冷嘲热讽的笑,阴阳怪调的道:“你摆了我这么大一道,慕恩德一家三口估计恨不得杀了我的,我不去慕氏正好合了他们的意开除我这个罪人,我又怎么敢不去呢?”


        

男人闻声,英俊的脸渲染开几分似笑非笑,“你怎么就知道我是在摆你?”


        

苏笙儿漠然的看着他,眼眸深处隐着浓重的嘲弄,“你不是在摆我,难道是在帮我?”


        

“我说我帮你让你很不以为然?”陆北川淡淡的看着她,嗓音平缓的道:“对你行凶的那个男人招了。”


        

他突然转换话题,苏笙儿楞了一下,反应过来随即开口:“我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杀我?”


        

陆北川瞥了她一眼,不冷不热的笑,“你不是不想让我帮忙。”


        

故意掉她胃口?


        

苏笙儿脸一黑,推开男人作势离开,只是步子还没迈出去,就被男人的大手扯了回来,更紧的将她压在前身跟墙壁之间。


        

“你跟他没有直接的冲动自然不认识他。”陆北川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她的长发,淡淡的道:“那男人是慕楚楚的疯狂粉丝,现在知道他为什么要杀你了?”


        

苏笙儿听着,一下子就呆了。


        

疯狂粉丝。


        

慕楚楚是一名小提琴手,微博也有十几万的微粉,出一个疯狂粉丝,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回想着先前的一幕,慕楚楚的表现仿佛是不知情的样子。


        

抿唇思考了一会儿,她蓦然抬头问:“既然是疯狂粉丝多少都有些變态吧?他来杀我,慕楚楚应该是不知情的吧?”


        

慕楚楚在她的印象里,就算再恨一个人,也不像是能做出这种极端行为的人来的。


        

“那男人咬死了慕楚楚不知情。”陆北川凝着苏笙儿,一双黑眸突然变得深邃起来,“可就算那个男人不知情又怎样,我有的是办法撬开他的嘴让他‘主动’变得知情。”


        

苏笙儿一时半会没听懂他说这番话的意思,咬着嚼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你什么意思?”


        

陆北川盯着她笑,“如果我猜的没错,慕楚楚已经被警察抓走了。”


        

他一直这么模棱两可的说着,苏笙儿一时间没了耐性,忍不住蹙起了秀眉质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真是慕楚楚指示那个男人来杀我的?”


        

“到底是他自己主动为慕楚楚打抱不平的,还是慕楚楚授意的我还没开始查,但是慕楚楚被抓走,对你只有利没有弊端。”


        

苏笙儿盯着男人没说话,在等男人的下文。


        

陆北川见她一脸的不满,忍不住低笑了一声,“慕恩德现在已然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估计一直在为慕楚楚奔波,你今天下午去公司告诉他,想要换慕楚楚出来,教他让出慕氏10个点来给你,慕楚楚自然会平安出来。”


        

真是阴险狡诈的男人啊......


        

苏笙儿眯起了眼嗤笑,“陆先生真是狮子大来口。”


        

“我狮子大开口?”陆北川眯起眸子睨着她,“苏笙儿小姐,我是在帮你的吧?”


        

“我只是有些不太适应,毕竟陆先生帮我这种事还是挺值得让人思考的。”


        

“你要思考什么?”陆北川扣住她的下巴,“怕我对你不利?”


        

苏笙儿笑了一下,细长的手指随意拨弄着自己的长发,“被陆先生阴怕了,所以要做到事事小心些才是。”


        

“是么?”陆北川蘸了墨一般深邃的眸扫过她的动作,随意扯了一下唇,“你可以当我没说,我收回刚才的话。”


        

男人冷冰冰的说完,撤走了捏着她下巴的大手,松开她转身就要走,苏笙儿几乎下意识的伸出手,等她发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抓住了男人的大手。


        

此时男人已经回过头来,满脸不屑的盯着她,“苏小姐还有什么事儿。”


        

苏笙儿突然有种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的感觉,可既然已经这样做了,这种为己的事儿她就不打算矫情了。


        

轻咳了两声,她低声道:“我收回刚才的话,陆先生可以继续说下去了吗?”


        

男人冷哼一声,“你说收回就收回,我怎么这么好说话!”


        

几乎是在男人声音落下的瞬间,后颈再一次被男人扣住。


        

一记深吻了过后,男人抵着她的唇继续道:“你想拿回慕氏,有了这十个点,你才不用担心被开除,慕恩德就算对你再有意见也不敢轻易在面上显露了,这样难道不好?”


        

苏笙儿呼吸有些乱,就如她此时的情绪一样,“对我来说似乎是最有利的,就如陆先生所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为什么要帮忙?”


        

不是她三番两次的翻旧账,她是真的找不出这件事对陆北川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好处,这让她不得不怀疑,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末了,她别过脸去问:“说吧,陆先生想要什么交换条件。”


        

“我想要什么?”男人从胸腔发出阵阵看似无奈的笑声,隔着衣服,男人的笑声震得苏笙儿胸口有些发慌,还没收回心思,就听着他低沉散漫的嗓音响起,“我要你笑行不行?


        

苏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