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你到底来不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二十七章你到底来不来


        

苏笙儿对温婉跟冷琰之这段感情不做评论。


        

虽然本来就看不好两人,特别是温婉这种优秀到,到哪里后面都跟着一屁股男人追的女人,但是听到两人走到离婚的地步,心里还是五味杂陈的。


        

突然想到白心。


        

也不知道白心现在怎么样了,殷东赫要是一直找不到她,最后能不能放过她。


        

温婉跟白心是她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两人的感情路都不算好。


        

她突然又想到了她自己。


        

她跟陆北川,又好到哪里去了呢。


        

温婉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你就这么跑回来,陆北川不会不高兴?怎么说你们都结婚了,这么一声不吭就走人是不是不太好?”


        

苏笙儿看了眼正在全神贯注的看动画片的彤彤,这才撇了撇嘴道:“他着急请看护,大概是不需要我的,我不走留下来做什么?再说我也确实因为担心彤彤......”


        

苏笙儿话说到这里就禁了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温婉也跟着看了一眼彤彤,神情正色起来,“我觉得她大概还没到这个地步,你也不用太杞人忧天。”


        

“我也知道。”苏笙儿叹了口气,“但是心里总归是害怕的,还是把彤彤放在身边才安心些。”


        

温婉垂眸,心下十分感慨,“哎,这造孽的,就是不知她知道彤彤是她亲生......”


        

温婉话说到一半,就被苏笙儿比划了个禁声的手指,她就给闭上了嘴,又唤言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让他们父女相认?”


        

说到这方面,苏笙儿又皱起眉,“不着急了,等我找到秦叔再说吧。”


        

温婉想了想,还是问道:“秦叔失踪,有怀疑的对象吗?”


        

苏笙儿斟酌了一番才道:“陆怀南说秦叔在他那里,但毕竟我没真的见过秦叔,陆北川跟他又是对立立场,我也害怕是他有心故意为之。”


        

苏笙儿说着一顿,紧接着又道:“还有就是,秦叔是真的被人劫走的,至于是什么人,我猜秦叔一定是知道前因后果的,那人害怕秦叔把我爸的真实死因公布出来,也是害死我爸的真正凶手。”


        

“所以我觉得,也有可能是林臻所为。”


        

温婉想,反正你爸的死就算跟林臻没关系,你也是下意识的觉得你爸的死跟林臻有关。


        

不过这个话她并没有说出来,“你就不怀疑是陆北川?”她直接挑破了这个问题,“万一是陆北川怕这件事影响你跟他的感情,也想维护林臻呢?”


        

“这大概是我最害怕的结果。”苏笙儿闭了闭眼,再开口声音都暗哑下来,“但是从我跟他助理的谈话中又觉得这件事跟陆北川是没有关系的......”


        

温婉在心下整理了一番苏笙儿说的这些可能性,“如果是陆怀南的阴谋诡异还好说,秦叔既然不在他那里,那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可如果秦叔已经落在林臻的手里,他的下场,会怎样?”


        

苏笙儿也一直在头疼这个问题。


        

万一落入林臻的手里,她是没本事去调查秦叔的下落了,按理说她最应该指望的,便是陆北川。


        

可如果秦叔再林臻手里,她觉得他找陆北川帮忙,似乎有用度不大。


        

不是她不相信陆北川,而是,她不知道应该怎么相信。


        

他大概是第一个不想让她找到秦叔的人。


        

所以,早在往A市飞的飞机上的时候,她就决定主动联系一下陆怀南,看看他是什么意思了。


        

但愿秦叔能坚持到她找到他的那天。


        

......


        

跟温婉聊了很久,久到晚餐吃完,过了九点两人才依依分别。


        

苏笙儿带着彤彤回去,带彤彤洗完澡躺下,好不容易等小丫头睡下了,她刚要去书房做点自己的事儿,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看了眼手机屏幕是郝助理的,没多考虑她就接了起来。


        

“太太,您睡下了吗?”郝助理恭敬的声音响起。


        

“还没有,”苏笙儿淡淡的问:“有事儿吗?”


        

“是这样的,老大今天上午状态还不错,下午开始就不是很好了,您走了,我一个大男人也不太会照顾老大,老大吃也吃不下太多,从晚上开始又高烧不退,您忙完了吗?忙完了的话能不能麻烦您再回来?”


        

郝助理的声音里充满了卑微的祈求,苏笙儿楞了一下,才问:“发烧了?医生看过了吗?看过了怎么说?”


        

郝助理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医生说还是有炎症的原因,等炎症消下去烧才能退。”


        

郝助理都吓死了,他被老大逼迫的打这通电话,还必须免提,尤其是老大还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的手机......


        

他好怕苏大小姐再来一句,这样啊,那找我也没什么用啊,等炎症消下去自然而然不就好了。


        

苏大小姐虽然没这么问,可问出来的话更是让郝助理差点没拿稳手机,将手机扔在地上。


        

“看护今天没到位吗?”


        

一句话让病床上的男人的脸骤然阴下来,“把手机放到我耳边。”


        

他不能再抬手,所以让郝助理把手机拿到他的耳边。


        

医生刚才告诉他如果再擅自挪动手用,手臂废了的可能性都有。


        

男人的声音虽然还是郑重有声,但是仔细听还是能听出男人因为高烧不退而略显虚弱感。


        

郝助理不敢耽误,将手机放在了老大的耳朵上。


        

手机一放上,陆北川就冷着声质问:“我病得很严重,就问你,你到底要不要过来伺候我?”


        

苏笙儿在电话那端瞪眼。


        

她听他的声音倒是很好的样子,哪里来的病的严重。


        

可他都这样说了,她也没有不去的理由。


        

不过......


        

想了一下,她嚅嗫的道:“可我刚把彤彤接回来。”


        

陆北川冷哼一声,“不想来就算了。”


        

刚要挂电话,苏笙儿‘哎’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