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一百八十章 彤彤有自己的选择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八十章彤彤有自己的选择权


        

而苏笙儿也确实被这句话触动了的。


        

因为之前从来没想到这一点,毕竟从怀彤彤的时候她就一直坚信彤彤只会由她一个人抚养长大的。


        

白心凝着苏笙儿杏眸里露出来的迷茫跟无助,到底是叹了口气,“笙儿,你先不要着急下定论,好好想一想吧,但是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彤彤。”


        

白心微笑,“把她抱回去吧,小孩子心性,明儿一早准好。”


        

......


        

苏笙儿后知后觉的抱着彤彤回了卧室。


        

陆北川今晚大概是不回来的样子,苏笙儿想。


        

洗漱躺下,一直在睡过去之前,她的眼睛都一直未从离开过彤彤。


        

小丫头蜷缩在床上的样子特别没安全感,想想这些年的场景,虽然彤彤在国务的五年里从来不缺人爱。


        

这里面包括温婉、白心还有曲径。


        

无疑,她是最爱彤彤的,但是,她却从来没想过问问女儿,她需要什么,或者说,她想不想跟别的小朋友一样,生活上不仅只有妈妈,还有爸爸的疼爱。


        

她害怕被陆北川知道彤彤的存在而跟她抢抚养权,所以,她是一个自私的妈妈,难道她要为了一己之私而让彤彤的童年失去父亲的陪伴而导致有任何的性格缺陷吗?


        

终于,临睡前她做了一个决定。


        

她决定,在查到父亲真正死因之前,她跟陆北川,和平相处。


        

用真诚的心去对待他吧。


        

至于彤彤的身世,暂时就这样吧,顺其自然或者找个合适的契机再告诉他。


        

白心说得对,彤彤有知情权,不管未来她跟陆北川的结局会怎样,就算注定分开,去留,也不该是她自私的决定,彤彤有自己的选择权。


        

其实,从他们三个人住在一起的那天起,陆北川就在给予彤彤父亲的爱。


        

只是父女两人都身在其中尚不知觉,唯有她这个外人看的太清楚了。


        

彤彤过于依赖陆北川,那是女儿对父亲的依赖。


        

而陆北川宠溺彤彤,也确实是男人过于疼爱女儿的一种溺爱方式。


        

而下午她因为生气对他语气重了一些,其实也是下意识的行为,彤彤是陆北川的女儿,陆北川宠溺自己的女儿本没错,错就错在陆北川自己不知道。


        

所以苏笙儿的话听起来就难听了一些。


        

做好了决定,沉重的心也恢复了平静,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陆北川下半夜回来,而且带着一身酒气,回来的时候苏笙儿跟彤彤都睡得很熟,并没有听到他回来的声音。


        

他放轻脚步进去,走到苏笙儿睡的那边儿轻轻的坐了下来,手轻轻抚了一下她的长发,一根头发就落在了他的掌心。


        

又抬手抚了抚彤彤的头,将两人的头发放入无菌袋里,冲了个澡带着一身凉气就回了床上。


        

躺下,听着枕边人睡得香甜的鼻鼾声,他气的咬牙切齿。


        

扰的他借酒消愁又睡不着,她倒好,睡得这个香甜。


        

报复感升起,他一咬牙,撑起身子直接压住了她,紧接着唇狠狠的覆了上去。


        

苏笙儿是被憋醒的,清醒了就挣扎,她越是挣扎陆北川就越发用力的吻她。


        

到最后不知她是妥协了还是挣扎累了,突然停了下来。


        

可不管是哪一样,她的停下给了陆北川放肆的机会,加上喝了点酒壮了胆,完全忘了之前怎么答应苏笙儿等她自愿那种发誓过的话了。


        

一直到两人气喘吁吁的停下来,苏笙儿累到虚脱动不了,陆北川很自觉的抱着她去了浴室帮她洗了身子,全称苏笙儿都闭着眼趴在浴缸里,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陆北川偷偷的看了苏笙儿几眼,以为她生气了,自己也跟着抿着唇不说话了。


        

直到清洗完了将她抱回床上,凝着她白嫩的脸,喉结滚动半响,低沉隐晦的声线响起:“你要是不想看到我,我就去客厅沙发上睡。”


        

苏笙儿身形一僵,想也不想的侧身背对向他,“随便你!”


        

陆北川自嘲一笑,停顿了几秒钟就直起身子离开了卧室。


        

直到关门声响起,苏笙儿细白的牙齿才轻轻的咬住了下唇......


        

趟了没一会儿她突然想起刚才陆北川没戴套,她想也不想的起身,去里面的衣帽间取来了避孕药。


        

看着这盒避孕药,苏笙儿忍不住叹了口气。


        

看来,她要尽快的查出父亲的死因才行的,如果跟林臻真的没关系......


        

她咬咬牙,那就让她大胆的爱一场吧。


        

现在,她还是乖乖的吃了吧。


        

想着,她直接拿出一颗扔进了嘴里......


        

而此时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的陆北川,脸已经沉得可以滴出水来了。


        

本来他还想着回来道个歉认个错,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转身,带着满身戾气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