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四十七 大概是冷琰之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四十七大概是冷琰之来了


        

被老男人占便宜,她心里是极度不爽的,想到如今的遭遇是因为苏笙儿,她脸上就忍不住露出狰狞的怒意,自言自语的道:“苏笙儿,你等着吧,事成之后,我一定将你赏给那些老男人,让你也尝尝,被油腻腻的老总男人上是种怎么样的体验。”


        

打车到了跟牛总越好的酒店,她更低的压下了鸭舌帽,慌慌张张的跑了进去。


        

找到房间号,她看四周无人才敢上前敲门。


        

敲门声落下,房间门很快就被人从里面打开。


        

老男人光着身子,撅着啤酒肚,出现在林慕野眼前。


        

林慕野恨不得立马转身离开,可是理智却将她驻足在原处,无法动弹。


        

老男人上下扫了一遍林慕野,眼神都发着绿油油的光,“林小姐真是越来越美了。”


        

林慕野忍着恶心跟着老男人进去,还没等她开口回话,老男人就直接将她抵在门面上,猪油大嘴落了下来。


        

林慕野连忙出手去挡,“牛总,您别猴急啊,等我把话说完。”


        

牛总被中途打断异常烦躁,却还是依了林慕野,“有什么话,快说。”


        

林慕野甜甜的笑了一下,小手却在牛总身上打圈圈,“您答应过我的哦,今天只是解解馋,不可做到最后一步,事成之后,我定卖力的取悦您。”


        

牛总敷衍的‘嗯’了一声,然后就将林慕野仍在chuang上......


        

大约五六分钟之后,林慕野尖叫了一声,“林总,你干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牛总粗哑的声音打断,“林小姐跟了那么多男人还不了解男人嘛?到手的鸭子怎么可能让她飞了。”


        

他淫笑两声,继续道:“再说,你要不先付出,谁会乐意帮你,万一事成之后你又不认账了呢。”


        

林慕野被压着,整个人状态差到了极点,她又不敢直接得罪这个老男人,万一他跟她翻脸了,她就连这点机会都没有了。


        

这么想着,她逐渐安分下来。


        

一直半夜,老男人终于吃饱了,抱着她的腰肢沉沉的睡了过去。


        

林慕野忍着恶心,狠狠的甩开了他的脏手,靠在最边上,睁着眼睛等着天亮。


        

她不能走,明早儿醒来还要问问他,怎么抓到苏笙儿。


        

杀了她,最好不过了。


        

不过在杀她之前,她要过去狠狠的教训这个女人,往死里打她。


        

漫长的夜晚过去,天际终于泛白。


        

没过多久,老男人终于睡醒了。


        

睁眼看到她,老男人顶着口臭吻了过来。


        

林慕野想也不想的避开了,她从床上坐起来,扯唇问:“牛总,昨晚我让您爽到了吗?”


        

牛总看似回想了一下,忍不住吧唧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老脸也跟着凑上来,“如果早上还能再......”


        

林慕野将手按在男人的唇上,冷冷的道:“事成之后,您什么时候想了都可以找我,但是现下我已经先吃了亏,牛总,您该适可而止。”


        

牛总听到林慕野说事成以后都可以找她这样的话,两眼放光,一拍大腿就应下,“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林慕野直入主题,“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牛总脸也正色起来,“我这几天都派人盯着他们家呢,只要苏笙儿出门,我的人就可以绑票。”


        

林慕野皱眉,“那陆北川回来之前,她一直不出门呢?”


        

牛总嘿嘿了两声,“见机行事,总之要抓到那个小妮子。”


        

林慕野看牛总不像是唬人的模样,一直提着的心悄悄落了下来。


        

“抓到人告诉我一声,我也要到场。”


        

她非撕烂了苏笙儿那个贱人!


        

牛总大笑,“一定让你出了这口恶气。”


        

他说着,摸了摸鼻子。


        

在林慕野给他打电话之前,他本来就在犯愁,公司因为资金周转不过来,正面临破产。


        

林慕野给她打电话之后,他蓦然生出一个想法,绑架全城最有钱男人的女人,索要五千万巨额。


        

他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太大胆,也太冒险,一失足就成千古恨,但是五千万对陆北川而言就是同等买一件首饰那么简单的道理,而且他正是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又有林慕野这种他早就肖像很久的大美人......


        

他动心了,而且都想好了,他就是为了钱而且,如果林慕野要出出气,他也可以让她打骂出出气,。


        

小心思在他心上游走,他默默撇了一眼林慕野,这个女人毫不掩饰她想要陆北川女人命的心思,但是陆北川的女人,他可没胆子,而且他活的好好的,干嘛要去杀人,能得到他想得到的就已经算是他烧高香了。


        

反正她要他帮她,也没具体说要那女人的命,他就充楞装傻好了。


        

这样想着,似乎都看到苏笙儿被他抓起来,然后白花花的大银子落入他囊中之后的一幕。


        

......


        

苏笙儿这边,温婉的状态还算可以,保胎让她只能在床上躺着,但是经过她的开导,状态好了许多。


        

晚上,彤彤刚睡下没多久,陆北川就给她来了电话,男人的声音有些疲倦,“我听郝助理说,温婉住我们家里了?”


        

苏笙儿‘嗯’了一声,想到他跟冷琰之的关系,急声问:“冷琰之给没给你打电话啊?”


        

“打过啊,”陆北川的声音很是惊讶,“怎么了?”


        

苏笙儿的心一沉,“你有没有跟他说婉婉在我们这里住?”


        

陆北川的嗓音掠过漫不经心,“还用我跟他说么,她除了找你还能去哪儿?”


        

苏笙儿的心情却并没有因为陆北川的话而好转,听陆北川的口气,冷琰之肯定一早就知道了温婉在这边住。


        

这都过去一天一夜了,冷琰之居然表现的那么冷淡,丝毫都不关心温婉的意思。


        

她越想心越沉,正沉想着,陆北川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明天晚上的飞机,后天早八点就到了。”


        

“好,”苏笙儿收回心思,听到他回来,整个人都轻松起来的样子,“需要我去接机吗?”


        

“不用。”陆北川想也不想,默了片刻又道:“回来我就直接去公司了,晚上才能回去。”


        

听她这么说,苏笙儿脸上露出几丝失望。


        

她刚要应声,家里的门铃声就响了起来,她便直接说:“我先挂了,有人在敲门。”


        

“这么晚了谁回来......”陆北川低喃,转而又释怀,“大概是冷琰之。”


        

苏笙儿应声,说了声:“挂了。”


        

刚要拿下搁在耳朵上的手机,电话那端却传来了一句娇媚的英文女音:“亲爱的,我已经洗好了......”


        

苏笙儿已经从沙发上起来,刚走出没两步,脚步蓦然僵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