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二十五章


        

“苏经理。”


        

苏笙儿抬头,就看到林慕野走了过来。


        

这么快就出来了?


        

她抿抿唇,没说话,只是朝着她点了点头。


        

林慕野脸上带着笑,一副心情极好的样子,“郝助理早就把早餐带回去了,你还不回去吃么?”


        

苏笙儿却一脸的淡然,“刚睡醒没什么胃口,怎么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林慕野却正色了起来,一副端坐女主人的架势,“你没胃口不代表北川没胃口啊,他现在双手不能动,你不回去喂他难道让他陪着你饿肚子吗!”


        

“我想不想回去是我的事儿,林总还是管好自己就好,你要是嫌陆北川饿肚子可以回去自个儿喂他,”苏笙儿见她这幅模样,眉梢溢出冷笑,“你不是死皮赖脸的想要赖在这里给陆北川当看护照顾他么,这么快出来,不会是被陆北川给赶出来了吧?”


        

林慕野目光一闪,垂了垂眸,再抬眸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脸娇羞的笑,“北川念及我赶了一天的路让我先回酒店休息,明天我再过来看他。”


        

她说这一顿,视线在苏笙儿脸上打转,“倒是你,郝助理刚才提着早餐刚进去就被北川好一个骂,你猜北川为什么骂他?”


        

苏笙儿有些心烦意乱不想听林慕野在这里胡搅乱缠,刚要打断她的话,林慕野似笑非笑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他骂郝助理办事效率低到现在还没有落实看护的问题。”


        

苏笙儿心里咯噔一下。


        

明明知道林慕野可能有存心挑拨离间的可能,可一颗心还是禁不住的往下沉。


        

林慕野看着苏笙儿脸上表情的变化,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苏经理,我猜想,你跟北川的婚姻,大概差不多到头了,你说呢?”


        

苏笙儿眉目不动,淡淡的道:“到不到头也是我跟陆北川的事,跟林总没多大干系。”


        

林慕野就好像没听到苏笙儿的警告一样,继续笑呵呵的道:“他比我想象的更早厌烦了你。”


        

“不过想来也是,你连私生女都敢生,如此不知检点的女人,陆北川又能在乎你几天。”


        

林慕野没说一句话,苏笙儿落在双腿两侧的手就攥的更紧了一分。


        

“忘了告诉你,伯母有意告诉我北川住院的消息,就是为了撮合我跟北川。”


        

苏笙儿攥起的拳头更紧了一些,掌心传来刺痛感,她却还能不动声色的笑,“那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得到了未来婆婆的青睐。”


        

林慕野自以为是的点头,那样子仿佛是看到了陆北川踹掉苏笙儿跟她在一起的那一幕,眯着眼笑起来,“反正你这辈子是不可能让伯母喜欢的,她恨你恨得牙痒痒。”


        

“那倒是,”苏笙儿点点头,仿佛很认同她一样,事实也确实是。


        

她跟林臻,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苏笙儿声音淡漠的道:“该说的都说了,林总请便吧。”


        

“不着急,慢慢跟你唠。”林慕野笑呵呵,“你生的那个小杂种——”


        

话还未说完,就被苏笙儿一巴掌扇在脸上。


        

‘啪’的一声,听这响声,就知道这巴掌打的不轻,的确,不消一会儿,林慕野的脸上就多出了五个巴掌印。


        

“林慕野,你最好把嘴巴放干净一些。”


        

她什么都可以容忍,但是就是不许别人骂彤彤,尤其是‘小杂种’这种肮脏的词汇。


        

林慕野捂着脸蛋目光闪了闪,她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收回视线的时候将放在脸上的手也拿了下来。


        

虽然被苏笙儿打了,脸上却没一丝气愤,仔细看过去,似乎还能看到她眸底隐藏着得逞的笑。


        

“你不愿意听我不骂就是,我也是听伯母这么叫我才跟着这么叫的,”她盯着苏笙儿看,仿佛刚想起来一样,又仿佛随口一问:“对了,你跟陆北川都来了这边,你女儿呢?交给谁带了?”


        

林慕野的一番问话让苏笙儿一下子顿住,思考了没多一会儿她猛的抬头看向林慕野,不觉间,手居然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林慕野,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林慕野一副仿佛说漏嘴的模样,一下子捂住了嘴巴,“不不不,我没什么意思,也没什么可说的。”


        

她说完越过苏笙儿,大步离开了医院。


        

苏笙儿想也不想的给温婉去了电话,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她焦急问:“婉婉,彤彤呢?”


        

“在玩呢,”温婉笑道:“怎么?要女儿接电话吗?”


        

“不用,”苏笙儿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一半,想了想还是叮嘱道:“我坐今天的飞机飞回去,你帮我看好彤彤,尽量不要带彤彤出门,我一回去就过去接她。”


        

温婉一愣,察觉到苏笙儿的语气不对,连忙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笙儿下意识的摇头,想到温婉看不到,出声道:“可能是我太敏感了,我怕林臻对彤彤下手。”


        

温婉忍不住倒抽一口气,轻呼道:“她就算再不如意,也还没到这个地步吧?”


        

苏笙儿心里也明白,动彤彤就相当于两败俱伤,她应该没有那么蠢。


        

但是,但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她也做不到坐视不管继续留在这里。


        

万一彤彤真的出事,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自己。


        

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病房,她想着,反正他势必都要请看护,她在不在也没什么必要性。


        

念及此,她赶紧看了眼回A市的飞机点,正巧有两个小时以后的,订上票,她招来一辆出租车,直奔向了飞机场的位置......


        

苏笙儿走后,躲在墙后面的林慕野往前走了一步,挪出了身子来。


        

抬手抚了抚被苏笙儿打的,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的脸颊,脸上的恨意渐渐显露出来。


        

嚣张什么呢,她冷笑,早晚将你踩在我的脚底下。


        

她臆想着,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对方接起来她直接问:“刚才拍下来了么?”


        

“放心好了,我做事你还不放心?”


        

林慕野说了句‘放心’,这才笑着挂断了电话。


        

她不傻,自然看出了陆北川只是在试探苏笙儿。


        

就是不知陆北川知道苏笙儿不顾他受伤一句话不说的折回A市后,会怎么对待苏笙儿。


        

会不会一气之下,直接跟那个女人离婚呢?


        

越想越开心,甚至迫不及待折回病房等待着看到这一幕。


        

可一想到陆北川对她的态度她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下意识就扼杀了回去的念头。


        

陆伯母说的对,来日方长,拿下这个男人也不是不可能。


        

病房这边,陆北川后背靠着枕头坐着,深邃的黑眸盯着前面小桌上摆着冷掉的早餐,却一动没动,一张俊脸冷若冰霜。


        

郝助理差点被陆北川散发出来的低冷气息给冻死。


        

坚持了没一会儿,他只好硬着头皮开了口:“老大,已经十点多了多了,要不我们就不等太太了,我去加热一下饭菜喂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