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陆先生、陆太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五十五章陆先生、陆太太


        

“笙儿,你知道我最听不得这种话,我们婚都结了,你说这样也没什么用,”陆北川冷冷淡淡的说着,两只手也没闲着,小心翼翼的将她头上的饰品拿下来,“你不是兔子,我也不是狼,往后我们在一起,只会有好日子,不会再有其它。”


        

苏笙儿闭了闭眼,“陆北川,你别以为你帮我拿回来慕氏,上一辈的恩怨就算过去了,我找到我妈以后,肯定是要为她洗刷冤屈的,我是一定会找到,我妈是清白的证据的。”


        

“好,随便你。”陆北川面无表情的说着,“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午饭到现在一口没吃,我们回去,我煮面给你吃。”


        

话说到这里,苏笙儿本来是想质问他,非逼着她跟他结婚,如果查出证据她母亲是清白的,而林臻可能是凶手的时候,他该怎么办?


        

在极力帮着她母亲脱罪,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入狱的选择上,一边是妻子一边是生养他的母亲。


        

到时候他该怎么选择。


        

其实连想都不用想,用脚趾也能猜出他会选前者,然后跟她兵戎相见。


        

可想着他们如今的状态,毕竟他们只是举行了婚礼并没有领证,这样想着,也识趣的闭了嘴。


        

化妆师帮她换下了婚纱,更衣室里,化妆师小心翼翼的问她:“苏小姐,这婚纱今天穿了一天拖地的地方有些脏了,我们回去给您洗一下再送回您的住所。”


        

苏笙儿闻声,想也不想的道:“不用了,这婚纱不适合我,你们拿回去吧,是送人还是卖了,你们说了算了。”


        

“婚纱洗了就送回去。”


        

男人低沉不悦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苏笙儿看过去,就看到陆北川从外头走了进来,一张脸压着阴霾,走到她跟前站定,男人的脸上明明挂着笑,苏笙儿却从他脸上看到了极度不满,“这婚纱除了你,谁也不会再配穿它!笙儿,别再惹我生气了,嗯?”


        

陆北川说完,黑眸转向一旁的化妆师。


        

化妆师被陆北川看的,心神一凛,想也不想的就开口:“陆先生说的是,这件婚纱这么美,除了苏小姐,也没人能配得上它了。”


        

陆北川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挎着苏笙儿的腰身将她从椅子上带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她现在是陆太太。”


        

不再是所谓的苏小姐。


        

化妆师忙不迭的回答,“是是是,陆先生、陆太太。”


        

......


        

一路回到小区,从电梯下来一眼看到了大门敞开,苏笙儿见状,想到房间里心下一凛,想也不想的冲了进去。


        

大厅里没人,被打碎的玻璃杯却弄的满地都是。


        

卧室里隐约传来了说话声,她想也不想的往卧室方向走去,刚到门口,就听到白心淅淅沥沥的哭声,“殷东赫,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白心......对不起、对不起。”殷东赫的声音很沉,似乎还夹杂着不能自已的痛苦,“我也想过要放手,可我不能失去你......”


        

“你滚啊,我不想见到你,滚啊!”


        

“你跟我回去。”


        

“我跟你回哪儿?”白心的声音充满了浓浓嘲讽,“你老婆来的时候,下着大雨你想也不想的就把我赶了出来,殷东赫,你到底哪里来的脸又回来找我!”


        

“对不起,我就是怕被她知道你的存在,我怕她针对你——”


        

殷东赫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白心出声打断,“殷东赫,你对你妻子不忠本就是你不对,而且我根本就不想跟你在一起,你既然有了妻子就应该洁身自爱,你怎么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对我......”


        

白心说着住了声,可能是觉得难以启齿。


        

殷东赫从一开始的抱歉毅然变的强硬起来,“我说了我离不开你,我离不开你,


        

你也不准离开我,心心,你只能是我的。”


        

“殷东赫,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不是你自己的,你自己决定不了,我要离开你。”白心语无伦次的说着,“你不同意也没用,反正我已经回国了,我不会再跟你回英国了!”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陆北川刚知道彤彤是苏笙儿女儿那会儿你为了求我来A市把彤彤接回英国,对我软声细语连自己的清白都不顾就给了我,现在见我没用了,就想要一脚踢开我了?”


        

苏笙儿感觉殷东赫的话是触动了白心的底线,她像是一下子就炸了,“你胡说八道,明明是你殷东赫对我用强!”


        

“白心,不要违背自己的心,你要是真不愿意,我又不是强女干犯——”


        

话听到这里,苏笙儿再也忍不住,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殷东赫,谁准你闯进我家的,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