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七十五 苏笙儿是我妈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十五苏笙儿是我妈妈


        

臭老头......


        

郝助理已经石化了,他那么高大帅气威猛能迷死千万少女的老大被小丫头叫成臭老头?


        

是不是有点......


        

风格诡异?


        

郝助理吓得看都不敢看陆北川一眼,陆北川更是黑着一张俊脸盯着小丫头,“你叫我什么?”


        

“臭老头臭老头!”彤彤小丫头双双掐着腰,小脸气的鼓鼓的,“我要回家,臭老头我要回家,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呜呜呜......”


        

陆北川瞬间眯起眼,“郝助理。”


        

郝助理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应声,“老大。”


        

陆北川看似笑了一声,“下次不要问这么白痴的问题了,这么丑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孩子。”


        

郝助理,“......”


        

这孩子,丑吗?


        

明明是很可爱很漂亮,而且......


        

难道是他先入为主了?他怎么看怎么瞧都觉得这小女孩跟老大很像呢?


        

郝助理没吭声,倒是一旁的小丫头越哭越凶了起来,毕竟小丫头从小被人夸到大,还没被人说过丑,所以听到陆北川回怼,小丫头就越哭越凶,“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陆北川十分头疼,他本来就不是个有耐性的人,小丫头一直不停的哭,哭的他心烦,那种心烦的感觉恨不得下一秒就把她丢出来。


        

可苏笙儿的话一直萦绕在他耳畔。


        

他抿唇思忖了好一会儿,难得放缓了声音道:“丫头,苏笙儿,知道她是谁吗?”


        

“当然啊。”小丫头理所当然的点头,“她是我妈妈。”


        

这么自然的口吻让陆北川一顿,但想起苏笙儿昨天也说过小丫头也喊他称呼她妈妈这样的字眼,也就压下了心里那点不舒服的错觉。


        

倒是郝助理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陆北川已经淡定的又问了出来,“你以后跟她一起生活。”


        

这下换成小丫头发愣了,有些不敢相信的努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陆北川挑眉,转念间,语气带着试探的问:“但是跟她住一起,就不能跟你温婉妈妈住一起了。”


        

“啊,不能跟温婉妈妈在一起了吗?”小丫头挠挠头,一副很纠结的样子。


        

她喊温婉妈妈是从冷琰之出现开始,从她的世界里看待温婉跟冷琰之,小家伙觉得温婉受欺负了,出于想保护温婉的心理,一直喊温婉妈妈,喊着喊着就喊习惯了。


        

要说小丫头对温婉的感情也不是一天两日,说起来也是从苏笙儿跟温婉一年前相识开始就很好了。


        

特别回国这些日子,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眉头温婉陪她吃饭洗澡睡觉觉,她也已经习惯了跟温婉一起生活。


        

一听不再跟温婉生活一起,小丫头就露出了纠结的表情,忍不住又问了一遍,“跟妈妈住一起,就不能跟温婉妈妈住一起了吗?”


        

陆北川面无表情的点头,“是。”


        

小丫头瞪着两只萌萌的大眼睛看着她,“可两个妈妈我都想要,难道不能一起住吗?”


        

也许是小丫头这个样子萌到陆北川了,陆北川低下身子与小丫头平视,突然伸出手弹了一下小丫头的脑门,“今天老头叫你一个道理,做人,不能太贪心。”


        

看到小丫头叫了一声突然捂着自己被敲疼的脑门直抽气,陆北川忍不住勾起唇角,“小丫头,给你一个选择题,要么以后跟我住一起,要么跟你苏妈妈住一起,你要怎么选?”


        

其实怎么选小丫头都会跟他住一起。


        

更何况这样的选择只是为了让小丫头跟苏笙儿住在一起而已。


        

小丫头一下子就皱起了秀气的小眉毛,看了一眼陆北川低下头,过了一秒钟又抬头,大眼睛眨眨,“我要跟妈妈住一起。”


        

陆北川嘴角的弧度加深,“哪个妈妈?是苏妈妈吗?”


        

............


        

另一边,温婉刚挂了苏笙儿的电话,卧室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温婉闭上眼,好一会儿才出声,压低的声线明显透着隐忍,“进别人卧室之前不知道要敲门么?”


        

她听到沉稳的脚步声一点点的靠近,好一会儿男人低沉带着嘲弄的声音才响起,“笑话,有谁规定夫妻之间进房间还要敲门的?”


        

温婉冷笑,回过头去看着一家走近隔着她不过一米开外的男人,冷冷的道:“一年前我离开之前就已经离婚协议书签了,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一已经不算夫妻了!”


        

“只要我没签字,我们就还算夫妻,”男人一步上前,大手勾住了她的下巴,“严格意义上来说,如果我想要你,你也只能乖乖的躺在我的身下,懂么?”


        

“你是法盲么?”温婉想也不想的拍开了男人的手,温静美丽的脸上尽是嘲讽,“不知道还有婚内强】女干罪么!”


        

“现在为了不让我碰你,婚内强女干这样的字眼都出来了?”冷琰之低下身子,落在她耳边的呼吸越来越沉,温婉下意识咬唇,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他抱住,一同跌落在卧室的大床上。


        

温婉想也不想的反抗,却被男人手脚并齐压制住,她还没来得及骂出声,男人冷骘的笑声已经再一次在她耳畔响起,“我是法盲,你这么自信,要不要我现在就上了你,好给你指控我婚内强‘女干’的机会?”


        

温婉气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反抗又反抗不了,最后只能咬着唇低吼:“冷琰之,你滚开!”


        

冷琰之已经烦透了她这些日子以来冷漠的态度,她那种恨不得立刻马上跟他离婚好跟野男人双宿双飞的急迫感让他发疯,他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就是特别看不惯她现在对他爱答不理的样子。


        

特别是平时看惯了她对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哄着他、关心他,各种讨好他,突然这么冷淡的对他,那种莫名的烦躁感几乎让他暴躁不已!


        

“当初招惹我、勾引我的是你,现在才开始讨厌我?”冷琰之的手来到了她的胸前,忽明忽暗的眸子这会儿暗的可怕,“温婉我告诉你,已经来不及了、晚了!”


        

温婉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大手,眼睛瞪大,不可置信的盯着他,“冷琰之,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怀疑你女儿被我绑架了么?”男人冷冷的看着她,好一会儿薄唇才勾出嘲弄的弧度,“温婉,你也不是个处了,怎么讨好一个男人,你应该很清楚了解的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