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该去看医生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七十二章该去看医生了


        

“我要是能对你放手,一个月之前我就放了!”殷东赫眸子猩红,仿佛白心触动了他哪根不能触碰的弦,眼看着下一秒就要暴怒的样子,“我要带你走,就算是个死的,我也不会任由你脱离我的掌控。”


        

很简单的道理,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走。


        

“殷东赫,”白心喊了她一声,语调出奇的平静,抬起眼睛看着他,眸子里也没有一丝情绪,然而事实,她却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一字一句的道:“算下来,我们两个从一开始认识,我承认我沦陷在你布置的甜蜜的天罗地网的中,我很享受,我以为我遇到了爱情。”


        

深吸了口气,她淡淡的继续:“你隐瞒了结婚的消息,我不怪我,要怪就怪我自己遇人不淑,我想离开你,是我自己真实的、渴望的想法,你用你自己的思想想要控制一个有独立思想、独立人格的身体,”她说着指了指自己,最后说出了一直想要说出的话,“殷东赫,你该去看医生了。”


        

殷东赫的瞳孔骤然紧缩,只是还没来得及发作,就被白心夺走了话语权。


        

因为白心就像是要将心底全部的委屈都发泄出来一样,继续道:“我在逼迫又痛苦的环境下失去孩子又晕死过去,等醒来的时候你却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殷东赫,就在你认定了是我自己打掉孩子的那刻起,我们就已经没有结果了。”


        

很长一段时间,白心都没能从殷东赫这种变态又病态的维度里走出来,而从一开始认识的时候,他也将他这种病态隐藏的很好。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也不过如此。


        

直到他结婚的事实被揭穿,她想逃离的时候已经被他控制,一直到现在,她就这么演变成了他的所有物。


        

仿佛没有悲伤,没有快乐,甚至没有思想,他也无所谓,只要她在他身边。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殷东赫无疑是病了,病的很久了,而且是那种根本医治不好的病。


        

偏偏,他又尚不知觉。


        

而她,一直活在被他控制的痛苦中,无法逃避,更无处可逃。


        

这种悲恸使得她绝望,甚至打算就这么认命。


        

直到昨天她呕吐的厉害,以为是胃肠出了毛病,去医院检查才知道是怀孕了。


        

惊天霹雳一样的消息炸在脑海,她用了很长时间才消化了这个消息。


        

那种苦涩的情绪蔓延上来,还没等她做好决定,今天迎来的却是更狠的打击。


        

她一直以为朱莉是不知道她的存在的,直到朱莉带着人进来,让人按着她逼着她将堕胎的药吃进她的嘴里......


        

那种无力又无助,特别是痛的死去活来却被人按着无法动弹,那种感觉却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直到她痛晕过去,醒来之后又对上殷东赫滔天的怒目。


        

她想,可能朱莉是一直都知道她的存在的,她一直在等机会弄死她,而今天显然她是知道殷东赫要出去一整天,正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她出手了。


        

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了,必须要从殷东赫的掌控里逃出来。


        

一个无法给她名分,甚至连她的人身安全都保证不了的男人,她是该清醒了。


        

白心话里的话连苏笙儿都听了出来,殷东赫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她还没来得及问出口,苏笙儿就已经沉声问了出来,“白心你说什么?有人逼你打掉孩子?是谁逼你了?”


        

“我不知道!”白心闭上了眼,身子虚弱的要倒,被苏笙儿下意识的接住了。


        

白心靠着苏笙儿,冷冷的扯唇:“让他自己查!”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殷东赫向来思绪灵敏。


        

的确,从被医生告知白心是怀孕药流不成功而导致昏迷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疯了,别的没想,下意识的就认为是白心自己流掉的。


        

可她说自己是被逼的......


        

“不可能。”殷东赫皱着眉,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就怕她知道你而伤害你,所以我一直将你藏得很好。”


        

说着,他语气坚定的道:“她不可能知道你!”


        

白心一下就笑了,轻声出声:“你坚信她不知道,所以相比之下,你更相信是我自己喝药流产的对吗?”


        

殷东赫不再说话了。


        

可皱着眉的样子,彰显着他的烦闷。


        

苏笙儿自然是相信白心的,她抿唇思考了一会儿才道:“朱莉为什么会来A市,而且是大半夜过来?如果不是你消息灵敏,白心那天晚上应该会被抓个正着吧?”


        

“我相信白心,不仅是朋友之间的相信,更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的感同身受。”苏笙儿很认真的说,“你觉得白心不会要跟你生的孩子,那是你卑微的想法,确切的说,那是你的个人问题。”


        

“殷东赫,你就算是不相信白心,也应该去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