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抚养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六十六章抚养权


        

等到陆北川哄好了彤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客厅里死死的看着他,满眼通红的女人。


        

还没等他开口说完,苏笙儿质问的声音已经响起:“请你以后不要过多的干涉我教育自己的孩子,你要是还想我履行约定,就请你离彤彤远一点!”


        

“你能不能不闹?”陆北川也沉着一张脸,“至少跟你结婚,甚至用彤彤威胁你,这么做我也只是想跟你好好过日子。”


        

“我承受不起,”苏笙儿闭了闭眼,“陆北川,你的心意是你的心意,但是我不想要,也承受不起。”


        

“你的话我也不相信,”想着之前的过往,苏笙儿沉着脸,一字一句的反问:“你要真心想跟我过日子,为何我刚回国的时候要用羞辱的方式对待我,还有很多次,比如跟慕楚楚的婚礼上,你哪一次我也没看到像是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的样子。”


        

陆北川走到苏笙儿的跟前站定,单膝跪地,双手撑在苏笙儿后背的沙发位置上。


        

也因为身高的优势,即使这样半跪着,也足够将沙发上的苏笙儿笼罩在怀里,“我承认你刚回国那会儿我还是因为生气嫉妒你为了曲径离开我而报复你,但是跟慕楚楚的婚礼,我也本没有想要发展成那个样子,只是当时你不服软,我也只能这么做才能让你依附我。”


        

苏笙儿想推开男人,可经验告诉她不要让自己白费力气,她便忍住了想法,只冷眼看着他,开口说话的声腔里却是浓浓的嘲讽,“你的‘爱’还真是别致!”


        

“所以呢,”陆北川眸色深深的看着她,“今天你还是选择让彤彤去幼儿园?”


        

苏笙儿想也不想的道:“去幼儿园。”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想你跟我一起带她去游乐场玩。”


        

苏笙儿将脸瞥到了一旁。“你不是他的法定监护人,你决定不了。”


        

“好,我决定不了,”陆北川像是妥协了一样,从地上站起来,一并走远了苏笙儿几步,那样子似乎又要重新回到卧室的架势,只是嘴里却是这样说:“我想着,既然你都跟我结婚了,是不是彤彤就可以从殷东赫那边落回我们名下了?”


        

陆北川的一句话像是醍醐灌顶一样,猛然将苏笙儿激醒,她想也不想的道:“陆北川,彤彤是殷东赫的女儿,我如果不想要彤彤的抚养权。”


        

陆北川寸步不让,“可是我想要。”


        

苏笙儿冷笑,“我不想要,你就要不到!”


        

陆北川轻慢的视线掠过她,一副将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的架势,“那要不要试试?”


        

苏笙儿咬着唇就不说话。


        

其实她是不怎么担心陆北川把彤彤落户他名下的。


        

因为陆北川知道彤彤是殷东赫的女儿,所以她不怕。


        

只是她有点小心虚,毕竟彤彤不是殷东赫的女儿。


        

陆北川见苏笙儿不说话,便又给了她一个足够让她头疼的问题,“而且,慕氏已经在我名下,你想要去上班,难道不应该先过问一下我这个老板的意思?”


        

苏笙儿:“......”


        

她怎么忘了这个!


        

陆北川将慕氏收购了。


        

可转念一想,慕氏已经不在慕恩德名下了,她也算是帮爸爸报了当年的仇,慕氏在不在她手里,似乎就无所谓了。


        

这样想着,她便收敛了脸上的急躁,温温淡淡的回道:“仇人都离开了慕氏,我也无意慕氏了,既然这样,我离职好了。”


        

“你好像不在意慕氏了。”陆北川目光沉沉的看着她,“我要不要将慕氏再还给慕恩德你才会自己有斗志取回来?”


        

“陆北川你——!”苏笙儿一口气憋在胸口,可转念一想,慕氏本来就是陆北川收购的,他想怎样就这样,她似乎也无权干涉。


        

这样想着,她又什么话都说不出了,只是整个人憋屈的不行。


        

“我不抢彤彤的抚养权,也不把慕氏还给慕恩德,”陆北川压着嗓音,声音也比刚才缓和也示弱了一些,“就今天,今天陪我跟彤彤出去玩一天,明天就送彤彤去幼稚园,可行?”


        

......


        

到最后苏笙儿还是妥协,跟着一大一小去了游乐园。


        

其实就算陆北川不示弱,她也会为了彤彤妥协。


        

终究还是不愿意让女儿委屈的。


        

小孩子脾气来得快,走的也快,决定要去游乐场了以后,小人儿就又恢复了之前的快乐。


        

到达游乐场的时候已经十点多,场内人很多,陆北川怕彤彤被撞到也一直都抱着她,刚进去陆北川就接到了郝助理的电话,不知郝助理对陆北川说了什么,陆北川就将彤彤交到了她的手里,自己走到了一旁。


        

苏笙儿无心陆北川的事儿,便抱着彤彤往摩天轮的单票口排队......


        

这边,陆北川听到郝助理的话,整张脸肃然了起来,“说吧,我现在一个人。”


        

郝助理恭敬的声音从电话断传来,“殷东赫跟曲径的头发都搞到,殷先生跟彤彤的头发已经送去了医院,等到曲径的头发过来了。”


        

意料之中。


        

陆北川目光淡了下来,“英国那边可有查到笙儿这几年跟什么陌生男人交往过密?”


        

“并没有,”郝助理回道:“据调查,若说苏小姐跟男性见得最多的,除了跟曲先生多一点,也就跟殷先生见得最多了。”


        

陆北川的眉头一下子皱成了川字,“并没有别的男性朋友了?”


        

“没有了。”


        

陆北川想也不想的道:“再查。”


        

郝助理楞了一下,老大好像笃定不是殷东赫也不是曲径而是另有其人的样子。


        

但既然老大让继续查,他就没再说什么,应声刚要挂电话,陆北川的声音却又传过来,“以后叫她太太。”


        

郝助理又是一怔,但随即旧就知道了,连忙应下,“是,老大。”


        

......


        

陆北川挂了电话之后,就寻着苏笙儿的视线而去。


        

还没走近,就看到苏笙儿在跟一个外国女人在谈什么,虽然隔着远他听不懂,而且苏笙儿也是背对着她,但从那个外国女人趾高气扬的样子,再看向外国女人旁边站着的那个见过两面,还算熟系的男人,陆北川心底一沉,下意识的加快了脚下的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