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一百零八章 女人要用来哄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零八章女人要用来哄的


        

陆北川的眸再次眯起,“什么意思?”


        

“你爸跟苏笙儿......”冷琰之意有所指的道,“作为一个旁观者,我都觉得可笑,你居然还相信了?”


        

陆北川的薄唇抿的生紧,不知在想什么,良久没有说话。


        

不等他回应冷琰之的声音再次传来,“你陆北川已经错过她一次了,难道还想再错第二次?”


        

冷琰之这句话说完,陆北川声线在下一秒就响起:“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我都没打算放她走,做了我的女人,这辈子就只能有我一个男人。”


        

“五年前她不还是离开了五年?”


        

陆北川眉目不动,说到这里的时候,语调不明的道:“那是因为我知道不管离开几年她都要回来。”


        

如果不是为了给她回来的理由,他又怎么可能跟慕楚楚有任何关系。


        

冷琰之突然想到了某个小孩,他扯了一下唇,“这五年时间可不短,其中过程......就算你本事再大能伸手到英国,也不可能完全掌握的了她的全部。”


        

陆北川如此精明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听不出冷琰之的话外之音,俊眉皱起,“有话就直说,这么拐弯抹角不是你的性格。”


        

冷琰之眼角余光望着瞪着她满眼警告的小女人,心下默默叹了口气。


        

就算他不开口告诉陆北川彤彤的存在,陆北川早晚有一天也会发现。


        

不过暂时,用这个秘密拴住这个时刻都想跟他离婚的女人,似乎也很不错。


        

这样想着,他故意转了话题,“欢欢怎么说也是跟我们从小长大的,别把事做的太绝。”


        

一旁的温婉听他提及程欢,直接将头转了过去,刚要起身离开,手腕却突然被一直大手攥住,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冷琰之拽着她就将她重新拉了回去。


        

她咬牙试图动了几下,却被男人直接拉到了他面前。


        

两人视线相碰,温婉还没破口大骂,陆北川冷漠的声音就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挂了。”


        

“给你个建议,”不等他挂电话,冷琰之就开口:“女人要用来哄的。”


        

陆北川冷哼,“这句话用在你的身上还差不多。”


        

说完,电话就传来信号中断的嘟嘟声。


        

直到挂了电话,温婉就冷冷的开口:“放开我!”


        

冷琰之并没有跟她较真,很听话的松了手,手腕得以自由,温婉就从沙发上起来,正想着回房间补个午觉,身后冷琰之沉稳的嗓音已经响起:“刚才我妈打电话,叫我们过去吃饭。”


        

温婉蹙眉。


        

怎么又喊他们去吃饭,不是上个周才去过了么。


        

她想也不想的拒绝,只是等她转过身去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好了许多,就连语气听起来都很客气,“昨晚没睡好,我想先上去睡一会儿,估计醒来就很晚了,要不你自己去吧,因为我迟到,让你爸妈等就不太好了。”


        

不想冷琰之头不抬眼不挣的就道:“你该怎么睡就怎么睡,晚点过去也一样。”


        

温婉没想到冷琰之会这样说,就连脸上好不容易聚起的笑容都冷淡了几分,“你自己去不行么,我今天有些不舒服,不想去。”


        

“不舒服?”冷琰之闻声,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大步走到她跟前,大手伸过来就要探上她额头,温婉眼疾手快,头一歪就避开了男人。


        

冷琰之脸一沉,淡漠的将手伸回去,“不想去也要去。”他冷笑着,“你不去也可以,除非你太想让陆北川知道彤彤到底是谁的女儿!”


        

温婉猛的睁大眼睛,“冷琰之!”不敢置信,更多的是咬牙切齿,“你要不要这么卑鄙,是你说的,只要我不离婚就不告诉陆北川真相!”


        

冷琰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有告诉过北川?”


        

温婉气极,“我答应你不离婚,这是平等交换筹码,你又拿别的要求来威胁我,这不公平!”


        

男人眉眼不动,声音都是不冷不热的,“那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回去吃饭。”


        

一口怒气压在胸口,冷冷的睨了男人一眼,一句话不说的转身往楼上走去。


        

时间过得很快,下午五点多一点,冷琰之就过来敲她房门。


        

温婉冷笑,不是说随便她睡么,怎么到点就过来了呢。


        

即便再不满,她还是走过去开了门。


        

一打开门,冷琰之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温婉,满意的笑了笑,“都准备好了?”


        

这么废话么。


        

温婉没说话,越过男人就走。


        

走了没几步,就被大步追上来的男人牵住了手。


        

温婉的心一顿,想也不想的要挣脱,男人似乎早有预料,更紧的牵住了她。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走到玄关处就已经听到了外头的狂风暴雨。


        

她刚想起去拿伞的时候冷琰之已经拿了伞,见冷琰之已经打开了门,她想也不想的去捞伞,就被男人毫无起伏的声线喊住:“风大,你跟我打一把伞。”


        

温婉身形一顿,还没来得及反应,男人不耐的声腔已经响起,“还等什么?刚才谁说的不想被我爸我妈等。”


        

温婉只好收了手。


        

一出门,被冷风一吹,温婉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身侧的男人似乎察觉到了,手臂环过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都护在了他的臂弯下,男人只说了一个“走”字,她就被他带着跑到了车库。


        

相比起她的万无一“湿”,男人的右肩头湿了一大片。


        

她咬唇,一句话不说的上了车。


        

肩头湿了,冷琰之直接脱下了西服外套,等他上车的时候,温婉已经系好了安全带。


        

冷琰之本来就是冷淡性子,温婉不说和,冷琰之自是一句话不会说。


        

发动引擎,车子驶出车库,一直到院子,温婉的视线一直看着前方,前面......


        

她眯起眼睛看过去,一开始她以为自己看错了,等到车子离的越来越近,温婉唇边的冷笑才一点点的扩张。


        

前方那个在狂风暴雨中淋雨的女人,除了程欢,又能是什么人呢。


        

冷琰之似乎也看到了,猛的踩了刹车,几乎是踩了刹车的瞬间,男人就一句话不说的冲了下去。


        

温婉凝着朝程欢跑过去的男人,暗暗的叹出一口气。


        

这样也好,不用去冷宅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