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可曾还记得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六十二章可曾还记得我?


        

苏笙儿抿着唇没说话,但本能的觉得这个女人是朝着陆北川去的。


        

本来她是可以直接下车离开的,但是现在怀里多了一个小人儿,外面那么大的雨,她迟迟坐在车上没动。


        

陆北川回头看了一眼后车厢娘俩,低声道:“你等着别下车,待会我拿着伞下去接你,别淋着彤彤。”


        

彤彤睡着了苏笙儿也没了应付他的心情,抿着唇不说话。


        

陆北川说完就转回头,他似乎是看出了外面站着的是谁,熄了火,脸色阴沉的打开了一点车窗。


        

车窗一打开,女人就移动到陆北川的车窗前,低低的笑声从女人的声腔传出来,“陆先生,好久不见,你可曾还记得我?”


        

女人一开口说话,苏笙儿还是听出了来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未露面的慕楚楚。


        

倒是没想到,慕楚楚落魄成这个样子......


        

苏笙儿唇抿着,慕楚楚的状态,她一下子想到了陆北川,或许失去慕氏,除了之年哥,其余的慕家人过得或许都不太好。


        

陆北川闻慕楚楚的话,看都不看她一眼,冷冷的看着前方,“有什么事儿?”


        

“是找你有事,不过我觉得这件事,苏笙儿小姐好像不太适合听。”她说着一顿,视线一下子看向后车厢,低冷的笑声又溢了出来,“还没恭喜,陆先生、陆太太,你们两人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充满嘲讽又十分不屑的祝福,然而陆北川跟苏笙儿都没搭理她。


        

直到他拿起一旁的伞,打开车门下车打开伞,越过被淋得湿透的女人,冷冷的甩出两个字:“等着!”


        

说完就绕到了苏笙儿所在的车门,打开后,苏笙儿也不矫情,将彤彤护在怀里,下车落入陆北川的伞下。


        

陆北川撑着伞将苏笙儿送到了单元楼下,直到她进了单元里,他才轻声解释,“我也不知道她过来找我做什么,你先送彤彤回去,我待会就上去。”


        

苏笙儿看了眼他因为把伞都撑在她跟彤彤的上方而导致自己湿了一大片衬衣,面无表情的说了个“好”字,就转身往电梯口走去。


        

陆北川见苏笙儿上了电梯才转回身去,回到刚才车的位置,还没等他开口,慕楚楚就很痛快的指了指不远处的亭子,“我爸在里面等你。”


        

见陆北川不为所动,慕楚楚就按照慕恩德的话继续陈述道:“我爸说你可以不去,但有些事他就不怪他替谁兜着了。”


        

陆北川闻声,脸一沉,见慕楚楚已经抬步,他便跟着往亭子里走去。


        

慕楚楚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想着两人的过往,一时间哽咽,没忍住就问出了声:“陆北川陆先生,我想知道,是不是从一开始你接近我,就是为了苏笙儿?”


        

她现在想来,似乎就是这样的。


        

因为自始至终她就没有感受过陆北川对她的喜欢,从来都是冷漠无所谓的态度。


        

只是当初她深陷其中并没有多想,现在想想,这个男人真是太过精明了,当初她就是着了他的道,才会自以为陆北川心里没有苏笙儿了,所以就自信的逼苏笙儿回国参加她的订婚宴了。


        

陆北川想也没想的承认下来,“是。”


        

慕楚楚咬到了舌头尚不自知,只隐隐闻到了口里的血腥味,她抹了一把挡住眼睛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不死心的又问:“所以,你一直都在利用我,为了得到苏笙儿,对吗?”


        

陆北川的语调仍然寡淡,“可以这么说。”


        

又是一句毫不客气的承认。


        

慕楚楚好长时间都没有在说话,一直在快走到长亭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脚步,“你进去吧,我爸就在里面。”


        

说完也不等陆北川回应,转身又跑进了雨幕里,慌乱的脚步泄露了她此刻的心境。


        

陆北川自然没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跨步上长亭。


        

慕恩德听到声音就从石凳上站起来,抬头看到陆北川,脸上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


        

“我还以为陆总不会来,倒是没想到只请一遍陆总就屁颠屁颠的过来了。”


        

陆北川站定在慕恩德一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因为身高的原因,他是睥睨对方的,又是单手插在兜里,一副处事不惊的模样,气场上就优胜了慕恩德,“有话直接说,我很忙。”


        

慕恩德盯着陆北川好一会儿,脸上的笑意加深,“倒是没想到,陆总这么长情。”


        

陆北川没说话,等着慕恩德进入主题,果不其然,在陆北川不屑回答他之后,慕恩德也冷下了脸,重新坐回石凳上,“陆先生,你让我从高高在上的位置一下子跌的那么惨,可有想过,人一旦走投无路了,极有可能就会抱着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想法,做出一些让你后悔莫及的事呢。”


        

慕恩德在警告陆北川。


        

可陆北川又岂是能够被人唬住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