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英国的女人,漂亮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四十三章英国的女人,漂亮吗?


        

直到她到厨房见到厨房里温着的米粥还有三明治,一早上无处安放的心终于落了地。


        

一连两天过去,第三天她接到了许久没有动静的慕之年的电话......


        

慕之年的声音还是她认识的那般温和有礼,“笙儿,最近还好吗?”


        

苏笙儿笑,“之年哥,你今天怎么有空联系我了?”


        

“前段时间挺忙的,这刚好闲下来,今天周末,你有空吗?有空的话出来一起吃个饭?带着彤彤,我好久没见着小姑娘了,挺想她的。”


        

苏笙儿脸上露出了抱歉的表情,“之年哥,要不我们改天再约?我今天加班,不休息呢。”


        

上次跟林慕野谈完之后,林慕野就疯狂的打压她,公司里堆了好多的工作要做,而且都是着急的。


        

之前拍到的视频,陆氏公关团队说要在情况最佳状态下放出来,现在还不是时候。


        

慕之年的声音里带了淡淡的失落,“没关系,下次有时间再约你。”


        

苏笙儿说好,慕之年的来电让苏笙儿想到之前见面,他去陆怀南那里面试的场景,想了想,问道:“你现在再陆怀南那边公司留下了吗?”


        

慕之年回:“没有,我现在自己开公司了。”


        

“真的吗?”苏笙儿真的替慕之年高兴,“我就知道,之年哥非池中之物,总有一天要发扬光大的。”


        

“借妹妹吉言。”慕之年笑着回应,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又道:“上次听你说彤彤的身世被泄露出去了,可有找到泄露之人?”


        

“没有,”苏笙儿想到这个,也有些惆怅,有时候闲暇下来的时候也会想,到底是谁先篡改了彤彤DNA鉴定结果,改动之后就再没了动静,其中目的好像就为了不让陆北川知道彤彤身世。


        

就好像故意针对陆北川的一样。


        

如果只针对陆北川一人的,她突然想到一个人。


        

陆怀南。


        

她突然吓了一跳,正游神的时候,慕之年的声音又响起:“怎么不说话?是有怀疑对象了?”


        

苏笙儿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是有了怀疑之人,”她说这一顿,又转而询问出声:“之年哥,我现在是真的想跟陆北川过日子了,你说我是不是不应该再瞒着他彤彤是她女儿的事儿了?”


        

慕之年的声音低沉婉转,他停顿了一会儿,仿佛经过深思熟虑般的开口,“我觉得,现在说还是有点为之过早。”


        

苏笙儿皱眉,“为什么?我想着不管以后我跟陆北川会是什么状态,但是他是孩子的父亲,有权知道女儿存在的。”


        

慕之年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我们暂且不论陆北川的人品,未来谁也说不准,如果,我们只说如果,如果你跟陆北川走到了离婚的地步,你对彤彤的付出我看在眼里,我是为你好,你也好好想想,如果陆北川非要彤彤的抚养权,你真的能忍疼割爱的让给他?”


        

苏笙儿想了想,很严肃的道:“自然不可能。”


        

“所以说,笙儿,做人还是自私一些的好。”


        

苏笙儿至此就不再说什么了。


        

其实心里越发纠结的要命,既想要让彤彤感受到父爱,又害怕彤彤被夺走抚养权。


        

也希望陆北川知道彤彤是他的女儿,这样他就不会胡思乱想,认为彤彤是她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而憋屈自己。


        

可是慕之年的一番话,却让她更加犹豫了......


        

跟慕之年聊了几句,她便怀着复杂的心情挂了电话,她呆呆的坐在办公椅上,过了没多会儿,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远在国外的号码,她几乎没多想就接了起来。


        

陆北川低沉悦耳的声音不期而至,“想我了么?”


        

苏笙儿脸一红,心里其实是很想的,不过嘴上却嘴硬,“我们才分开两天好么,有什么好想的。”


        

“我们笙儿真无情,”男人低低的笑声从手机那端传过来,暧昧又充满激情,“可是我想你了怎么办?”


        

苏笙儿到底脸皮薄,下意识就转了话题,“还要几天回来啊。”


        

“我才出来两天,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我回去了?”


        

“我才不是这个意思,”苏笙儿嗔怒,“随口问问而已。”


        

陆北川轻笑了一声,这才进入了主题,“彤彤的户口大约这两天就能处理好,你不用担心。”


        

苏笙儿有些惊讶,没想到陆北川真的说到做到了。


        

毕竟跟殷东赫斗智斗勇,而且还是在殷东赫的地盘上,他居然三天两头就搞定了彤彤的户口,说不可思议是不太可能的。


        

苏笙儿试探的问:“殷东赫没为难你?”


        

“他就算想阻止,也没什么能力,你放心好了。”


        

苏笙儿轻轻的应了一声,想到白心,她问道“帮我查过白心的下落吗?”


        

陆北川顿了一下,并没有及时回应,似是思考了一会儿才低声道:“笙儿,白心确实被殷东赫看管起来了,不过不是殷东赫找的她,是她自己回到殷东赫身边的,她自己的决定,而且,这毕竟是别人的感情私事,我们外人,就算关系再好,也不好太插手。”


        

苏笙儿猛的倒抽一口凉气,“不可能,白心怎么可能自己回去呢。”


        

“听说,殷东赫为了逼她回去,用自残的方法,差点就死了。”


        

苏笙儿似乎是看到了白心决定回到殷东赫身边时的痛苦表情,她闭了闭眼,“所以,是白心心里还有他,舍不得死,所以自投罗网了?”


        

“笙儿,感情的事就这样。”


        

苏笙儿的情绪有些低落,仿佛看到了自己一样,“是啊,除非放得下,但是真正能狠下心放下的,这世上能找出几个人。”


        

而陆北川仿佛能看穿她一样,“我不是殷东赫,你也不是白心,我只会一天比一天的更爱你。”


        

这情话说的,让苏笙儿说的很是猝不及防。


        

她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


        

想了想,她问他,“你忙着处理彤彤户口的问题,会不会耽误你在英国那边发展的事业?”


        

电话那端,陆北川一边看着手里的文件,一边跟苏笙儿聊着。


        

他手里的文件,都是苏笙儿在英国这几年的人际关系。


        

其实,他哪里是来发展事业的,从他决定帮她夺回彤彤抚养权那天开始,他就只能放弃英国这边的这块肥肉了。


        

不过,有没有这块肥肉,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可有可无,如果有幸得到,不过是锦上添花,得不到,也不过就像是丢了几个零钱那般芝麻大小的事而而已。


        

之所以过来,是郝助理派人调查彤彤的亲生父亲一直无果,他只好亲自过来,这两天没少查探,不过还是一无所谓。


        

苏笙儿还在等他的回复,他漫不经心的回道:“不会,时间观念我还是有的,保证一个周回去。”


        

苏笙儿嗔了他一句,想着也让他窘迫一次,她好看的杏眸溢出似笑非笑,“英国的女人怎么样?漂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