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你们在干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一十七章你们在干什么


        

“那又怎样?”陆怀南冷笑,“按照陆北川平时对你的在意程度,也依你对他的了解,平心而论,你觉得他可能这么轻易的放任你一个人出去了?”


        

“而且陆北川那么痛快就答应你让你出差了,他不傻,慕氏有没有跟外地有业务往来他比我清楚。”


        

“我估摸着,这些年秦老头一直在我手里的消息他是知道的,但是秦老头被我藏得太好了,他找不到,没办法只能放出你这个鱼饵了。所以,他的人一路跟着我们,我们住在一起的消息他是一定知道的,他不来,就说明他心虚,不敢来,不是吗?”


        

陆怀南的一席‘忠言’,苏笙儿是动心留下来了,但是......


        

就算是事实,陆北川掠走了秦叔,她也不希望被陆怀南利用,也不希望!


        

被别有用心的陆怀南得逞!


        

深吸了一口气,她才面无表情的道:“陆怀南,虽然你也是别有用心,但是今天我还是很感谢你。”


        

“但是就这样,我们到此为止,我待会就启程回A市了。”


        

陆怀南脸色一沉,上前一步想也不想的抓住了苏笙儿的手腕,“苏笙儿,你别不知好歹。”


        

被陆怀南攥住手腕,苏笙儿皱了皱眉,忍不住呵斥,“放手!”


        

“你不能走,”陆怀南不仅没放手,反而更紧的抓住她,面部表情看上去有些狰狞,“你走了,秦老头也被陆北川劫走了,我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陆怀南你什么意思?”苏笙儿死死的盯着她,“我坚持要走的话,难不成你还想强逼着我留下不成?”


        

只见陆怀南冷笑了一声,眼神陡变得阴骘起来,“你还有机会自行选择。”


        

陆怀南想,他大概知道今天他已经失败了。


        

无论陆北川来不来,苏笙儿相不相信他的话,都没有多大意义了。


        

但是就算他输了,也要膈应膈应陆北川。


        

让他知道她女人跟他在一个屋檐下住了两晚,真的是好期待他会是什么表情。


        

苏笙儿看着陆怀南没出声,一秒一秒的过去,她骤然转身不顾一切的往外跑——


        

陆怀南眼一眯,想也不想的追上去。


        

苏笙儿拼了命的跑,她不知道自己跑去了哪里,也忘了来时的路,她就只顾着往前跑。


        

一开始陆怀南也不出声就这么跟着她,但他本来就被黑衣人给伤着了,有伤在身跑了一会儿胸口就痛了起来。


        

眼看着苏笙儿拼命的往不知道的方向跑,他忍不住咆哮,“苏笙儿你他妈的瞎跑什么!赶紧停下来。”


        

陆怀南越是说,苏笙儿就越是跑,转弯的时候才发现往前跑的路被一条河被堵住。


        

她一下子停下来回头看向男人,陆怀南似乎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在苏笙儿停下来之后也紧跟着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道:“你跑什么跑,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苏笙儿警惕的看着男人一步步走近,“你别过来!”


        

陆怀南恢复了之前的痞子模样,冷笑,“我就过去又怎样?你还能跳了河?”


        

陆怀南每往前一步,苏笙儿就后退一步。


        

这样的节奏持续了没几步,不知陆怀南看到了什么,只见他脸色一变,想也不想的大吼:“苏笙儿我警告你别再后退了!”


        

苏笙儿又怎么可能听他的呢,眼看着抬起步子又要后退,陆怀南就好像发了疯一样的冲了过来,大手抓住她把她往前一推。


        

苏笙儿被陆怀南推到在地上的时候只听着陆怀南冷闷哼了一声。


        

等她从地上爬起来回头看的时候就看到陆怀南手里噙着一条蛇,她下意识尖叫着后退了一声,就看着被男人噙着头部的蛇,一下子张开了呲着尖牙对着陆怀南。


        

陆怀南神色一戾,一甩手就将蛇甩进了河水里面。


        

苏笙儿心神还没稳下,就见陆怀南脸色煞白的坐下来,龇牙咧嘴的将右裤腿掀起来。


        

苏笙儿清楚的看到了男人脚踝上被蛇咬的压印,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你被蛇咬了。”


        

陆怀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托你的福,被剧毒蛇咬了一口,如果两个小时之内去不了医院,我怕是这辈子就命丧在这里了。”


        

苏笙儿如被雷击,她是惊呆了,整个人就这么僵在了那里。


        

陆怀南是为了救她才被毒蛇咬的,换句话来说如果不是陆怀南,此刻中毒的人是她!


        

“陆怀南你坚持一下,”她想也不想的跑上去就去扶坐在地上的男人,声音是她自己都未发觉的哭腔,“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没用的,”陆怀南扯了一下唇,“先不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坐船的地方,那船夫也说了,这船一天一次来回,说不定我就死在登船的时间里了。”


        

陆怀南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苏笙儿就越发后怕,夹杂着恐惧的声音想也不想的吼了出来:“那也不能坐在这里等死啊!”


        

苏笙儿一声怒吼将陆怀南镇在那里,直到女人用力的想把他扶起来。


        

他接力站了起来,跟着苏笙儿亦步亦趋的往外走,可他终究是被蛇咬了,加上之前所受的伤,真是越走越困难。


        

苏笙儿也发现了这个点,一时间没忍住,就哭了出来:“陆怀南,是我害了你。”


        

陆怀南呆呆的看着苏笙儿,好一会儿抽了抽嘴,默声道:“苏笙儿,你要不要这么好骗?我要是真的中了剧毒蛇,你以为我会舍身救你吗?”


        

苏笙儿:“......”


        

狠狠地一巴掌伦在男人的肩膀上,“陆怀南,你要死啊你!”


        

陆怀南装腔作势的呲牙,“大姐,我刚从被人揍得不轻全身都是伤,咱能不能别打打人?”


        

苏笙儿到底没忍住破涕而笑。


        

没事儿就好,不然她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你忍一忍,我们先坐船出去,我就送你去医院。”


        

陆怀南本来是肩膀跨在苏笙儿的肩膀上,一步一瘸的跟着苏笙儿走,听着苏笙儿的话,越发将全身的力气压在苏笙儿身上,一边还装作虚弱的开口:“不行了没力气了,要不你背我吧?”


        

因为太重,苏笙儿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往地上栽去,陆怀南的重心在苏笙儿身上,也跟着倒下去,整个人却敷在苏笙儿的身上。


        

苏笙儿被陆怀南压痛了,还未来得及出声,就听着一道冷冽摄人又熟稔的嗓音想起:“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