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苏笙儿,你把我当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五十六章苏笙儿,你把我当什么


        

程欢的话像是提点到了她,她愣怔间,就听程欢似笑非笑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你以为你为什么没被陆北川问罪,轻而易举的就从警局出来了?”


        

“是我,”程欢指着自己,一字一句的道:“是我答应牛新只要他不供出你来,我便给他妻儿五千万,让他妻儿平安出国。”


        

“林慕野,换句话说,是我救了你。”


        

林慕野咬唇,“你为什么要帮我。”


        

林慕野闻声,狰狞的笑了起来,“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啊。”


        

......


        

他们回去的时候,温婉跟彤彤一同跑过去抱住了她。


        

温婉端详着苏笙儿的脸,末了心疼的道:“没事儿吧?抱歉,都怪我,要不是我住进来——”


        

苏笙儿摇摇头,打断了温婉自责的话,看了一眼客厅里装着若无其事的冷琰之,冷笑道:“这件事冷琰之的个人行为,跟你没关系。”


        

冷琰之已经很心虚了,陆北川回来的时候已经狠狠给了他一拳,到现在他嘴角还肿的厉害呢,不也是没还手硬生生的受下了么。


        

见他装傻充愣,陆北川冷笑了一声,直接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过来,道歉,要不就滚出我家。”


        

冷琰之朝着陆北川瞪眼,“陆北川,为了女人,你这是打算连兄弟情谊都不要了。”


        

陆北川回怼,“彼此彼此。”


        

冷琰之好气啊,让她给个女人道歉。


        

想想还是走了过去,毕竟他有错在先。


        

看着苏笙儿挑衅的眼神,他气不打一处来,勉勉强强的抬抬手,“sorry,这样行了吧!”


        

苏笙儿没回应她,一手抱着彤彤,一手牵着温婉往里面走。


        

去了餐厅才发现,温婉已经做了一桌子菜。


        

她刚刚跟慕之年在外面吃了一些有些吃不太下了,但是还是一同坐了下来。


        

难得几人坐在一起吃个饭,苏笙儿先照顾彤彤吃饭。


        

彤彤吃完就自己跑去客厅看动画片了之后,只剩下四个大人的餐桌上,略显诡异。


        

几人都没有开口说话,过了没多久,是冷琰之最先打破了一室寂静,“吃过饭之后,我们回家。”


        

温婉吃饭的手一顿,抬眸看向冷琰之的时候眉头忍不住一蹙,“我该说的之前都跟你说过了的,冷琰之,好聚好散这种话我说的太多自个儿都说烦了了,你觉得呢?”


        

温婉这么不客气的当着外人丝毫不给冷琰之面子的话在苏笙儿耳里,觉得冷琰之听了势必要跟温婉吵一架的,但是冷琰之闻声,除了神色阴冷看上去很生气,但是开口说话竟然却是软声细语,很是商量的语气,“我知道你要离婚,你总是这么跟我闹,我精力也有限,我可以答应你,也可以跟你去办理离婚手续。”


        

他说着一顿,仿佛是认同了温婉一般,“北川没回来也就罢了,可现在北川回来了,你这么住在别人家里也不像那么回事,离婚之后你爱去哪里去哪里,我不会、也没资格再多问一个字,只是现在跟我回去,住到办理协议书再离开,行不行?”


        

温婉拿着筷子的手没动,实际上却在思考冷琰之的话。


        

难得听到他同意跟她离婚这样的话,几分思忖之后,她终于点头,“好,吃完饭我跟你回去。”


        

苏笙儿一听,担忧的眼神朝着温婉看过去,话还未说出,冷琰之一记冷眸射过来,“苏小姐自己的感情都没搞明白,还是管好自己就好,一些不该说的话,还是闭上嘴吧。”


        

苏笙儿冷瞥了他一眼,还没开口,陆北川已经冷冷的开口:“你这么刚,要不连饭都别吃了,现在就走?”


        

冷琰之冷哼一声,没再说话了。


        

温婉给了苏笙儿一记放心的眼神,苏笙儿也不好再说什么。


        

一顿饭后,磨蹭到下午四点多钟,温婉才跟着冷琰之离开。


        

......


        

温婉走后,苏笙儿一直都在跟彤彤玩,一点不给陆北川跟他说话的机会,陆北川看着干着急,当着彤彤的面也不好发作。


        

直到晚上彤彤睡下了之后,陆北川将苏笙儿压在身下,薄唇在覆上她的唇的前一秒,苏笙儿一下子别过了头,薄唇直接落在了她的耳朵上。


        

陆北川哑着声问,“笙儿?”


        

苏笙儿声音有点冷,连身体都崩的很是僵硬,“我不想!”


        

“可是我想,”陆北川的声音很低,似乎压抑的很痛苦,“我好久都没碰你了......”


        

“陆北川,我不想,”苏笙儿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烦躁跟不能自已的冲动,“毕竟我也是当事人,做愛这种事如果感觉的只是痛苦,真的很没意思。”


        

“但是我希望你多少能顾忌到我的感受,不要每次不管我愿意不愿意都用逼迫我的方式。”她呼吸有些重,还很乱,“你如果很想要的话我不介入你找别的女人。”


        

苏笙儿一席话,将满满都是情欲的男人瞬间如被泼了一盆冰水一样,情欲瞬间消失,他蓦地从她身上弹起来,一双冷眸凝着苏笙儿,“你让我去找别的女人?”


        

苏笙儿只觉得男人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她抿着唇没回应,就听男人湛冷的声音再次质问她:“苏笙儿,你把我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