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三十章 畜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三十章畜生


        

又想到他的手,没开灯她也看不清,伸手探上去又怕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口,她咬着牙,隐忍问:“你的手怎么样了?需要喊护士吗?”


        

“不用,”男人淡淡的拒绝,却仍然强调刚才的话,“去开灯,我要喝水。”


        

苏笙儿别无他法,只得站起来借着月色给陆北川倒了一杯水,再次折回陆北川的跟前,走过来就要扶起他,“我扶你起来喝。”


        

陆北川皱眉,“不开灯怎么喝?撒身上这些伤口上怎么办?”


        

“又不是看不到,开什么灯啊。”苏笙儿嘟囔,“再说,又不是你自己动手,我保证撒不了你身上的。”


        

陆北川冷笑,他要喝水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他又不渴,故意说要喝水,不过是一天没见着她,有些想她罢了。


        

可她一直支支吾吾的好像有什么隐瞒一样......


        

这样想着,他鹰隼的眸子直射向苏笙儿。


        

是不想让他看她?


        

陆北川脸一沉,不容置喙的语气命令道:“去开灯!”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苏笙儿细白的牙齿咬了一下下唇,最终还是放下水杯去开灯。


        

房间里有三种灯,她只开了一个地灯,颜色偏暖暗的那种颜色,她想着她只要不把受伤的左脸颊对着陆北川就不会被看到。


        

却没想到她还没走过去,就听到男人仿佛来自阴曹地府里的湛冷声音问她,“脸被谁划了?”


        

苏笙儿走路的脚步一顿,豁然抬起头看向直视着她的男人。


        

被看到了?她被划伤的脸似乎并没有对着他啊。


        

“问你话呢!”男人再次发问,一字一句像是碎了冰,“脸、被、谁、划的!”


        

本来不想被他知道的。


        

可他再三发问,还是如实说了出来:“林慕野的粉丝。”


        

呵…


        

她听到男人冷笑了一声,“你这是做了什么好事,林慕野的粉丝为何要伤你?”


        

她听着他的语气不快,像是在埋怨她欺负了林慕野,所以林慕野的粉丝才会找上她的一样。


        

苏笙儿顿时觉得委屈,又想着林慕野离开之前说的,陆北川心疼她让她回酒店休息第二天再过来看他这类的话,心口一下子就像被巨石堵住了一样,上不去也下来。


        

她没好气的回:“你怎么就知道是我惹了林慕野而非我被林慕野算计了呢!”


        

陆北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她,“我知道你笨,可没想到林慕野这种小喽啰都能算计了你,可见你智商有多低。”


        

苏笙儿被陆北川骂的一愣。


        

反应过来之后脸一沉,他是什么意思啊。


        

嫌弃她笨!


        

苏笙儿冷哼,“她要是杂种杂种的喊你亲人,你会不会对她动手?”


        

陆北川挑眉,“她骂彤彤了?”


        

苏笙儿点头,就听陆北川语气不明的问:“所以,你打她了?”


        

苏笙儿看不懂陆北川是什么意思,撇了一下嘴,淡声道:“我扇她耳光了。”


        

“要是我,直接踹她两脚了。”


        

虽然他从不打女人。


        

苏笙儿盯着陆北川看,“她说你心疼她坐飞机累,让她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再过来看你。”


        

陆北川扯了一下唇,冷笑。


        

林慕野这种低级女,他本来是看不在眼里的。


        

没想到,她居然是那种给她一个笑容她就灿烂的类型。


        

“你觉得我会心疼她?”


        

苏笙儿认真的想了想,又很认真的点头,“你会!”


        

陆北川,“......”


        

“所以,你扇她耳光,被人拍下来了?然后你就成了万人唾弃的恶毒女配了?”


        

苏笙儿眉目不动,“你看到热搜了?”


        

“我这个鬼样子看起来很有心情看八卦么?”陆北川黑眸凝着,映出讪笑,“小把戏而已。”


        

苏笙儿再次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陆北川却一直端详着她伤着不轻的左脸颊,黑眸一点点的沉下去,字字想是从喉骨蹦出来的一样,“郝助理是死的么?”


        

居然让她受这么重的伤,这厮,年底奖金是没了!


        

苏笙儿连忙给郝助理推脱,“也幸亏有郝助理在,如果不是他来接我,我怕是都不知道会被揍成什么鬼样子的。”


        

陆北川的脸色仍然不好,“伤你的那几个人呢?怎么处理的。”


        

“我让郝助理扔局子里去了。”


        

“便宜他们了,”陆北川看起来有些吃累,苏笙儿仔细端详着,才发现他脸色惨白惨白的,却仍然坚持着跟她说:“明天让郝助理再走一趟局子。”


        

不关上他们几个月,难消他心头之恨!


        

“那些人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孩子,拘留几天就是了,再说,他们也是被林慕野表面欺骗,被瞒在鼓里而已。”


        

那些孩子懂什么,不过是被林慕野荧幕上光鲜亮丽的外面已经善良可人的人设给欺负,看到女神被人掌掴,下意识的把她当成了恶毒女配了而已。


        

而且......


        

帮她制裁几个愤青的孩子算什么,他怎么不说要帮她对付林慕野呢。


        

总之她这次被林慕野陷害,全网估计都在人肉她。


        

网络暴力她太清楚了。


        

而最让她害怕的,就是怕彤彤也会被人肉出来,到时候彤彤不知道要让他们骂的多惨。


        

林慕野。


        

她在心里默念这林慕野的名字,这次的事,她不会放过她的!


        

她替陆北川捏了捏被子角,轻声道:“还喝水吗?不喝我就关灯了,时间不早了,睡吧。”


        

陆北川的视线却从未离开过她,见她视线看过来,淡淡的吩咐:“按铃把护士叫过来。”


        

苏笙儿以为他刚才动了手臂牵扯到了伤口一直在疼,开口询问时,声音里承着就连她自己都从未发觉的紧张,“你怎么了,手臂又疼了?”


        

陆北川看着女人一下子焦急起来的脸色,一整天被她放鸽子的心情蓦然转好。


        

难得好脾气的回应她,“你脸颊上的伤要处理一下。”


        

苏笙儿下意识伸手碰了碰被剜伤的脸颊,不碰不觉得,一碰疼的她倒抽了口气。


        

不过她还是摇摇头,“这么晚了,而且这是病房的护士,又不是急诊护士。”


        

苏笙儿腹诽,这间医院又不是你开的,怎么使唤起人来这么随意。


        

“让你按你就按,”陆北川皱起眉,语气不耐了起来,“还是你想让我按。”


        

苏笙儿瞪着他,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眼睁睁的看着他要伸手,她唯有败下阵来,亲手按下了铃。


        

没多一会儿护士就从外面走了进来,很客气的询问:“陆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苏笙儿没好意思开口,陆北川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像是使唤自家佣人般的开口:“她脸被畜生划了一下,你给处理一下,别留疤了。”


        

苏笙儿:“......”


        

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