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早就想离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二十六章早就想离婚了


        

陆北川绷着一张俊脸仍然不说一句话,郝助理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道:“要不......要不我给太太打个电话,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陆北川这才看了他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


        

郝助理轻咳了一声,号码播出去后就按了免提,然后就传来了标准的机械女音。


        

手机关机了。


        

郝助理凝着陆北川一下子臭到极致的俊脸,默默的收回了手机。


        

久久才响起陆北川冷冽的声线,“去找,”他僵着唇道:“找到就给我抓回来。”


        

郝助理应声退出了房间。


        

一刻钟之后,郝助理敲门走了进来。


        

陆北川看了看郝助理空无一人的身后,又端详了郝助理半天,整个心都沉到了低谷,可他还是不死心的问:“人呢?”


        

“老大,”郝助理战战兢兢的唤了他一声,才吞吞吐吐开口:“太太坐飞机回了A市,飞机刚刚起飞。”


        

“什么?”


        

郝助理硬着头皮继续:“太太好像回A市了。”


        

“回A市了?”


        

陆北川咬着这几个字,脸色已经不能用不好看来形容了,整个人看上去笼罩了无数层阴霾,良久,他突然嗤笑了一声:“很好啊,苏笙儿!”


        

他说要请看护,她就如此放心的回去了,连声招呼都不打,他受的可是重伤啊!


        

真的是,太好了!


        

他想看清她的心思,这便是她对他真实的想法吗!


        

郝助理看着陆北川的状态不对,“老大,”他好言相劝,“太太或许是有非回A市不可的理由也说不准,您先别动气,说不定过两天太太就回来了。”


        

陆北川冷哼一声,“他能有什么飞回去不可的理由,就算有,连句招呼都不打?”


        

郝助理想了一下,只好提醒道:“或许太太也在生您非要请看护的气。”


        

陆北川冷笑。


        

还生他的气,他一个重病患者就不能有点小心思么!


        

他说要请看护,不用她,她就不能放下身段过来哄哄他么!


        

心里闷闷的,那种明明很生气却又无处发泄的感觉又上来了。


        

闭了闭眼,他缓慢的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好,他就当做她是有非回A市不可的理由,再给她两天时间,两天后她若是再不出现......


        

......


        

苏笙儿抵达A市,往温婉那边赶的途中开开了手机,第一时间就收到了郝助理给她打过电话的短讯。


        

走的时候没跟陆北川打招呼,既然人已经回来了,她想了想,没直接给陆北川打电话,直接给郝助理拨了过去。


        

郝助理收到苏笙儿电话的时候,正在给陆北川喂饭,一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人,郝助理就笑了起来,“老大,是太太,我说吧,她是惦记着您的。”


        

一大上午,陆北川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


        

郝助理接起电话,按下了免提,“太太,您去哪里了,陆总担心了您一上午了。”


        

他故意装作不知道她回了A市。


        

那边,苏笙儿闻声,抱歉的道:“不好意思啊,我有点急事儿,没吭声就先跑回来了,陆北川在你身边吗?他身体还好吧?”


        

“老大挺好的,”郝助理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陆北川,想了想,直接道:“要不我把手机给老大,您跟老大说。”


        

“不用了、不用了,”苏笙儿想也不想的道:“他身体没事就好,我就放心了。”


        

郝助理,“......”


        

郝助理已经不敢去看陆北川此时的脸色了。


        

“那行吧,我去忙了,过两天再联系。”


        

苏笙儿说完就要挂电话,郝助理‘哎’的一声又叫住了她,“太太。”


        

“还有事吗?”苏笙儿轻声问。


        

郝助理轻咳了一声才绊绊磕磕的问:“那您......忙完了还回来吗?”


        

“陆北川不是要请看护?”苏笙儿顿了一下才道,语气里听不出轻重,“那我就没什么过去的必要性了吧。”


        

郝助理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因为确实,是他们老大说要请看护的。


        

不知道老大此刻心里是什么感受,大概要后悔死的吧。


        

这算不算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


        

郝助理默默挂了电话,这才转头看向自家老大。


        

陆北川的脸都是凌晨那会儿即将爆发的风平浪静般,过了好久,视线转向郝助理,阴郁的俊脸勾出星星点点的冷笑,“她问我身体的时候,谁让你说我的身体好的?”


        

郝助理一阵头皮发麻,“我......”


        

他想哭。


        

天知道太太打电话过来只是装腔作势的‘慰问’一下的呢。


        

陆北川似乎也没想听他解释,没等他说完就收回了视线。


        

他好,她随随便便就走人。


        

他不好呢,还会安心在A市待着吗?


        

这样想着,他直接咬牙抬起了右手,在郝助理的惊呼声中,一把拔下了左手上的点滴......


        

......


        

苏笙儿这边,挂了手机没多久就到达了跟温婉约好的地方。


        

咖啡厅,落地窗下。


        

彤彤一眼看到了自家妈妈走进来,兴奋的从椅子上跳下去,跑了过去。


        

苏笙儿刚进门,就看到彤彤,听着小丫头一路喊着‘妈妈’跑过来,蹲下身子一把抱起了小丫头。


        

苏笙儿跟彤彤额头碰额头,听着小丫头欢快的笑容,心情也变得格外好了起来,“彤彤,想妈妈了没?”


        

“想啊,想啊,也想陆叔了,”小丫头笑嘻嘻的道,又侧头往外面看,“陆叔呢?没来接我吗?”


        

苏笙儿一顿,不过她还是实话实说道:“陆叔在外地工作的时候受了点伤,因为伤的比较重,不能来回挪动,只能在外地养伤,暂时还不能回来。”


        

“啊,这样啊,”小丫头听到陆北川受了伤,又惆怅了起来,“那陆叔什么时候才能好?”


        

“要看陆叔的恢复情况。”苏笙儿摸着小丫头的头,“走吧,带妈妈去找温妈妈,我好久没见她了,想她了。”


        

“笙儿。”


        

还没等小丫头说好,远处就传来了温婉的声音。


        

三人落座。


        

苏笙儿看着温婉略微憔悴的模样,还是抿唇问了出来,“婉婉,你最近跟他怎么样了?”


        

提到冷琰之,温婉神色黯了黯,“我们,要离婚了。”


        

苏笙儿不置可否,“都谈好了?冷琰之也同意了?”


        

温婉点头,脸上闪过嘲讽的笑,“他不同意也不行啊,程欢又是死又是活的闹,他放不下她,再说我早就想跟他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