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二十八章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苏笙儿带着彤彤连夜赶飞机飞了过去。


        

本来她要亲自过去找一下陆怀南的,但是眼下是没了时间。


        

她只好赶在上飞机之前给陆怀南去了电话。


        

手机接通,陆怀南很快就接起来电话,声腔里略微带了点讶然,“笙儿?”


        

仿佛她给他打个电话有多稀奇一样。


        

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不是有求于他。


        

“是我。”苏笙儿压低了声音,“伤势好些了吗?”


        

陆怀南低低的笑声从手机那端传了过来,“你是问我帮你挡蛇咬的伤,还是我被人打得伤?”


        

苏笙儿严重怀疑陆怀南是故意这么说的,就好像在提醒她,他是为了救她才被蛇咬的。


        

苏笙儿冷哼,似笑非笑,“我看你是好了的,不然也没心情跟我秋后算账。”


        

陆怀南的笑声越来越大,那得意的笑仿佛从胸腔发出来的一样,“我救了你这么大的恩情,让你请客吃个饭也不为过吧?”


        

苏笙儿一愣,“请客吃饭?”


        

陆怀南笑着,“对,你不想请我?”


        

苏笙儿垂眸,“不会。”


        

“行,等我好利索了,就打电话给你,你可不许赖账。”


        

苏笙儿:“......”


        

“你救了我,提任何报酬都是应该的。”


        

陆怀南的声音里玩味语气很重,“任何报酬?”


        

苏笙儿没多想,很快应声,“自然。”


        

然后陆怀南就莫名其妙哈哈大笑了起来。


        

苏笙儿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是听起来像是很开心的样子。


        

想了想,她开口问道:“我想求你帮个忙。”


        

陆怀南不动声色,“什么忙?”


        

苏笙儿神色肃然,认真道:“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我寻找秦叔的下落。”


        

她想着,这件事不管是不是陆怀南撒谎,她又不损失什么。


        

如果秦叔真的被人掠走的又被他找回来,他自然是要报答他的。


        

陆怀南很痛快的应下,“放心吧,我一直都在派人找,找到第一时间通知你。”


        

苏笙儿这就放心了。


        

挂电话之前,陆怀南仿佛欣赏又仿佛认真的强调传过来,“你其实也是怀疑陆北川才找我帮忙的对吗?”


        

“还不错,再喜欢一个人也没失了思考的能力。”


        

苏笙儿不喜欢他总是这么挑拨她跟陆北川,当下沉下了声音,“我跟陆北川怎么样是我们俩的事儿,陆怀南,你关心的太多只会让人觉得别有用心!”


        

“你就当我别有用心好了!”陆怀南仿佛无事人一般笑了笑,“那如果这件事真的跟陆北川有关系呢?”


        

苏笙儿冷笑了一声,“那也是我们俩的事儿,跟你没关系。”


        

“笙儿,其实你承认不承认你心里已经已经大约有数了不是吗?”陆怀南强调,一副他很了解她的口吻:“不然你也不会给我打这通电话过来,我猜......你应该无暇抽身,不然一定会当面求我帮忙的。”


        

“你猜错了!”苏笙儿想也不想的反驳,她闭了闭眼,紧接着说,明明在跟陆怀南陈述,然,字里行间里却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我找你帮忙,不过是不想错过救秦叔的一切机会,但凡有零点零零壹的机会我都不想放过。”


        

“而且,我自始至终就没怀疑过他。”


        

就算怀疑,也只是怀疑他的某些不得已,在亲情或者爱情的割舍上,但目前为止不会怀疑他对她的感情。


        

呵。


        

陆怀南轻声笑了起来,“我倒是不知道,你居然这么相信他。”


        

苏笙儿看着怀里逐渐睡过去的女儿,抿唇没回应他。


        

“苏笙儿,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后悔你的信任,悔不当初的悔恨。”


        

他越说越来劲的样子,苏笙儿皱眉,刚要开口,但是陆怀南却又突然释怀笑了起来,“不过你的命还算不错,就算再失利,也有男人做你的港湾。”


        

越说越离谱。


        

苏笙儿想也不想的,挂断了陆怀南的电话。


        

......


        

彤彤在上机之前就睡着了,两个小时落机之后,她走出机场,就看到了郝助理远远的朝她们跑了过来。


        

男人看了一眼她抱着的孩子,主动伸手,“太太,把孩子交给我吧。”


        

彤彤不喜欢让陌生人抱,苏笙儿摇摇头,“不用,很快就上车了。”


        

郝助理自觉的收回手,一边带路,一边询问苏笙儿,“太太,老大知道您带了孩子,所以将隔壁的VIP病房也给缴了费,您要是嫌弃医院不想让彤彤小姐住,老大也给订了六星级酒店给彤彤小姐,只是您要照顾老大,也没时间陪彤彤小姐,彤彤小姐若是一个人住在酒店,似乎又让人不太放心......”


        

“没关系,彤彤住医院病房就行,”苏笙儿接过了郝助理的话,担心陆北川的情况又问:“他还好吗?烧退了没?”


        

“打了退烧针这会儿退下去了,只是伤口多出发炎,看上去似乎不太好。”


        

郝助理响起陆北川自残的行为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可不想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转头看向苏笙儿,忍不住道:“苏小姐,老大可能身体不舒服所以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如果说话不好听了您也多担待一些,您不在的这些个小时,老大过得并不好。”


        

“我知道的,”苏笙儿以为郝助理是在点她不告而别,想了想,只好解释道:“我离开也是因为陆北川说要请看护,我想着他既然有人照顾,我一个大闲人在这里呆着也是浪费时间的。”


        

“您不了解吗?”郝助理笑着说:“老大的眼皮子底下容不下陌生人,尤其是陌生的女人。”


        

闻郝助理的话,苏笙儿就抿着唇不出声了。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可陆北川说要请看护这是不争的事实,谁知道他又在唱哪一出呢。


        

“今天晚上老大吵着嚷着要洗澡,别说发烧不能洗,就是他的伤口也碰不得水,擦身什么的我一个大男人手上没数,怕给老大碰了伤,这种事他更不可能让别的女人做,请看护这种话,更是虚无缥缈了。”


        

苏笙儿没好气的想要说:那谁让他嘴贱说要请看护的?


        

可忍了忍,她还是没有说出来。


        

算了,郝助理都说他因为受伤加上痛疼所以心情不好也就难免使性子。


        

她就当他是个襁褓中的婴儿,不跟婴儿计较就是了。


        

一路说着走着,很快走到了车子跟前,郝助理为她打开了后车厢,苏笙儿先将熟睡中的彤彤抱了进去,刚要矮着身子坐进去,手腕却突然被一股大力拽住,用力的往外拉,她全身的重力都在手上,手腕被人攥着往外拉,她一时间失去重力,整个人都被拉出了室外。


        

苏笙儿惊叫了一声,还没等她看清楚拉她的人是谁,她就被人‘啪’的一声,重重的扇了一巴掌。


        

拽她的人却在这时突然松开她,她一时间失去重心,整个人朝着地面栽了下去。


        

耳边,响起了年轻男人嘲弄的笑声:“这就是你扇慕野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