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零九章 这是陆北川想要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零九章这是陆北川想要的


        

殷东赫一句话让陆北川眯起了眼,“所以,你想说什么?”


        

殷东赫的笑声放大,“我是想告诉陆先生,等白心重新回到我身边之后,我就打算把彤彤的户口还给苏笙儿了,不知陆先生意下如何?”


        

好半响,陆北川嗤笑,冷漠的字眼从他嘴里吐出来,“殷东赫,朱莉没跟你说过么,我不太喜欢被人威胁?”


        

殷东赫的声音立即绷了起来,“干朱莉什么事儿?”


        

“上一回,朱莉也这么威胁过我,”陆北川冷笑,“你们夫妻二人倒是绝配。”


        

“朱莉威胁你什么了?”


        

陆北川似笑非笑的说着,“想知道回去问你老婆,不过我估计就算你去问了,她也不会告诉你。”


        

殷东赫的声音逐渐不冷静,“陆北川!”


        

“不过你不提醒我就差点忘了,是时候将彤彤的户口落回A市了。”他不紧不慢的说着,样子看上去好像也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的样子,“改天去英国,我请殷先生喝茶。”


        

殷东赫嗜血一笑,“你以为我不松口,户口你能落回去?”


        

“只要彤彤不是你的,那就好说。”


        

此话一出,不仅让殷东赫禁了声,苏笙儿也惊讶的抬眸看他,陆北川似有感觉,视线转过去跟苏笙儿相视,可能是陆北川的视线太过灼人,苏笙儿下意识就收回了视线,低下眼睑。


        

陆北川见苏笙儿一副不敢跟他对视的模样,神色沉了沉,而短话那端的殷东赫很快就反应过来,冷笑道:“那又怎样?你怕是不了解英国的法律——”


        

“既然殷先生不相信我,我多说无益,”陆北川散漫的笑着,“就这样,我们改天英国见。”


        

正要挂电话,陆北川却又重新将手机放到耳边,“对了,正式告诉你一声,林浩这件事儿,我管定了。”


        

说完,陆北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殷东赫用彤彤户口威胁你了?”苏笙儿一脸愁容,“我倒忘了这点,殷东赫这是打算釜底抽薪。”


        

彤彤的户口跟白心的自由对她来说都很重要,可是殷东赫他——


        

陆北川不动声色的牵着她的手往沙发上走,“我说了彤彤的户口我会落回来就一定会落回来,你放足了心就可。”


        

“真的吗?”苏笙儿呐呐的问,不是她不相信陆北川,只是英国,那始终都是殷东赫的地盘。


        

“你不相信我,”陆北川突然撤回牵住她的手,冷淡声质问:“还是你觉得我跟彤彤没有血缘关系,以为不在乎她的户口问题只是说说而已。”


        

苏笙儿瞪眼,她哪里是这个意思。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试图解释,“再说彤彤她——”


        

“好了,”刚刚坐下的男人又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心里大概在猜疑我是怎么知道彤彤不是殷东赫的女儿的是不是?”


        

“前段时间忙里偷闲拿过彤彤跟殷东赫的头发给两人验过DNA。”他一字一句的说,脸上的冷意越来越重,“苏笙儿,五年前离开我,你到底跟几个男人睡过?”


        

说完这句话,陆北川便不给苏笙儿任何解释的机会,大步跨出去,走到门口,直到‘哐当’一声,关门声响起。


        

苏笙儿起先跟着陆北川站了起来,可陆北川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见陆北川离开后,整个人就像是没了力气一样,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


        

她刚刚差一点就说出来彤彤是他女儿了,如果不是被他强行打断。


        

她自嘲的想,打断了也好,理性下来,总归是不能让他现在知道的。


        

可不让他知道,彤彤似乎始终是介入在他们之间无法抹去的鸿沟......


        

是的,陆北川虽然对彤彤好,但是他很介意彤彤的存在。


        

不行,她要赶紧从陆怀南的口中套出秦叔的下落,她相信秦叔,只要秦叔说父亲的死跟陆家没关系,她就立刻告诉陆北川彤彤的身世。


        

可眼下陆怀南的手机号却早就被陆北川给删了去,这样原地踏步的局面,让她一下子就咬住了下唇......


        

陆北川离开后,直到第二天都没有再出现。


        

彤彤以往去幼稚园都是陆北川接送的,今天刚吃了早饭,苏笙儿催她出门,小丫头却一直站在客厅,时不时的还看向卧室,“妈妈,陆叔呢,陆叔今天不送我去学校了吗?”


        

苏笙儿忍不住鼻头一酸,这大概就是习惯了一个人的样子。


        

没办法,她只有上前抱住小丫头,“彤彤,陆叔今天去外地出差所以没办法送彤彤上学了,今天就由妈妈送你,可以吗?”


        

没成想,小丫头却兴致缺缺的点点头,一副很失落的样子,“那好吧。”


        

面对这样子的彤彤,苏笙儿突然就有些害怕了。


        

她没有想到陆北川会让彤彤这么依赖,或者说,是陆北川对彤彤太好了,彤彤自然而然的就依赖了他。


        

昨天陆北川质问她的时候,说:是你觉得我跟彤彤没有血缘关系,以为不在乎她的户口问题只是说说而已。


        

她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心里确实是害怕陆北川因为不知道彤彤是他女儿所以不会对彤彤的户口有多上心。


        

这是她下意识的认为,却没有想到,陆北川竟然将她看的那么透彻那么明白。


        

说起来也不怪陆北川甩门走人,就看彤彤对陆北川的依赖,她怎么可以怀疑陆北川的用心......


        

上牙不知觉的咬住了下唇,直到嘴唇传来痛感她才松口。


        

送彤彤去了幼稚园,在去慕氏的路上她拿出手机给陆北川去了电话。


        

响了好几声陆北川才接起来,却没有第一时间说话。


        

“陆北川,”苏笙儿清了清嗓子,一开始是想用撒撒娇让他心软回来的,可只是喊了他一声名字,她就委屈的不行,连带着开口说话的嗓音听起来都十分的委屈,“我知道错了,晚上下班回家住吧。”


        

回家。


        

这是苏笙儿第一次用‘家’来形容她跟陆北川的住处,说回家,也算是她接受陆北川的一种方式。


        

她知道陆北川懂,她也知道,这是陆北川想要的。


        

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