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一百零三章 告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零三章告白


        

苏笙儿的反应陆北川看在眼里,黑眸一下就沉了下去,“苏笙儿!”男人嗤笑,皱着的眉头彰显出他罕见的怒意,“陆怀南碰你的时候我看你挺享受的,怎么?陌生男人都可以碰,我就碰不得了?”


        

苏笙儿犟着眉,“陆北川,你胡说什么,刚才你也看到事实是怎样的了,我就是为了演戏,你哥哥也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这是为自己解释还是间接性的为陆怀南解释?


        

越是这样,陆北川心里的怒意就排山倒海的袭上来,大手更紧的攥着她纤细的腰,嗓音更加阴沉跟嘲弄了起来,“哥哥?叫的那么熟练,我要不是当事人还以为你叫的是你情哥哥了。”


        

陆北川的话让苏笙儿也沉了下去,“陆北川你把话放尊重一些,我跟陆怀南今天是第一次见,这个不用我说你也清楚的吧!”


        

这个模样看在苏笙儿眼里,烦躁的心一下子跟崩断了一样,默默的凝着男人因为暴躁而怒沉的脸。


        

沉默片刻,她皱着眉试探性的问:“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这句话一出口,苏笙儿就突然觉得好熟悉。


        

眼下这个场景这种状态好熟悉,就好像回到了五六年前的样子。


        

那个时候她跟陆北川都在上学,她那会儿还住在陆家,陆北川为了给林臻‘报仇’每天都坚持不懈的‘欺负’她,搞一些小的恶作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陆北川比她大三岁,她上高一的时候,陆北川那会儿已经上高三,那个时候的陆北川准备充足,每天放学都会等她,美曰其名一起放学回家,其实不过是为了欺负她而已。


        

也凑巧这天放学,那个时候跟他们同个学校的曲径突然跟她告白,正好是放学的时间,全校同学往外走的广场上,那个时候品学兼优长相家庭都上上乘的曲径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突然给她下跪告白。


        

她还记得那个场景,大多数男人都在起哄,她羞的要逃跑,却被曲径的几个小跟班挡的死死的,根本逃不走。


        

她回头瞪曲径,曲径却将手里的玫瑰花强行塞到了她的手上,那个时候的曲径痞痞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抱住她就在她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苏笙儿惊的没了反应,却听到曲径霸道的宣誓,那时候曲径眸里的认真,直到现在她都忘不了,“苏笙儿,今天不管你答不答应做我女朋友,你也都是我的,就跟我给你的花儿一样,我曲径在这里发誓,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


        

多么霸道又让全校女孩心碎的表白,可惜却被突然而至的陆北川给破坏。


        

她看着他走过来,呼吸一窒。


        

而他什么话都没说,也并没有表态,脸上更没什么表情,就这么看着她突然伸出手,语气淡然的说:“放学了,你还不走?”


        

他表现的很不屑,甚至都不屑看曲径一眼,说完就转身走了。


        

苏笙儿看了曲径一眼,转身就要跟上陆北川,身后曲径却突然几步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臂,苏笙儿被吓到了,想要抽回手,却被曲径死死地攥着不放,曲径更是狷狂极了,“笙儿,你还没给我答案。”


        

苏笙儿脸一白,“你放手啊!”


        

“你不给我答案,我就不会放。”


        

苏笙儿咬着唇还没说话,陆北川不知什么时候就转过了身来,不咸不淡的道:“你给他答案就是。”


        

苏笙儿当时特别想哭,想也不想的道:“学长,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我们才见过几面啊。”


        

她说的是实话,曲径却蓦然愣住了,就是愣住的当即,她撤回了手,转身朝着陆北川跑了过去。


        

一路上陆北川表现的都很正常,特别是这一路他竟然没有欺负她,司机接他们回了陆家,下车之后他也一个人先走了进去。


        

回去之后才发现陆叔跟林臻都不在,回房间洗漱完出来想着下楼吃饭,刚出洗手间就看到了满脸阴沉的陆北川。


        

因为陆北川从来没进过她的房间,她一愣,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出声就问:“找我有事儿?”


        

不想一句话说完,她就被他抵在了洗手间的门上,那个时候的他还很瘦,不想现在虽然也瘦,但是却因为常年锻炼而显得精壮,更有男人味。


        

“没什么事就不能找你了呢?”


        

他突然伸出手,长指在她下颚蹭来蹭去。


        

这种状态明显不对,苏笙儿蹙眉,想也不想的拍开了男人的手,“有什么事我们去餐桌上说,我饿了,要下楼吃饭!”


        

伸手去推他,男人却死死的压着她不动,俊脸更是暧昧的压下来,落下来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


        

什么寂寞难耐,苏笙儿不高兴的蹙眉,“我怎么就寂寞难耐了?”


        

苏笙儿一听,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处,羞赧的怒吼:“陆北川,你无耻!”


        

可谁知,陆北川不但不觉得无耻,抱着她就将她扔在了床上,他也跟着覆了下来。


        

苏笙儿被气到语无伦次。


        

一句话还没说完,男人的大手就攫住了她的两夹,俊脸压下来,一下就吻住了她的唇。


        

苏笙儿眼睛一下子睁大,这算是陆北川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吻她,最可气的是,他总是这么不明不白的‘欺负她’!


        

她每挣扎一分,他就加重一分力气。


        

苏笙儿气急了,气到极点,反倒又冷静了下来,陆北川似乎也发现了她的异样,蓦然停下来,抬起眸子来看向她,不等他发问,她就冷笑着质问她:“陆北川,你不会是吃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