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零八章 我缺女人不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零八章我缺女人不成?


        

“我知道。”陆怀南冷笑道:“见了面,我看陆北川还能得意多久,到时候我再把陆北川更改DNA鉴定结果一事捅给老爷子,我倒要看看陆北川还怎么在陆家立足!”


        

慕之年神色一戾,想也不想的出口就骂:“陆怀南你脑子有毛病是不是!”


        

男人额头上的青筋暴跳,哪有一丝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的模样,“你他妈的是嫌自己在陆家地位太高,还是嫌陆北川一直不知道彤彤是她女儿,你上赶着告诉人家?”


        

“苏笙儿心里有陆北川,你以为陆北川受到质疑,苏笙儿还会坐视不管任由别人误会陆北川?彤彤总归是陆北川的孩子,这是事实。你他妈的别没事找事,我刚才说了,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听到了没有!”


        

相比起慕之年的暴怒,陆怀南却不以为然的很,他痞痞的笑了笑,“我都说了在苏笙儿见过秦助理之后,等苏笙儿在见过秦助理之后,你以为她还会跟现在这样护着陆北川?她不一刀捅死他就很不错了,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陆怀南的一句话让慕之年瞬间冷静了下来。


        

好一会儿他也就是维持着一只手拿电话的姿势,一句话不说的站在那里。


        

直到陆怀南的声音再次响起:“之年,我们俩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你不会真的就因为苏笙儿的几乎话就这么跟我断交了吧?”


        

慕之年冷哼,却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突然问:“你对苏笙儿有想法?”


        

陆怀南不屑一顾,“切,我陆怀南缺女人不成?”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


        

她回到楼顶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陆北川跟彤彤从淘气堡出来,见陆北川满头大汗,她拿出纸巾走到男人的跟前抬手就要擦拭,只是纸巾刚碰到他的额头,手腕就被男人抓住,男人晦暗不明的声音传来,“去哪里了?”


        

“碰巧遇上了一个熟人,在咖啡厅喝了一会儿咖啡。”


        

怕陆北川吃醋,她便把没有说出是跟谁,不想在听到她的回答后,男人却冷哼了一声,“慕之年什么时候是熟人了?”


        

苏笙儿下意识挑眉,“你怎么知道?”问出来之后才想到这里是老陆氏的地盘,这里安插着他的人也不为过,便没有再说什么。


        

陆北川也并没有解释,一只手抱起彤彤另一只手牵住了她,一边状似聊天的问:“都聊什么了。”


        

“唠了点家常,”苏笙儿一句话掀过,转而看向彤彤笑着问:“到点吃饭了,彤彤想吃什么。”


        

彤彤抱着陆北川宛如抱着自己的泰迪熊,笑呵呵的抓着陆北川的头发,兴致勃勃的叫:“我要吃必胜客!”


        

苏笙儿的眼神看向陆北川,陆北川却一把将彤彤举高让彤彤坐在自己的脖颈上,“走,去吃必胜客去!”


        

彤彤兴奋的尖叫着,苏笙儿无语的看着爷俩儿的互动,亦步亦趋的跟上。


        

因为上午玩的太过火,彤彤吃完午饭没多久就开始犯困了。


        

一上车小丫头就在她怀里睡了过去。


        

陆北川都发动起车子,突然响起了什么转头看她,大手也伸了过来,“把手机给我。”


        

苏笙儿也没问,从包里拿出去手机递给他男人。


        

陆北川一边掀开她的手机,一边从一个小纸袋里拿出来一个手机卡,低声解释着,“这个卡很干净,你用她跟白心联系。”


        

苏笙儿一愣,心下顿时一暖。


        

本来她还想着今天抽时间去买张卡,没想到他已经提前给她整到了。


        

......


        

回去将彤彤放下,除了卧室陆北川就走过来,看了她一眼才出声:“林浩入狱了。”


        

苏笙儿猛的抬头,“你说什么?”


        

陆北川抿着唇,好一会儿才又开腔:“罪名,猥亵未成年。”


        

“怎么可能,”苏笙儿想也不想的反驳,“林浩也是出身大家,他那么正义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陆北川却直戳重点,“你现在关注的重点应该是,今天这个事上了头条,白心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儿。”


        

苏笙儿拍了一下头,整个人瞬间茫然了起来,她消化了好一阵子才接受这个事实,目视着陆北川,艰难的道:“那么林浩的罪名坐实了吗?”


        

陆北川扯了一下唇,“怎么会?坐实了殷东赫还拿什么逼白心出来?”


        

该死的殷东赫,为了让白心知道,不惜将林浩往死里整,引起轰动、闹得满城皆知,如果罪名一旦坐实,林浩这辈子算是完蛋了。


        

如今可以保全林浩又不让白心出现的办法......


        

她下意识就想到了陆北川,朝着男人走近了两步,才艰难的开口:“陆北川,我没求你过你什么,但是白心跟温婉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里,最在意的两个,你不知道,过去这些年,他们俩为了我跟彤彤都付出了些什么。”


        

“不用多说,”陆北川抚着她的长发,就像是要给她注入安心一样,缓缓开口:“我可以向你保证,林浩的罪名坐不实。”


        

苏笙儿只觉得眼眶泛酸,渐渐的眼睛模糊到看不清东西的时候,她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腰身,“陆北川,谢谢你。”


        

陆北川回抱住她,默默地跟她相拥。


        

过了没一会儿,她收到了白心的电话,白心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激动,更多的是无助,“笙儿,林浩、林浩他出事了,可我知道他不可能——”


        

“白心,你听我说。”苏笙儿打断了她的话,“别害怕,林浩的事我来处理,你别被殷东赫唬住,他不会有事儿的。”


        

白心的声音里明显的带了哭腔,“可是你......”


        

苏笙儿听得白心的欲言又止,无声的笑了起来,“过去那几年你为了我可没少受殷东赫的委屈,我为了你做一点事不应该吗?而且这件事我觉得对陆北川来说,不难搞定,你就放心好了。”


        

苏笙儿为了让白心放心,直言道:“而且我跟陆北川现在是正常的夫妻关系,你别瞎想,这件事还是陆北川主动请缨揽在自己身上的呢。”


        

白心只在电话那头不停的‘嗯嗯’,苏笙儿却听得出白心那边强忍着实则已经泪流满面的样子,心里不是个滋味。


        

挂了电话,苏笙儿还没从悲伤中走出来,陆北川的手机又响起,等陆北川拿出手机来看的时候,眉头却不经意的挑起,“是殷东赫。”


        

苏笙儿心头微凛,看过去的时候陆北川已经接起了电话,不过他却是按下了免提,


        

“陆先生,”殷东赫喊了陆北川的名字,然后直入主题,“可知我这通电话的来意?”


        

陆北川冷笑了一声,“殷先生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突然给我打电话,还跟我卖起关子来了?”


        

殷东赫亦笑,“如果我猜的不错,陆先生已经知道了林浩的遭遇。”


        

陆北川嗓音散漫的问:“怎么了?”


        

“我以为陆先生那么在意苏笙儿,林浩的事儿你是管定了。”


        

“你猜的没错,”陆北川头不抬眼不挣,“所以,殷先生就打电话过来是为了警告我别让我多管闲事的?”


        

“警告不了陆先生,”殷东赫低笑,“但是不知苏笙儿有没有告诉你,彤彤的户口之前是落在我名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