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一百零七章 前提,别伤害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零七章前提,别伤害她!


        

苏笙儿凝着眼前这个男人,突然觉得有些陌生,她想象不到这个男人是什么样的心理才会把这么龌龊的思想扣在她的头上。


        

深吸了口气,她垂下眼睑,纵使表现的再淡然字里行间里也能听出隐隐的怒气,“或许我就是下贱,不然也不能今天跟你来这里。”


        

陆北川听了她的话,目光晦暗不明,良久嗓音沉沉的开腔问:“你要说什么。”


        

苏笙儿闭上眼睛,隐去了眸里露出的疲倦,“我不管你要怎么对付我,陆北川,我今天怎么都要跟你一刀两断!”


        

“苏笙儿,利用完我就打算将我弃置一旁?”陆北川黑沉黑沉的眸子一下就掐住了苏笙儿的眸子,“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男人没有用力,苏笙儿呼吸通畅,凝着男人暴躁的眸子,突然就觉得呼吸困难。


        

她承认进来跟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膈应林臻的,但是最后的结果令人毛骨悚然。


        

大概他就是为了搞臭她的名声,而且他也坐到了。


        

苏笙儿脸色露出嘲弄的笑,“有本事你就把我用手铐铐起来,不然只要我能走的了,你休想我再跟你住一起。”


        

陆北川紧抿着唇,在她说完刚要开口,苏笙儿阴冷的声音先他一步继续道:“你也别拿谁威胁我了,没用。”


        

她冷冷的说着,左胸的位置就像被人挖掉了一块似的,“有本事你就把我妈找出来,不然这个世界上你也找不出人来威胁我了。”


        

苏笙儿说着一顿,紧接着又道:“至于温婉,自有冷琰之守护。”


        

就算他想用温婉威胁她,不堪僧片也要看佛片,就冷琰之跟他的关系,他也不能乱来。


        

男人不知怎么想的,等她冷静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男人也跟着冷静了下来,长指将她的掉下来的额发别到了而后,语调不紧不慢的再次开腔:“那彤彤呢?你指望冷琰之为温婉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撑腰?”


        

苏笙儿不屑的笑笑,“那我们要不要试试?”


        

四目相触,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但是谁也不退让,各怀心思。


        

这样僵持了半响,最终还是陆北川一句话不说了退出了副驾驶座,大力的关上车5


        

陆北川一路上沉默着不说话,苏笙儿总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不然一直这样憋屈着,她整个胸口一直都闷着。


        

她凝着窗外的风景,“陆北川,你知道我有多迫切的想要跟你分开、跟你断绝来往吗?”外头好像下雨了,玻璃上都是溅起的小水珠,“因为我现在看到你,就恶心到想吐!”


        

本就飞速行驶在马路上的车子猛的一个急刹车。


        

苏笙儿就听到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她都没有系安全带,用力的刹车导致她因为惯性往前直冲——!


        

‘砰’的一声她就被惯力冲到了前面,额头被撞的生疼,可再疼她也忍下了。


        

她想着撑着身子坐回位置上,却被陆北川一只大手粗暴的将她拎起来仍在了座椅上。


        

“苏笙儿,你最好这辈子就一直对我恶心,我也要看看,到底是谁先受不了求谁!”


        

男人阴鸷冷漠的声音在车内回荡。


        

苏笙儿脸色煞白,冷漠的视线收回,她静静的等着,直到车子到达住所,陆北川从车上下来,打开副驾驶座拽着她就往屋里走。


        

知道反抗没有用,还会留下皮肉苦,她也没挣扎面无表情的跟着男人回去。


        

一进去她就被扔进了卧室,她倒在卧室的大床上,还没来得及起身,就听到男人‘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


        

没多一会儿门外响起了锁门的声音。


        

苏笙儿嘴角勾出一抹无声的嘲弄笑,怎么?这是打算把她软禁了吗!


        

......


        

门外陆北川关了门,烦躁的走进客房,还没等他理好情绪,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他没理会,手机却像是催命符一样的不停的响,他烦躁的刚拿出手要关机,在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后,还是滑动手机接了起来。


        

对面,冷琰之温温淡淡的声音响起,“听说你们双方长辈见面的时候你带苏笙儿去了?”


        

陆北川正烦着,冷琰之却来撞枪口,他冷笑了一声,“你他妈的家里那位安顿好了么你就来管老子的事儿。”


        

谁知冷琰之突然正经了起来,“北川,你什么心思我都知道,我不管你,但是前提,别伤害她!”


        

冷琰之指的她是谁,陆北川自然知道。


        

除了程欢,也没有别人。


        

陆北川眯眸,“冷琰之,改天有时间去看看眼科。”


        

冷琰之既然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自然也有本事知道知苏笙儿跟陆绍华之间的事儿,正想着,冷琰之低沉的声音响起:“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吧,今天的事儿,可不是你的作风。”


        

陆北川皱眉,“连你也认为这件事是我的手笔?”


        

冷琰之却突然在电话那端笑了,“陆北川,你在你女人那里到底是多没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