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让他住隔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二十四章让他住隔壁


        

不知是苏笙儿的笑太吓人,还是他陆北川惧内,他凝着苏笙儿,几乎没犹豫几秒钟就道:“刚才在开视频会议......”


        

苏笙儿的眉骨直跳,“所以,刚才我的一系列的不雅行为都被你的下属看到了?”


        

陆北川听到她的话不愿意了,皱眉反驳:“什么叫不雅行为,跟自己的老公调(qing)怎么能叫不雅行——”


        

‘为’还未说出来苏笙儿尖叫的吼断,“陆北川!”


        

陆北川心里一震,想也不想的就将苏笙儿压在了(chuang)上,整个人也随之覆了下去......


        

既然说服不了女人,那就用嘴巴征服好了。


        

......


        

晚上,苏笙儿陪着陆北川吃了晚餐就去温婉那里去接彤彤去了。


        

苏笙儿前脚刚走,陆怀南就‘迫不及待’的赶去医院看他去了。


        

回了A市,陆北川能自己行动了之后就让苏笙儿白天在医院陪他,晚上就让她回去睡了。


        

毕竟医院不舒服。


        

陆怀南来的时候,专门挑了苏笙儿不在的晚上。


        

不过这正中陆北川的下怀,一来他不想让两人碰面,二来,他本来想着等他出院,也要去找陆怀南一趟的。


        

陆怀南笑呵呵的走到陆北川跟前坐下,“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陆北川表情极度冷漠,“我们俩之间,有事直接说,嘘寒问暖什么的不适合我们。”


        

“表弟真是太无情了!”陆怀南脸上的笑容不变,“不过,这行事作风,我喜欢。”


        

陆北川一副,那你还不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放完滚蛋的表情。


        

陆怀南摸了摸弄鼻子,直截了当的问:“秦叔,在你手里?”


        

陆北川的薄唇勾勒出难以形容的弧,似笑非笑,似讽非讽,“你问我秦叔?你不是告诉笙儿,秦叔在你那哪里。”


        

“北川,我刚才还夸你行事作风我喜欢,这才两句话不到,是不是太无趣了一些?”


        

男人嘴角嘲讽的弧度扩大,“我有趣不有趣,我女人知道就好。”


        

“得了得了。”陆怀南无语,他想着自己还真是自找没趣,跟陆北川说话,他什么时候占过上风,轻咳了一声,他直入主题,低声且自信的笑起来,“你也不用跟我这么虚着来,你不告诉我也无所谓,反正着急的人不是我,我也不过是在替别人找而已。”


        

“你要么一次性说完,要么现在滚出去。”陆北川脸一沉,“你以为我陆北川是谁,还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存着什么心思?”


        

见陆北川终于露出了不耐的表情,陆怀南终于会心的笑了起来,“弟弟,我不过是仰慕苏小姐而已。”


        

“苏小姐?”陆北川眉眼下扣着厚厚的阴霾,“她是你弟妹,已婚女士,当然我更喜欢你叫她陆太太。”


        

听到陆北川让他叫苏笙儿‘陆太太’,陆怀南开怀大笑了起来,“陆太太好,陆太太好。”


        

陆北川这才想到了陆怀南也姓陆,脸色沉的已经能够滴出水来,“你到底要不要说,不说就滚!”


        

陆怀南嬉皮笑脸的说:“是‘陆太太’托我帮她找人的,不过现下,我真的能力有限,她不愿意求你,我只好死皮赖脸的过来求你帮忙了。”


        

他说到‘陆太太’三个字的时候,咬字格外重,说的也格外慢,故意刺激陆北川的一样。


        

说完了目光一瞬不瞬的看向陆北川,却见陆北川面色不变的看着他,缓了没几秒钟反问他:“说完了?”


        

陆北川的态度让陆怀南忍不住挑了一下眉,不过他还是点点头,“说完了。”


        

“滚吧!”


        

陆怀南:“......”


        

就这样?


        

见陆怀南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他冷笑一声:“你是自己滚,还是我帮你‘滚’出去?”


        

陆怀南没收住脸,一下沉了下去,最终一句话不说的走了出去。


        

陆怀南一走,陆北川就拿起一旁的水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冷水。


        

现在的他,心口像被浓浓烈火在烧,哪里是一杯水能够消灭掉的?


        

是的,他现在怒极了,也疯狂的嫉妒着。


        

是谁说的,以后见了公的、就算是公狗也绕路走得?


        

如果不是为了不让陆怀南太得意,他现在恨不得直接奔回去质问她!


        

这是先找了陆怀南,陆怀南没找到秦叔的本事,这才转而找他的?


        

他难道不应该是她的第一选择吗?


        

现在是怎样?不信任他?还是不想求她帮忙?


        

这样想着,他又忽然自嘲一笑。


        

她的确不该相信他的。


        

他一个人纠结了没多久,病房的门又一次被人打开,郝助理从门外徐徐走来。


        

见陆北川有面色不善,郝助理敛了敛神,才出声道:“老大,秦叔找到了。”


        

陆北川闻声,收了一下自己的小心思,沉声问:“现在什么状态?”


        

“再晚一步,就算华佗在世怕是也回天乏术了。”


        

陆北川闭了闭眼,再睁眸,脸上的倦意更加浓厚了一些,“为了一个男人,她还真是舍得下本。”


        

郝助理想了想,还是加了一句:“或许是无法回头了。”


        

陆北川不置可否,再开口嗓音都哑了下来,“人现在在哪儿?”


        

“我将他化妆送到了咱们医院,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郝助理问:“现在是住院问题,要让他住咱们院吗?”


        

“住我隔壁,”陆北川想了想,做了这个决定,“住进来,等他醒了以后告诉我一声,我过去一趟。”


        

听到住他隔壁,郝助理吓了一跳,连忙出声:“老大,住隔壁是不是有点太危险了?万一......万一被太太看到......”


        

陆北川面无表情的说,“就是要让笙儿知道他在这儿。”


        

郝助理禁不住一身冷汗,“让太太知道?”


        

陆北川却蓦然勾唇一笑,“我自有我坚持的道理,你照做就是。”


        

既然是陆北川无法撼动的主意,郝助理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


        

第二天一早,苏笙儿早早的拎着早餐来了医院。


        

拐进VIP病房,偏巧陆北川对面的房间新搬来了一个病号,那人不知道怎么伤的,整个人全身上下都绑了白色的纱布,连脸都没放过。


        

人好像还昏迷着,被医生跟护士推着正要往病房里推。


        

医生最先看到了她,恭敬的唤:“陆太太。”


        

紧跟着护士也跟她打了个招呼。


        

苏笙儿点点头,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