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怕是要小产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四十五章怕是要小产了


        

林慕野挂了电话就没闲着。


        

翻开手机通讯录,将那些之前她一直吊着的,可又看不上的小资企业的老板,一个一个的拨了个遍。


        

有人接了她的电话,一听到她说的话,要么打哈哈略过去,要么直接挂了电话,还有的,直接就不肯接她电话。


        

林慕野的心态崩到不能再崩。


        

她灰败的凝着自己的手机良久,才喃喃的,自言自语的道:“难道......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吗?真的到了......”


        

她说到这里就禁了声,手机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


        

她下意识的拿起手机。


        

是刚才她打的,其中一个没接她电话的小资老板。


        

此人姓牛,五十岁高龄。


        

但是她还是想也不想的就接了起来,在男人还没说话之前,就嗲生嗲气的唤道:“喂,牛总吗?好久不见了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老男人哈哈大笑一声:“刚才在开会,设置了静音,没听到林小姐的电话,林小姐不会开罪于牛某吧?”


        

“怎么会,”林慕野嗔笑,“我巴结您还来不及,怎么敢开罪大名鼎鼎的牛总呢。”


        

许是听得林慕野这些谄媚的话,老男人越发高兴的笑起来,末了,开口道:“三生有幸能让林小姐记挂,不知道林小姐找牛某有什么事呢?”


        

林慕野想着牛总那大腹便便的肚子已经满是皱褶的脸,她恶心了一把,可又为了扳倒苏笙儿,她又忍下了恶心,楚楚可怜的道来,“牛总怕是已经知道了我今时今日的遭遇,但是没办法,有位高权重的人想要整我一个弱小女人,我能有什么办法跟人家抗争,只能逆来顺受。”


        

她说着话锋一转,又坚定的道:“如今我就算没了出头之日,也想着将害我之人绳之以法,只是不知道,牛总能不能怜香惜玉帮衬我一把。”


        

“我记得,就是去年这个时候,我是在一次颁奖晚会上认识牛总的,牛总当时看我的眼神,热烈的让我颤抖,以至于我至今想起来都心尖打颤......”她说着一顿,意有所指的笑,“事成之后,牛总想要我怎么报答,我就怎么报答,绝无二话,怎么样?”


        

老男人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应,等待中,林慕野的牙齿重重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直到老男人的声音再次从话筒传过来,“林小姐想要对付陆先生?”


        

“怎么会呢,我有自知之明,”林慕野想起苏笙儿,就咬牙切齿,“陆先生,我是没胆,也不想对付,但是他的女人,我恨之入骨!”


        

“女人?”老男人仿佛松了一口气,又哈哈大笑起来,“那好说......林小姐的美貌,我至今难忘,林小姐的身段......更让我觉得,我就算是战死在敌人那里,也愿意帮衬林小姐一把。”


        

林慕野眼睛一亮,“真的吗?牛总真的原因帮我吗?”


        

“当然是真的,”牛总点头,“不过......”他突然又话锋一转,“林小姐,我是诚心诚意的想要帮助你的,可是,你总得让我先尝一点甜头,才能让我心甘情愿的给你去出头啊,对不对?”


        

林慕野犹豫了,暂且不说这个男人有多丑有多老,如果这个老男人骗她呢?她岂不是白白给人睡?


        

电话那端的男人似乎发现了她的犹豫,态度骤然冷了下来,“既然林小姐不相信我,这么没诚意,还是另求高明吧!”


        

他说着就要挂电话,可林慕野现在就他这么一个希望了,所以想也不想的就唤住了他,“牛总,我这哪里是不相信您啊,但是事关清白这种事,女人就应该三思啊。”


        

她说着,又撒娇道:“牛总,您想怎么尝甜头?我可以给您任意尝,但是最后一步,要等到事成之后哦。”


        

“成交!”听到她这么说,男人又笑了起来,“要不,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怎么样?我等会把地址发给你,你自己过来,如何?”


        

林慕野本来有些打怵,可一想到苏笙儿得意的嘴脸,一咬牙,嗲声道:“牛总,猴急吃不到热豆腐的,今晚太晚了,再过两天怎么样?等我这件事消停点了我们再约?”


        

老男人却不吃这一套,“最晚明晚,可要知道,我要动陆北川的女人,那可不是一件小事,这种事,如果不是趁着陆北川不在家我才敢应下来,你以为等陆北川出差回来了,我天大的本事也不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动手啊!”


        

听得老男人这么说,她再没了后顾之忧,想也不想的应了下来。


        

......


        

翌日凌晨,刚五点的样子,她家门铃就催命一样的响了起来。


        

等她迷迷糊糊的下床到门口,从猫眼处看到温婉被雨淋过狼狈的样子后,她睡意瞬间跑走,想也不想的打开了门,直接将她拉了进门,“婉婉,你怎么回事?”


        

温婉仿佛收了什么打击,一句话都不说,可苏笙儿在看清温婉脸上的淤青后,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他打你?”


        

温婉还是没出声,直接抱着她,低低的哭了起来。


        

苏笙儿没说话,静静的等她哭完,才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道:“你去沙发坐着等我,我去给你拿干毛巾,这么湿着,会感冒的。”


        

等到她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温婉却还是站在门口那里。


        

苏笙儿叹了口气,将温婉拉进客厅,一点点的仔细的将她的头发擦干,又用吹风机吹干,才正色的打量她,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询问:“除了脸上还有别的伤口吗?要不要去医院做个检查?”


        

温婉摇摇头,开口时,声音哑的厉害,“脸是被撞到的,无碍。”


        

苏笙儿不知该说什么,只好点头,“没事就好,”见温婉没有想开口的意思,她并没有再询问什么,只是关切的道:“现在还不到六点,要不要先去卧室休息一会儿?”


        

温婉点头,整个人依旧浑浑噩噩的,闻苏笙儿的话,机械的往侧卧的方向走去......


        

苏笙儿知道温婉,她现在肯定是不愿意多说什么话的,最多是自己静一静。


        

就这么看着她进入卧室,关上卧室门。


        

她抬头看了一眼钟表,时间还早,但再让她躺下睡也睡不着了,索性去了厨房,早早的准备早餐。


        

一个半小时之后,她先回卧室看了一眼彤彤,见彤彤还没睡醒的迹象,又转而走到侧卧门前,敲了敲门。


        

好久没听到回应声,她试图唤温婉,轻声道:“婉婉,睡醒了吗?”


        

问完她就将耳朵贴在门上,里面隐隐约约传来闷闷的喘气声。


        

她想也不想的推门进去,入目就看到温婉卷着被子摔在了地毯上,此时她的手放在小腹上,脸上全是因为痛疼而起的狰狞。


        

她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扶她,“婉婉,你怎么了?”


        

“我、我怕是......”温婉痛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说一句话,仿佛用尽了力气,“要小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