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终于舍得来看我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二十九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


        

她惊愕的抬头,刚看清男人的面貌,就被两三个人拽了起来,一个陌生年轻女人走到了她面前,伸出手来又想对她下手,她抬手作势还手,就被旁边女孩的同伙抓住了手,那年轻女人不屑的看她,“想还手?”


        

她冷笑一声,手指朝着她脸颊过来,苏笙儿因为自己又要挨一巴掌的时候,女人指甲重重的扫过她的脸颊。


        

那种被剜去一块肉皮钻心的痛疼感让苏笙儿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贱人,仗着自己有一副好皮囊就到处勾引男人?”


        

“不知道我毁了你一副好皮囊,陆北川陆先生还看不看得上你了?”女人说完,长长的指甲又朝着她的右脸颊扇过来。


        

苏笙儿被人压制着根本躲不了,眼看着女人的指甲又扫过来了,她一下子闭上了眼睛。


        

可一秒、两秒钟过去,女人的指甲好像还没落过来的样子。


        

她睁开眼,就看到郝助理踢开了抓住她的两个男人,将她一把护在了身后,“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年轻男人站出来,高傲的抬着下巴,不知天高地厚的问:“你是谁!”


        

郝助理冷笑了一声,“你不配知道!”


        

说完,就直接动起来了手。


        

苏笙儿这才来得及看清楚这些人,四五个男人,确切的说是大男生,外加三个女生。


        

郝助理不过三五下就将四五个男人制服,剩下三个女人,他不屑动手,而那三个女生也被郝助理的伸手吓呆了,躲在五个男生后面大气不敢喘。


        

“太太,要怎么处理这几个人?”


        

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


        

苏笙儿看着几个人,年龄都不大,看起来像是十七八岁的孩子。


        

她沉着脸走上前一步,冷声质问:“你们是什么人?是谁派你们来打人的!”


        

一女孩不惜的开口:“你还有脸问!”


        

苏笙儿目光一沉,“你什么意思!”


        

“自己不会看热搜啊!”


        

苏笙儿冷笑了一声,转头看向郝助理,不咸不淡的道:“郝助理,他们不愿意配合,直接送警局吧!”


        

郝助理点头,“是。”


        

说要送警局,几个人脸上没什么多大的起伏。


        

好像是,对警局不太害怕的样子。


        

苏笙儿想了想,又笑眯眯的对郝助理道:“我想着......北川的能力,让他们坐一两年的牢,是不是很容易啊?”


        

几人一听,瞬间慌了。


        

有人已经自觉地拿着手机,递到了苏笙儿面前,“你自己看!”


        

说完,把手机塞给苏笙儿,自己又折回到一群伙伴中,放过她苏笙儿是什么洪水猛兽。


        

苏笙儿不介意,低头看向那男孩递给她的手机,手机上的页面是一个视频,她点开后,赫然出现了她跟林慕野早上在医院里谈话的那一幕。


        

视频里听不到他们之间的谈话,但是过了没一会儿,就出现了她给了林慕野一巴掌的一幕。


        

怪不得刚才那男生说了一句:这就是你扇慕野的下场。


        

这几个人是林慕野的脑残粉没错了。


        

看到林慕野被她扇,来替林慕野报仇来着。


        

苏笙儿看着被她扇了一把,看上去格外楚楚可怜的林慕野,心里冷笑了一声,她当时在气头上,没在意林慕野脸上那些小心机表情,竟然被这个心机婊给暗算了。


        

将手机还给年轻男生,她冷冷的扫过几个人,“我是扇了林慕野一巴掌,但是你们没听到我们谈了什么就下意识的认为是我欺负了林慕野,你们不亏被叫做脑残粉。”


        

有的人不忿,扯着嗓子反驳:“我们是真爱粉,你才是脑残。”


        

苏笙儿知道跟他们扯再多也没有用,这种脑残粉大多数都像是被洗脑过得一样,跟他们没什么好说的。


        

她转身,厌厌的对着郝助理吩咐:“报警吧,按照正常程序走就是。”


        

言下之意,群殴致人受伤,按照法律走,拘留几日就是。


        

郝助理觉得太太太好说话了,但是苏笙儿都吩咐了,他就只好应下。


        

他报了警,自报了家门,没出五分钟警局的人就到了,实在是太晚了,已经下半夜了,他怕老大担心,又怕苏笙儿发困,吩咐了一下,就载着苏笙儿母女离开了。


        

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


        

苏笙儿将彤彤抱到了陆北川隔壁的病房,想了想,还是去了隔壁。


        

病房里已经熄了灯。


        

苏笙儿想着看一眼陆北川的情况就走。


        

携手捏脚的走进去,一直走到男人的跟前,她轻轻的伸出手,落在男人的额头上。


        

冰凉的质感落在陆北川额头上的时候,陆北川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向来顺意轻。


        

清醒后察觉到来人,反而不动声色的没有出声。


        

直到落在她额上的小手要挪开,他心有不舍,大手伸出来一下子攥住了那只冰凉小手。


        

痛疼感的倒抽气声跟苏笙儿惊吓的倒抽气声同时响起,苏笙儿想到了什么,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出声吼:“陆北川!”


        

陆北川声音沉沉的让人听不出情愫,“叫什么!”


        

“谁让你动手的!”黑夜里,苏笙儿瞪着陆北川,“不要手了吗!”


        

“大半夜的,我以为有人偷袭我!”男人说着,幽幽的声音再起,“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


        

苏笙儿冷笑,“不是你让我回来的吗?”


        

陆北川冷哼一声,“我要喝水,开灯!”


        

苏笙儿想到自己被林慕野的脑残粉抓伤的脸,一时间犹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