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零七章 尽快让他们见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零七章尽快让他们见面


        

直到慕之年的嗓音响起,“我过来面试,从国外回来这么久了,该找份适合的工作了。”


        

“哦,这样啊。”苏笙儿恍然大悟,紧接着笑道:“像之年哥这种人才,应聘的也应该是总经理这种大咖的职位了吧。”


        

慕之年温和的脸上露出笑容,“那倒不至于,就是想先在国内练练手。”


        

苏笙儿点点头,想了想还是开口道:“你忙不忙,不忙的话我们楼下咖啡厅里喝杯咖啡?”


        

二楼的咖啡厅。


        

靠窗的位置,苏笙儿跟慕之年相对而坐。


        

苏笙儿笑着看了一眼慕之年才开口:“慕叔他们这些日子还好吧?”


        

“还好,”慕之年一直都是彬彬有礼的样子,“就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算是因祸得福了。”


        

苏笙儿点点头,握着咖啡杯子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试探的开口:“之年哥,虽然你我不在一个立场上,但是我们之间的相处从来没因为立场不同而红过脸,我一直将你当成自己的亲哥对待。”


        

“我还记得我去英国的第一年,你一有时间都会跑去英国看我,应该说是最不如意的那一年的,幸亏有你、温婉、白心,曲径的照付,我才从阴霾里走出来的,特别是我生彤彤那一天,你特意从美国飞过去看我跟彤彤,我一直都想感谢你的,但是又觉得我们兄妹之间说感谢这种字眼又太过于生疏了。”


        

“笙儿,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顾虑?”苏笙儿的一席话,慕之年到底是听出了一些什么,他淡淡的问,不管是脸上还是眸里十分的坦然,“你要是有什么疑问可以当面问我,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笙儿见慕之年都这么说了,她心想,他们兄妹之间,她一咬牙,直接脱口就问了出来,“之年哥,彤彤是陆北川亲生女儿这件事,你有告诉过别人吗?”


        

“自然没有。”慕之年想也不想的道,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又道:“就连我爸我都没说。”


        

苏笙儿连连点头,“之年哥,这个我是知道的,慕叔当初还想利用彤彤挑破我跟陆北川来着。”


        

慕之年看着苏笙儿,好一会儿才问出来,“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


        

“比较复杂,”苏笙儿叹了口气,“大体就是彤彤跟陆北川父女关系这件事被‘有心人’知道了,现在倒没发现对我不利的事、儿,我就怕他们已经用彤彤做文章。”


        

慕之年眉头骤然皱了起来,“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我们知情的几个人当中有人给泄了密?”


        

“也不一定,”苏笙儿也是很迷茫,她摇摇头,“被‘有心人’查到了也说不定。”


        

“笙儿,如果不是有人背叛了你,我倒是觉得这件事你不必放在心上。”他一字一句的分析给苏笙儿听,“那人能在这上面做什么文章?无非就是将孩子的事儿暴露出来,但是如果那个知情人是跟我们对着干的,那么暴露出真相对那个知情人有什么好处?估计以陆北川对你的在意程度,怕是知道真相只会让陆北川更加得意才是。”


        

慕之年的一番分析倒是提醒到了苏笙儿。


        

到底是这么个道理,她的担心确实有些多余。


        

只是她还没出声,慕之年再次开腔:“你要是实在担心怕被‘有心人’利用,那不如就直接告诉陆北川彤彤的真实身份好了,省的自己一天到晚的担心,你说呢?”


        

苏笙儿点头,被慕之年这么一说,心里多少放松了一些警惕。


        

但是那知情人确实是知道了她的一些秘密,说到底秘密被人偷窥,心里多少还是不舒服的。


        

她想了想,有些羞愧的跟慕之年道歉,“之年哥,对不起,你知道的,我心里藏不住事儿,越是在乎就越是要弄清楚。”


        

慕之年笑了起来,大手漫过桌面伸到了苏笙儿这边,摸了摸她的头发,“傻丫头,跟我无需解释,我懂。”


        

苏笙儿笑着点点头,跟慕之年谈完之后就离开了咖啡厅。


        

待苏笙儿的身形再也看不见,慕之年原本温和的眸子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几乎是第一时间他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那端响了一声就被接起,那端响起了男性调侃儿的声音,“刚分开就想我想到给我来电话了??”


        

“你他妈的做事能不能走点心。”


        

对方被骂的一头懵,“怎么了?”


        

“陆北川跟苏笙儿今天带了彤彤去了我们今天去的商场,我们在办公室里商量怎么对付陆北川的时候他们就在外面玩,现在你听懂了么!”


        

“怎么会这么巧?”对方停顿了一会儿才压低声音问:“你碰上他们了?所以你出现在那里,苏笙儿他们怀疑睨了?”


        

“我圆过去了,”慕之年淡声道,“陆怀南,我之所以告诉你陆北川是彤彤的女儿是因为我们两人有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让陆北川永远都不知道彤彤是他的女儿,我们都不希望陆北川好过,所以,你最好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


        

“既然事情已经办好,”慕之年的声音越来越冷,“我们两人的合作关系终止,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打电话,就这样,再见!”


        

话电话之前陆怀南气急败坏的声音传过来,“慕之年,你到底还算不算是个男人了?就因为苏笙儿一句话,你要当缩头乌龟了?”


        

慕之年笑了一下,“你大概是不了解我跟苏笙儿的感情,苏笙儿让我死,我下一秒就可以跳楼,信么?”


        

“我不信。”陆怀南冷笑,“慕之年,你是个极其冷静的人。”


        

“不,我是个极其极端的人。”


        

他的冷静,大概是不涉及到苏笙儿的事情上。


        

他深吸了一口气,思忖了片刻才出声提醒,“你觉得陆北川为什么要带彤彤来这里?难道真的是碰巧让我撞上了苏笙儿?”


        

陆怀南的声音这才严肃起来,“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慕之年淡淡的道:“苏笙儿父亲身边的那个秦助理,你确定你看管起来了是么?”


        

“自然,”陆怀南自卖自夸,“你放心,陆北川本事再大,也寻不到那个位置的。”


        

慕之年眯眸,想也不想的道:“尽快让苏笙儿跟他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