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一十章 就是仗着我离不开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一十章就是仗着我离不开你


        

可陆北川却十分的不给她面子,声音冷淡的不行,“再说吧。”


        

苏笙儿瞪眼,呐呐的问:“再说是什么意思,回来吗?”


        

“不确定,”仍然冷淡的声音,“不忙了就回去。”


        

苏笙儿撇了撇嘴,“陆北川?”


        

“我在开会,就这样,我挂了!”


        

说完也不给苏笙儿回应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剩下苏笙儿握着笙儿愣了半天的神,不觉间心口隐隐的疼了起来。


        

上了一天班,到下午又接了彤彤,回去看着一屋子的死气沉沉,苏笙儿心里说不上的难受。


        

尤其是李婶这几天请假,晚餐也没个人做。


        

彤彤从放学回来还一直在念叨饿了,想吃陆叔做的意面。


        

苏笙儿怕彤彤饿肚子,手忙脚乱的去厨房忙活一通,切洋葱的时候一个着急,一下子切到了手指,血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一滴滴的落在案板上。


        

......


        

而此时的陆北川还在办公室,在接冷琰之的电话。


        

冷琰之漫不经心的问:“在哪儿?”


        

陆北川不冷不热的道:“办公室。”


        

“呦,新婚燕尔没回去?我还以为你这次算是得意了,没成想你也不比我好过啊。”


        

陆北川懒得听他掰扯,直截了当的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冷琰之的状态似乎很不好,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温声道:“出来喝酒。”


        

陆北川还没回应,手机传来了‘滴滴’的来电声,将手机拿到眼前看,是苏笙儿的。


        

他没理,将手机放回耳朵上,“在哪儿?”


        

“酒泊。”冷琰之道:“快点啊。”


        

陆北川什么都没说的要挂电话,却又挂电话之前又顿住,出声问:“你当初以为彤彤是温婉孩子的时候,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我?”冷琰之愣住,反应过来之后问:“你不会是?”


        

被冷琰之这么一问,陆北川闭了闭眼,半响才哑声道:“我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想的,虽然我是很喜欢那个孩子的,但是再喜欢也无法否认彤彤就是苏笙儿背叛我的一个证据,就好像,只要这个孩子在,就无时无刻的在提醒我,这是苏笙儿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这种想法不停的折磨我。”


        

“你是因为这个才不回去的?”


        

“一小部分。”


        

“那剩下那一大部分呢?”


        

“她不信任我。”陆北川说道,想了想又强调道:“不管我对彤彤多好。”


        

“跟她离婚吧,这样事情就解决了。”


        

陆北川神色一冷,想也不想的道:“绝不可能!”


        

冷琰之无语,“那不就得了?”


        

说了跟白说一样,陆北川冷哼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这刚挂断了电话,这苏笙儿的来电又响满了屏,只是踌躇了没多久,他还是接了起来。


        

手机那端传来女人低低泣泣貌似隐忍的哭声,“陆北川,我做饭的时候不小心切着手了,我好疼......”


        

陆北川几乎是在听到她切到手的瞬间豁然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怎么这么不小心,严不严重?”


        

“我不知道,”她仍然在哭,很难受的样子,“血水不停地往下滴。”


        

陆北川的脸色沉沉的,只是那双深邃的黑眸难掩慌张之色,“医药箱在衣帽间里,你赶紧去包扎。”


        

“我不会,你回来给我弄。”


        

陆北川已经走到了门口,闻苏笙儿的话蓦然停下了脚步,低沉的嗓音带着丝丝警告,“苏笙儿,我回去可以,但是如果我回去发现你有骗我......”


        

他话说到这里禁了声,苏笙儿没好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要觉得我在骗你就当我没给你打这个电话,你不要回来就是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陆北川没敢耽误,直奔回了小区。


        

急忙忙的进屋,客厅里没找到人,一进餐厅就看到了彤彤坐在餐桌上吃饭,苏笙儿呆呆的坐在一旁,左手食指被纸巾包着,右手按着左手。


        

他大步走过去,还没走到苏笙儿的跟前,彤彤发现了她扔下筷子从椅子上下来就直奔他而来,他只得抱住小丫头。


        

小丫头被抱住,笑呵呵的在陆北川的怀里动来动去,“陆叔,你出差回来啦?”


        

陆北川一愣,想到有可能是苏笙儿骗小丫头的,只得点头,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发,“对,回来了。”


        

小丫头高兴坏了,“耶!以后不用再吃妈妈做的早餐了。”


        

陆北川以及正在气头上的苏笙儿,“......”


        

将小丫头放在餐椅上,陆北川就冲到了苏笙儿的跟前,刚要去拿她的手指查看,苏笙儿却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作势要走,只是步子没迈过去就被陆北川从身后一把抱住,紧接着,男人富有磁性的嗓音从耳后低低传来,“笙儿,别跟我赌气,我看看伤口怎么样了,嗯?”


        

当着孩子的面,苏笙儿并没有反抗他,只是淡淡的道:“不流血了,已经好了。”


        

“我看看再说,”陆北川却不依不饶,“伤口深了必须上药包扎。”


        

苏笙儿坚持,“我没事。”


        

陆北川的好脾气用完,直接将她抱起来往卧室里走。


        

将她放在床上,又去衣帽间拿来了医药箱,强行将她的手夺到眼前,拿开纸巾看到伤口的时候,陆北川的脸色一沉,冷声斥责,“也不是小孩了以后做事能不能不毛手毛脚的?”


        

“还不是因为你,”苏笙儿本来就抱怨,陆北川却还在指责她,就忍不住抱怨道:“我要不是乱了心神怎么会切到手。”


        

陆北川就不再说什么了,怕弄疼了她小心翼翼的给她上着药,直到一滴眼泪‘吧嗒’地落在他手背上,他手上的动作一顿,直接抬起头看向苏笙儿。


        

苏笙儿见陆北川看过来,慌乱的抹着眼泪。


        

陆北川皱皱眉,一句话没说,复又低头处理起她的伤口。


        

直到伤口处理完,苏笙儿依旧冰冷的声音传来,“陆北川,你是不是还想跟我赌气?”


        

陆北川却一副不打算开口的架势,苏笙儿咬唇,忍着眼泪越过男人就往外走,只是越过之前就被男人攥住了手腕。


        

她顿住步子,听着男人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我跟你赌气又有什么用,苏笙儿,你就是仗着我离不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