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八十七章 我是不可能跟你分房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十七章我是不可能跟你分房睡


        

苏笙儿看似笑了一下,却是漫不经心的道:“如果真的是位年轻人,我就不回头问你了。”


        

陆北川挑眉,“言责,你已经听出谁来了是么?”


        

“你妈,林臻?”


        

苏笙儿用的是疑问句,问出口的话却语气却再肯定不过。


        

陆北川笑了笑,“听力不错。”


        

苏笙儿顿了一会儿,才扯了一下唇,“你就没什么跟我说的吗?”


        

男人看着他,表情很淡,“上楼,睡觉。”


        

苏笙儿好半天呼出一口子,她点点头,刚要转身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她再次抬起眼睛看着男人,“对了,我明天去警局,接慕楚楚回慕家。”


        

男人不动声色,“要我陪你么?”


        

苏笙儿抿唇思考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指示凶手的人是慕楚楚吗?”


        

陆北川一顿,黑眸沉沉的凝着她,半天才启唇,“还没查到。”


        

“是吗?”苏笙儿的脸上先是露出丝丝惊讶,随后就无声的笑了起来,“陆先生呼风唤雨的势力,怎么查一个人还比不上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人呢?”


        

“什么意思?”


        

苏笙儿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理着自己的长发,“没什么意思,就是之年哥已经帮我查到幕后人了。”


        

陆北川下意识眯起了黑眸,“然后呢?”


        

“指使凶手杀人的人不是慕楚楚,”苏笙儿顿了一下,才慢悠悠的又道:“真正指使杀我的,是程欢。”


        

陆北川脸色不变,跟苏笙儿对视了两眼,最先收回了视线,“不管是谁,我绝不会让这种事再在你身上发生第二次。”


        

苏笙儿闭了闭眼,好一会儿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陆先生这是在变相的告诉我,其实你早就知道指使人是谁了是么?”


        

又是一阵沉默,男人启唇回应,“是。”


        

苏笙儿点点头,他要跟她硬扯,那她就好好跟他掰扯一下。


        

她笑了起来,“陆先生,刚才你妈打电话给你,是不是跟你商议你跟程欢订婚事宜的?”


        

“我不会跟她订婚。”


        

“是吗?”苏笙儿脸上嘲弄的笑弧加深,“没想到事实都摆在眼前了,陆先生居然还能鬼扯下去。”


        

“这件事到此为止,”陆北川脸色很臭,“现在回卧室睡觉。”


        

苏笙儿一动不动,好半天面无表情的道:“幕后凶手既然已经找出来了,我明天会去警局还慕楚楚清白。”


        

男人的脸上落下一层极深的阴霾,“如果慕楚楚是清白的,那么慕氏那百分之10几个点,你就没戏了。”


        

“无所谓。”


        

“好,随便你。”


        

男人说完这句话,已经越过她往她刚才换下来婚纱的卫生间而去。


        

苏笙儿忍不住转身回头看着他的背影,胸口剧烈起伏着,“我不会让幕后凶手逍遥法外的!”


        

回应她的,只有开门跟最后的关门声。


        

苏笙儿就这么盯着洗手间的门,眼睛的氤出一层水雾,她用力的眨回去,迈出步子回到了卧室。


        

刚进门,她脑海一闪,思忖了片刻,她拿出手机找到陆北川的微信,打字发送:“陆先生,明天我还有重要的事做,今晚跟您睡一张床我怕我失眠,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的让程欢坐牢,我决定搬去侧卧房间。”


        

说完不等陆北川回应,她直接转身出了卧室,直接去了侧卧,关门、反锁,一气呵成。


        

躺倒床上,她试图让自己尽快入睡,却不尽人意,特别是没过多大一会儿,门外男人敲了敲,下一秒响起了男人低沉的声音,“笙儿,开门。”


        

苏笙儿当作睡着了默不作声。


        

男人又敲了几遍,见她没回应就没了声息,很快她就听到了男人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她以为男人离开了,过了没一会儿离开的脚步声又走了回来,只听到‘咔嚓’一声响动,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他有钥匙。


        

苏笙儿一句话不说的闭上眼睛打算装死。


        

这时男人走了进来,脚步走至她跟前停了下来,“回去睡。”


        

苏笙儿闭着眼睛不说话。


        

“我知道你没睡,别装。”


        

“难道你没看到我给你发的信息吗?”苏笙儿不高兴的睁开眼,“明天很关键好吗?为了让程欢坐牢,我今晚必须养精蓄锐。”


        

她是故意这般说的。


        

男人却不为所动,只是道:“你睡你的,我不会打扰你。”


        

苏笙儿皱眉,“可你在我身边我就会被打扰。”


        

男人抿唇,“那我不睡床上,睡沙发。”


        

苏笙儿想也不想的拒绝,冷冷的发笑,“我不要。”


        

男人冷冷的看着他,眸底像是蘸了墨一般,“苏笙儿,我是不可能跟你分房间睡得。”


        

苏笙儿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来说去,你就是怕我今晚休息的太好,明天会把你的程小姐送进大牢是吧?”


        

陆北川的声音都沉了下去,喊她名字,字里行间都是警告,“苏笙儿。”


        

他越是警告,苏笙儿就越是没忍住一样,笑得越发起劲,“你警告我也没什么用啊,之年哥那边证据确凿,程欢这次逃不掉的,一定会坐牢。”


        

“好,你这么有能耐,现在可以跟我回卧室睡了吗?”


        

男人是礼貌性的问了问她,问完她却不等她回应就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苏笙儿直到自己挣扎也没用,索性就窝在男人的怀里任他抱着了。


        

等到被他抱回卧室的大床上,她直接翻了个身用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起来,“陆北川,你最好今天晚上别碰我,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没等到男人的回应,直到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在了她的身侧,长臂将她捞进他怀里的那刻,她吓得睁开眸子,冷眼对视,“陆北川!”


        

“明天你要怎么翻天我不管你。”她看着男人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道:“今天我也很累,本来想着拿婚纱回来给你一个惊喜。”


        

“不过你似乎不太喜欢。”男人忽然转了话题,摸着她的头发,漫不经心的道:“不喜欢没关系,我们重新再选更漂亮的婚纱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