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手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二十二章手术


        

郝助理办好了手续两人坐在VIP等候区等了没一会儿,就在还有十五分钟上机的时候,郝助理接到了一个电话。


        

苏笙儿没注意到郝助理那边说了什么,直到郝助理凌乱的脚步走过来,脸上更是一脸的惊慌,像是天塌下来的样子,“夫人,老大出车祸了。”


        

苏笙儿的脑袋呈现出短暂的空白,呆了好一会儿才问:“你说什么?”


        

郝助理手心里都是汗,“老大出车祸了,我们要赶紧赶过去才行。”


        

她用了好长时间才消化掉这个事实,手脚彻底冰凉下去,“陆北川他......伤势如何,严重吗?”


        

“还在急救室抢救,具体不太清楚,只是被告知送去医院的时候满身都是血。”


        

苏笙儿身体一阵发软,如果此刻她不是坐着,估么着这会儿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


        

最后她是怎么被郝助理带到医院去的她都不记得了,只是脑海里一直重复着郝助理刚才的那句话:被送去医院的时候满身都是血。


        

而当她坐在手术室外面的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手术室上一直亮着的红灯,迟钝的脑电力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刚才离开之前她拼了命的上前阻止他离开,会不会就不会有他躺在里面被抢救的这一幕了。


        

难过的闭上了眼睛。


        

是因为她吗?


        

因为她的那些难听话让他分神了,才让他出了车祸吗?


        

怎么会呢。


        

他的车技是顶级的,赛车手的级别。


        

怎么会呢。


        

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抖得不行,是那种无法控制的抖动。


        

医生什么也没有说,急救手术又过了那么长时间没动静。


        

漫长的等待,不知过了多久,夜深人静的长廊里响起了嘈杂的响声。


        

苏笙儿抬头看去,就看到了被陆怀南父亲搀扶着走过来的陆老爷子,身后还跟着林臻,三人急冲冲的往这边赶了过来。


        

不远处林臻似乎看到了她,越过老爷子冲到她面前一句话不说就直接扇了她一巴掌,“扫把星,都怪你,要不是你北川怎么可能出车祸!”


        

苏笙儿一心都放在手术室里面,对于林臻的打骂她第一次没跟她计较,整个人就像是被打蒙了一样呆呆的望着手术室的门。


        

倒是郝助理上前一步挡住了苏笙儿,面上恭敬的朝着林臻点了点头,“林总,车祸是意外,跟夫人没有牵扯。”


        

林臻瞪了一眼郝助理,“我自然知道这是一场意外,如果不是,我扒了她的皮!


        

”她一边说着,一边收回视线,慢吞吞的质问苏笙儿,“北川是不是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出了车祸?”


        

没等苏笙儿解释,郝助理已经开了口:“老大出车祸这段时间我一直跟夫人待在一起,我可以证明,老大跟夫人并没有通电话。”


        

林臻冷冷的视线睨向郝助理。


        

是没想到郝助理会坏他的好事儿,收到北川出车祸的消息之后,她第一时间就想要把责任都推脱到苏笙儿身上,让陆家人更加讨厌苏笙儿的存在,不管陆北川车祸严重与否,等醒来就算陆北川亲自解释这件事跟苏笙儿没关系也没多大意义了。


        

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郝助理。


        

陆家长子也就是陆怀南的父亲看了一眼林臻,他跟林臻的想法是一样的,都想对苏笙儿下手,只是林臻就是针对苏笙儿这个人,而他只是想从苏笙儿身上下手从而对付陆北川。


        

他事宜冷哼,冷冷的出声:“再狡辩又有什么意义,我觉得弟妹说的没错,这个女人就是个扫把星,爸,怀南住院也是因为她,听说是为了救她被蛇咬了。”


        

陆老爷子湛冷的视线看向苏笙儿,视线太过冷辣,让苏笙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老太爷,”郝助理稳稳的声线又响起:“现在最重要的是老大没事儿,其余的事等老大醒来再说吧。”


        

郝助理一句话提醒到了老头子,想到里面躺着被救的人是自个儿最骄傲的孙子,老爷子赶紧点头,“好好好,等北川醒来处理自己的家务事。”


        

林臻愤恨的瞪了一眼郝助理。


        

不过碍着老爷子在场,郝助理又是陆北川的人她就没发作,只冷冷的斜视着苏笙儿。


        

苏笙儿没空搭理她,直到凌晨的时候手术室门口的红灯终于灭了,过了没一会儿手术们被推开,医生走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冲了过去。


        

老爷子苍老有劲的声线先开了口问道:“医生,我孙儿怎么样了?”


        

“抢救成功,不过幸好陆先生反应快在被撞的下一秒转了方向盘躲过了致命点。”


        

一句话,让苏笙儿悬着的一颗心一下子落了地。


        

“陆先生失血过多,可能还要昏迷一会儿,大约凌晨四五点就会醒来。”医生说着一顿,又继续道:“还有陆先生的右腿跟左手都有骨折,身体也有多处撞击,但是目前看问题不大,不过还要多住一段时间的院观察一下才行。”


        

应下之后,郝助理要去办理住院手续,林臻却止住了他,转头冷冷的看着苏笙儿,“让她去。”


        

苏笙儿刚要上前去看推出来的陆北川,听得林臻的话,到底没反驳,转身往缴费大厅走去。


        

等她差不多缴完费的时候就收到了郝助理的短信,告诉她具体的病房地址。


        

她一路过去,手已经握在门把手上,却在透过门口看向里面的玻璃上看着被人影挡住根本看不到陆北川病房。


        

最终叹了一口气,撤下握在门把手上的手,走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坐了好久,她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心里却在想着,等陆北川醒来,她有机会一定要解决两人现在的矛盾。


        

特别是他动不动就觉得她好像跟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动感情一样。


        

正想着,郝助理突然唤她:“太太。”


        

她抬头,就看到郝助理带笑面孔,“我们老大醒了。”


        

苏笙儿心下一喜,还没开口问,郝助理的声线再次响起:“醒来找的第一个人就是您,您赶紧进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