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八十六章 你这是......吃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十六章你这是......吃醋了?


        

苏笙儿表情很淡,淡的让人觉得她有些心不在焉,甚至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


        

陆北川不傻,自然也看了出来,“你不开心?”


        

苏笙儿摇头,“不是,我只是很困。”


        

陆北川的脸色也跟着淡了下来,“再困也忍一忍,试了婚纱就去睡。”


        

“那天在婚纱店已经试过了,穿的挺好的不是吗?没必要再试了。”


        

陆北川依旧好脾气的劝,“你当时穿的就有点肥了,最近发现你又瘦了,试婚纱又用不了多久,试一下准没错。”


        

“我真觉得挺好,没必要再试了。”


        

“呵......”苏笙儿的话,终于让陆北川的脸色冷了下来,“结婚一辈子就一次,别的女人结婚的时候选婚纱巴不得严谨再谨慎,到你这儿怎么就变成了将就?”


        

“苏笙儿,跟我结婚就让你这么不情愿吗?”


        

苏笙儿一顿,随即就笑了起来,“是我将就还是你入戏太深吗?”


        

苏笙儿的话,让陆北川一下就眯起了黑眸,“你说什么?”


        

“没什么。”凝着男人吃人的视线,苏笙儿别开了眼,“要试就赶紧试吧,我困了。”


        

陆北川绷着脸没说话。


        

而中年男人的女助理已经拿着婚纱跟着苏笙儿去了一楼的洗手间。


        

十分钟之后,苏笙儿走了出来。


        

外面等着的人陆北川跟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不知在小声聊什么,苏笙儿的高跟鞋声响起,两人纷纷回眸,整个大厅都瞬间静了下来。


        

倒是中年男人先开了口,毫不保留的夸赞,“苏小姐,如果你愿意,我真想把您挖过来给我们门面做婚纱模特,您开价,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聘请您。”


        

苏笙儿礼貌的笑了一下,“先生谬赞了。”


        

陆北川这才走过去,伸出长指摸了摸她抹胸前的纱质,漫不经心的笑,“还算合身?”


        

苏笙儿淡淡的垂下眼睑,“很合身。”


        

“好,婚纱暂时留下了,你们走吧。”


        

陆北川发了话,中年男人就带着助理离开了。


        

男人嗓音暗哑,说话间大手已经来到了苏笙儿的腰迹,“我陪你去换下来,嗯?”


        

“不用了,”苏笙儿下意识就后退了一步,“我自己能行。”


        

说完她就慌乱的转身,往洗手间跑去了。


        

让他给换,她岂不是羊送虎口?


        

‘砰’的一声洗手间的门给大力的关上,紧接着响起反锁门的‘咔嚓’声。


        

陆北川忍不住勾唇笑了一声,就再下一秒,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让陆北川神色一凛,抿唇思考了没一会儿,他就滑动手机接了起来。


        

“今晚回来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陆北川淡淡的掀起眸子,“没空。”


        

林臻似笑非笑的声线响起:“陆北川,我们要不要去医院做个鉴定,我现在十分怀疑当年是不是我抱错了孩子。”


        

陆北川抿唇,好一会儿开口:“有什么话电话里说。”


        

陆北川的冷淡,林臻自然听得出来,她冷笑一声,淡淡的道:“电话里可以说的话,我还会自讨没趣的叫你回家吗?”


        

“不说我就挂电话了。”


        

陆北川说一不二,林臻自然了解自己的儿子,所以赶在陆北川话音落下之前就开了口:“你程叔叔一家明天中午来家里做客,你提前把时间挪出来回来。”


        

陆北川扯了一下唇,毫不犹豫的拒绝,“没空。”


        

“你——!”


        

“妈,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你再敢对她出手,别怪我不念母子之情。”


        

电话那端有一瞬间的窒息,停顿半响林臻才咯咯笑了起来,“儿子,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对谁出手了?”


        

“苏笙儿。”


        

林臻冷笑,“所有能查到的,明面上的都是程家所为,为什么要冤枉是我?”


        

“妈,我们俩之间扯来扯去就没意思了。”陆北川垂着眼睑,冷漠又淡然的道:“您大概不知道,苏笙儿这次回国,是我的手笔。”


        

“你说什么?”难以置信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


        

“不管是五年前还是这次,”陆北川凝着洗手间的门,嘴角挂着自嘲的笑弧,“妈,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


        

几秒钟的沉默,林臻蓦然大笑了起来,“相信我儿子,你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他单手托着手机的手一顿,漫不经心从陆北川的眼角流过,“五年前我还想着让你跟我爸重修旧好,但是现在想想,还真是我自不量力。”


        

林臻气的咬牙切齿,“陆北川,你什么意思。”


        

“妈,他不爱你,你再怎么挣扎,就算用十年、二十年也不会爱上,放弃吧。”


        

“儿子,你根本就不了解妈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你爸再深的感情也早给磨平了,今时今日,我争的不过是一口气罢了。”


        

陆北川冷笑了一声,“你想争什么气?”


        

“苏笙儿的妈妈一天不抓起来,我就一天过不起。”林臻说着,笑了起来,“儿子,你可以站在中立的位置我不逼你,但是你必须跟苏笙儿断绝来往然后跟程欢订婚结婚,你要是不同意,逼急了我,有些你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我才能瞒住,不然......”


        

林臻说着,意有所指的住了嘴。


        

这时洗手间的门咔嚓一声想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已经换上了睡衣的苏笙儿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北川看着苏笙儿朝着他的位置走了过来,听着电话那端的笑声,毫无起伏的声线低声道:“你可以试试。”


        

陆北川说完就挂了电话。


        

此时苏笙儿已经走了过来,“换好了,衣服太沉了,我放在洗手间没动,要怎么处理你看着弄吧,我先上楼睡了。”


        

陆北川脸色一沉。


        

明明是对她无所谓的态度不满的,几秒钟的沉默后,男人却又不动声色的应下,“好,你先睡吧,我去整理就好。”


        

苏笙儿没再说什么,转身就往楼上的位置走去,然而走了两三步,她又突然停下步子转头看向他,“你在跟谁打电话?”


        

陆北川一顿,忍不住上挑起眉峰,“怎么?”


        

苏笙儿的嘴角,挂上似笑非笑,“我刚刚听着,似乎是个女人。”


        

陆北川没有第一时间回她,而是抬步走过去,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的道:“你这是......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