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七十二章 苏笙儿,你别得寸进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十二章苏笙儿,你别得寸进尺


        

苏笙儿到达慕氏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以后的事了。


        

刚到慕氏没多久,慕之年就闻声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男人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才进来,苏笙儿掀起眸子凝着走进来的温润男人,心下一时间五味杂陈。


        

讲真,她跟慕家之间的恩怨她从未加之在他的身上。


        

在关于这件事上,除非慕之年站在她的对立面伤帮着慕恩德跟她抢慕氏,即便是那样她也不会恨他,最多是彼此之间多了层隔阂罢了。


        

她不知道慕之年的心思,但之于慕楚楚这件事,她会如实的告诉他。


        

苏笙儿笑了起来,“之年哥,你过来找我是有线索了么?”


        

“并没有。”慕之年扯开一个笑,“但是那个行凶男人已经开口承认自己是受楚楚指示,楚楚昨天晚上就被警察带走了。”


        

苏笙儿抿着唇,好一会儿才道:“这件事我知道,陆北川已经跟我说了。”


        

“你相信是楚楚做的?”


        

相不相信?


        

她跟慕楚楚的关系,即便是慕楚楚做的对她也造成不了什么心理伤害,但是她第六感就是觉得,这件事似乎跟慕楚楚没有关系。


        

可现在的问题关键就是,即便她有六成的感觉这件事跟慕楚楚没关系,她也照样要利用慕楚楚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思忖了片刻,她轻声问:“之年哥,你已经来慕氏工作了吗?”


        

她突然转了话题,慕之年的脸上并没有异样,只是脸色较之前正色了许多,“我不会来慕氏。”


        

想了想,男人又道:“笙儿你放心,我爸是怎么得到慕氏的我清楚,不义之财我分文不要,更何况我在这边已经有了自己的企业,慕氏我更不会假手。”


        

慕之年的一番解释,让苏笙儿提起的心稳稳的放了下来。


        

心情也瞬间好了不少,她抬起头看着慕之年,就连说话的语气都轻了不少,“你放心之年哥,慕楚楚不会有事,只是慕氏......”说到这里,她微微顿了一下来,苦笑着继续道:“我怎么都要拿回来的。”


        

慕之年默默的伸出去大手,抚摸着女人顺柔的长发,心都柔了下来,“我明白,笙儿,你不用顾及我,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慕之年知道慕楚楚会没事之后就没再在慕氏待下去了,慕之年走了没多一会儿,苏笙儿就被慕恩德叫到了办公室。


        

敲门刚一进去,她就被人一下子抓住,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脸颊突然一痛,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李慧已经再次抬起胳膊,第二个耳光还没落下来,就被苏笙儿出手在空中截住。


        

“苏笙儿你这个臭婊子,陆北川被你抢过去还不够吗,你还要害我女儿去坐牢!”被她截住手,李慧挣扎了一下没挣扎开,咬牙切齿盯着她的样子恨不得在她身上穿几个洞。


        

“我念你抚养过我几年的份上这一巴掌受下了,不过这第二个耳光你敢打,我是一定要还回去的!”苏笙儿冷冷的看着她,一把将她的手甩了出去,“还有,什么叫我害你女儿去坐牢?难道是我让你女儿教唆别人来杀我的?”


        

李慧的声音几乎是从嗓子眼里吼出来的,“楚楚没有,楚楚怎么可能做出教唆别人杀人这样的事!”


        

其实苏笙儿也是不信的,算不得不信,就是看的比较透彻,就连慕恩德也顶多是个落井下石的小人物,但是真的真枪实干的教唆杀人,他们一家人好像都没有这个胆量的。


        

“可能不可能,慕楚楚也已经被冠上教唆杀人的罪名了,现在才来强调这些有用吗?”


        

苏笙儿面无表情的说着,瞥了一眼坐在办公椅上颓废下去的慕恩德,唇角冷冷的挑了挑,“慕叔,慕楚楚被冤枉坐牢跟当年你趁人之危夺下我们苏氏这件事相比,如果我爸还活着,您觉得是我爸更难过,还是你更无助呢?”


        

慕恩德凝着她,厚唇掀起嘲弄的笑,“你不会以为用楚楚就能跟我换整个慕氏吧?”


        

“知道慕楚楚的咖位不够。”苏笙儿冷笑,转头看向身边歇斯底里的李慧,“我实话实说好了,慕楚楚是教唆杀人,只要我不撤诉,虽然她教唆的男人是杀人未遂,但是实际罪名也足够刑事犯罪,只要陆北川愿意,我想让她坐多久的牢,就坐多久。”


        

她这一番话彻底惊到李慧了,不是她的说辞有多让人相信,而是陆北川在A市的势力足够让她相信。


        

所以她想也不想的跑过去朝着慕恩德身上乱打一通,哭着喊着不成样子,“你个死老头子,你是不是一直都觉得是楚楚坏了你跟那个贱人的好事,所以楚楚这次出事你也没打算管真想让你女儿坐在牢里一辈子不出来是不是!”


        

“你胡说八道什么!”慕恩德甩开李慧,大声斥责,“慕氏是要给你儿子的,你一个妇人懂什么!难不成为了女儿,儿子也不管了吗!”


        

慕恩德的话让李慧一下子戛然而止,嫣儿在了地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五十好几的人了,就这样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慕恩德猩红的脸看着她,“苏笙儿,我让给你慕氏的五个点,换你撤诉行不行。”


        

该夸大其实的也夸了,该吓唬的也吓唬了,苏笙儿笑了一下,两只手伸了出去,“十个。”


        

慕恩德脸色一变,“苏笙儿,你别得寸进尺!”


        

“十个点少一点我都不干,”苏笙儿不屑的扯了一下唇,“不过慕叔,这件事只是暂时被压下下去了而已,大家都还不知情,你是非要等到自己的女儿因为这件事被‘出名’才肯低头的话,那我也无所谓。”


        

她这一番话,慕恩德倒没看出他什么想法,李慧却依然急了,如果因为这种事再断送楚楚的姻缘......


        

她想也不想的开口:“我名下百分之12的股都给你,你说话算话,撤诉,放过楚楚!”


        

苏笙儿看着抿着唇不说话的慕恩德,整个嘴角都扬了起来,“好,我们现在就去办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