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一百五十章 能待就待,不能待就滚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五十章能待就待,不能待就滚蛋


        

陆北川一走过来就将她抱了个满怀,还未开口,苏笙儿就闻到了他身上刺鼻的酒味,抬头的时候就看到他微醺的视线也朝着她看过来,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交杯酒,要喝吗?”


        

一句话说出来,还没等苏笙儿回应,又有人忍不住嘘了一声,“北川,不带这样的啊,怕内也不能怕成这样啊!”


        

陆北川却恍然没听到那男人的玩笑,凝着苏笙儿看了一会儿,见她面色不虞,就没再说什么,单手环住她的腰身,带着她一同落了座。


        

“忘了她今天一点东西都没吃,先吃点饭再说。”


        

一边对着众人解释,一边不停的往她面前夹菜。


        

众人的唏嘘声越来越浓,陆北川今天的心情倒是十分的好,似乎只要她不在婚礼上跟他唱反调,他就什么都依着她的样子,就连别人的调侃都不介意。


        

苏笙儿一脸的神色厌倦,本来就没看这桌都有什么人,甚至连温婉跟她身旁的男人换座位坐在了她的跟前都没察觉到,直到她落在大腿上的手被一直柔软的手攥住,她才蓦然抬头,看到温婉后脸色一讶,“婉婉,你怎么在这儿?”


        

温婉自嘲一笑,“我现在还是冷琰之的合法妻子,他要出席朋友的婚礼,自然有的是理由逼我来,”温婉说着一顿,继而问道:“我以为今天跟陆北川结婚的人是程欢才不愿来,来了之后才发现是你,到底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苏笙儿环视了一圈桌上的人,却不见冷琰之的身影,“冷琰之呢,他怎么不在桌上。”


        

温婉闻声,无声的扯了扯唇,“还能去哪儿,心上人被抛弃自然是要找他哭诉,一打电话过来,魂都被勾走了,人肯定要跟着去的。”


        

温婉说的轻松,苏笙儿却知道她心里肯定不好受,刚要开口劝说,一道陌生的男性嗓音突然唤了她一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嫂子,你倒是吃点饭啊,我大哥为了娶你可算是煞费了苦心,连自己的名声都赔上了,喝个交杯酒而已,你不会连这点小事儿都要推脱的吧?”


        

不温不火的话说出来,整个嗨起来的氛围一下就冷却了下来,闹酒的几个人也没了声音。


        

苏笙儿寻声看去,说话的男人她认识,五年前就是陆北川的跟班,几乎形影不离的跟着陆北川,她跟陆北川之间的事也知道不少。


        

苏笙儿不愿跟这些人有过多的牵扯,本就没打算搭理这个男人,一旁陆北川看在眼里,环视桌上的人,当即就冷下了脸来,“今个儿叫兄弟几个来是来搞气氛的,我心里在乎什么你们几个比我都清楚,能待就待,不能待就滚蛋!”


        

本就没有声的桌上越发变得鸦雀无声。


        

陆北川说完,压低了声音凑到了她耳边,“先吃饭,别饿着了,不想喝交杯酒就不喝。”


        

苏笙儿抿着唇没说话,不知是谁带了头,气氛又嗨了起来。


        

从早上到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她连口水都没喝,这会儿肚子也确实饿了,她本就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只是刚拿起筷子,就听到门口那里传来一阵哄闹声。


        

抬头看去,就看到一群保镖扭打在了一起。


        

陆北川整张脸都臭了下来,凝着门口被冷琰之护着走进来的程欢,整个人周身都散发出让人窒息的冷气压。


        

程欢这么闯进来,偌大的宴会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隐隐还能听到一些可以可以压低在小声嘀咕的声音。


        

而程欢却似乎早就有所准备,几乎没有寻找,一眼就扫到了苏笙儿,苏笙儿跟她视线相碰,凝着她逐渐变得扭曲起来的脸,下意识的攥紧拳头,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


        

程欢直直的朝着她们这边走过来,没了之前唯唯诺诺对陆北川的后怕,变得不卑不亢起来,“陆北川,我程家虽然比不得你陆家,但也不是随意让你践踏的,今天早晨我还在家里化好妆换好婚纱等着你的婚车,等来等去等到的却是你宣布跟苏笙儿这个水性杨花女人的婚讯!”


        

陆北川第一时间看向一旁的苏笙儿,见她脸色煞白,一把将女人扣在自己的怀里,逼人的视线直视程欢,“你在质问我?”


        

程欢被陆北川盯得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可一想到有冷琰之这个后盾,就放心下来,腰板挺得笔直,“是,毕竟在此之前我都是你陆北川的未婚妻,结婚之前也没说过要换掉我,你突然另娶,总要给我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