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九十三章 陆北川,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九十三章陆北川,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了


        

再次惊醒已经凌晨五点多,身体传来四分五裂的痛。


        

赤着脚下床,她跑到衣帽间找了一套新的睡衣换上,又从包里找到了之前吃过的那盒药,扭开瓶盖,颤着手将药丸倒在了手心里,也不管几颗,直接吃到了嘴里。


        

瓶盖还未来得及盖回去,手里的药瓶就被人一把夺了过去。


        

紧接着,房间里响起了男人低沉冷漠的声音,“你在吃什么!”


        

苏笙儿紧抿着唇,一句话不说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越过男人就要走出衣帽间,手腕却被人用力攥住拽到了他坚硬的胸膛上。


        

“苏笙儿,你敢、你敢背着我吃药!”


        

男人咬牙切齿的嗓音再次响起,苏笙儿忍着鼻梁上传到神经的痛感,抬起眸子直视着男人,冷笑,“问这种常识问题,陆先生在搞笑?”


        

苏笙儿看到男人笑了一下,然后攥住她手腕的手更用力的握紧,“这么说,事后你次次都吃药了?”


        

手腕要被捏断的错觉,冷汗从她额头溢出来。


        

“我又不傻,不吃药难道等着怀孕再被堕胎来伤害我的身体?”


        

“好,很好啊苏笙儿!”


        

“陆北川你是不是有病!”苏笙儿几乎是扯着嗓子吼:“不堕胎难道等着孩子出生然后成为一个没爹要的私生子吗!”


        

“呵…”


        

男人面无表情的笑了一声,下一秒就将她扔到了浴缸里,“苏笙儿,说那么多,你不就是想跟我撇清关系么?”


        

“可偏偏你想的,我就是不愿意让你如愿!”


        

陆北川你这个混蛋!


        

......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手背上已经挂上了点滴。


        

浑身上下都在发冷。


        

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她应该是在水里泡太久,感冒发烧了。


        

几乎想也没想的,她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想也不想的拔下了点滴,穿好鞋子就跑了出去。


        

此时的书房里,陆北川面色不是很好的问道:“尹医生,她怎么样了?”


        

被称为医生的男人叹了口气才道:“陆先生,如果不想要孩子,我建议还是男性做好避孕措施,吃避孕药,太伤害女性的身体,苏小姐体寒,本来就是难受孕类型的,这避孕药吃久了,以后要是再想怀孕可就难了。”


        

陆北川喉结滚动了一下,方道:“知道,以后不会再吃了。”


        

尹医生看了一眼陆北川,若有所指的道:“陆先生,你们年轻人花样多,我懂,但是有些人不适合水里,而苏小姐体质寒,就是这种不适合的类型,我这样说,您懂了吗?”


        

陆北川沉着脸,还没等他回话,就听到外面‘哐当’一声,他惊了一下,下意识就跑了出去。


        

在一楼楼梯口摔在那里的苏笙儿时,他瞳孔重重一缩,想也没想的大步跑下去,刚要抱起摔在地上的人儿来,手刚触到她的肩膀,就见到地上的人儿大叫了一声,下一秒整个人就避开了他的触碰蜷缩在了地上。


        

陆北川伸出的手臂一僵,可下一秒他还是再次伸过去,这次比刚才要强势,打横接住她,刚要抱起来,怀里的女人不顾一切的从他身上滚下去。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极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从他的怀里掉下去。


        

‘哐当’一声。


        

紧接着是女人的一声闷哼。


        

陆北川大惊失色,几乎是怒吼出声:“苏笙儿,你疯了!”


        

“你别碰我!”


        

苏笙儿情绪激动的嘶吼。


        

本来发烧就已经很难受,刚才想着离开,可是脚下的步子太虚了,她一个没踩稳就从楼梯上掉了下去。


        

现在又整个人从陆北川身上摔下去,她的神经几乎已经承受不住。


        

陆北川就这么看着她,线条完美下巴紧绷得厉害,没僵持多久,男人就硬是将她扛在了肩膀上。


        

苏笙儿本没了力气也不想再挣扎,就这么被男人扛着,耳畔传来他冰冷无起伏的声音,“现在上楼,把病治好,要怎么闹等你病好了再说。”


        

苏笙儿一句话不说的闭上了眼。


        

重新回到床上,点滴也被重新挂上。


        

烧的迷迷糊糊的间,她感觉到身体一凉,勉强睁开眼就看到了陆北川在拖她的衣服。


        

苏笙儿一下就惊醒了过来,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的甩了男人一巴掌。


        

只听着‘啪’的一声,男人也不躲闪,生生受了她这一巴掌。


        

她喘着粗气问:“陆北川,你到底还有没有点人性了!”


        

她都伤到这样了,他还要继续折磨她吗!


        

这是对他的触碰产生了抗拒。


        

陆北川凝着她,喉结滚动半响,低哑的嗓音在她的耳边缓缓的响起,“医生给开了跌打损伤药膏,你刚才从楼梯上摔下去,现在自己弄不了,我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