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交换条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六十二章交换条件


        

恶心?


        

呵。


        

一声低笑带着致命危险的从他嘴角倾出,他停下亲吻的动作,擎着身子凝着她,眼神晦暗的可怕,“我们哪一次做愛你愿意过?”


        

“昨天我还跟你要过你给了么?”他幽深寒凉的眸低头看着她,“你一句不愿意我就不能碰你,稍稍用点强你就说恶心,除了那一次,我那一次不是小心翼翼伺候着你,你哪次不是享受过的?”


        

“我们是合法夫妻,xing生活不和谐,我有权利索要。”男人眯着眼眸,淡漠温和的俊脸透着凌厉的戾气,“你要是有什么意见,可以起诉我,婚内强奸?我没任何意见!”


        

苏笙儿气的唇都在颤抖,胸口剧烈起伏半天,“陆北川!”


        

“凶什么凶,”男人的大手没停歇,一直在她身上摸索着,一边说着,薄唇勾出嘲弄的笑意:“我保证把你伺候高兴了还不行?”


        

......


        

苏笙儿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茫然的盯着天花板一会儿,动了动腿一阵酸痛袭上来,才让她想起陆北川昨天的疯狂。


        

确切的说,昨晚她是昏睡过去的。


        

一开始她还能招架的住,后来被他撩拨到意乱情迷的时候,他便故意晾着她,让她干难受,逼着她说软话。


        

后来又是道歉又是保证以后不提离婚他才彻底满足她,一直到被折腾到昏过去!


        

苏笙儿咬牙切齿的想着,整个人身上的气焰越来越浓。


        

看着左侧不知什么时候离开卧室的男人,刚要下床,卧室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昨天作妖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等他开口说话,苏笙儿拾起旁边的枕头狠狠的朝着男人砸了过去,“陆北川,你这个混蛋!我要跟你离婚!”


        

男人英俊的脸一下变得阴鸷下来,“苏笙儿你再给我说一遍!”


        

他一步步逼近过来,苏笙儿吓得后退,直到退无可退,整个人就被男人撑起的双拳压在床头上,“我昨晚怎么警告你的?是不是要我再来一次你才能给我好好说话!”


        

陆北川这幅模样苏笙儿不敢惹,生怕他真的再来一次,可就这么被他压着又不甘心。


        

她心里纠结又生气的时候彤彤的声音突然响起,人未至,声先到,“妈妈,你醒了吗?”


        

苏笙儿瞪大眼睛看着依旧不打算推开的男人,陆北川僵持了几秒钟,才在在彤彤进来之前松了手,声音却毫不示弱的道:“离婚,是我的底线。你最好明白这点儿。”


        

说完,他直起身子,就在下一秒,小丫头冲了进来。


        

“妈妈大懒虫,”小丫头调皮的朝苏笙儿吐了吐舌头,“陆叔都要送我去幼稚园了。”


        

苏笙儿一腔怒火无处可撒,还只能佯装心情很好的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发,“路上听陆叔的话,放学妈妈去接你。”


        

小丫头用力的点点头,便走到陆北川身边主动的牵住陆北川的手。


        

陆北川任由小丫头牵着,最后直接抱起小丫头转身就出了卧室。


        

......


        

带着小丫头出门,下楼的时候,司机已经将车开了过来。


        

将小丫头抱到后车厢,他又从后车厢退了出来,直接拨通了郝助理的电话。


        

郝助理很快的接了起来,恭敬的唤:“老大。”


        

陆北川面无表情的吩咐道:“从今天开始你每早开车接送笙儿上下班。”


        

林慕野没有被抓起来,侥幸逃脱,虽然不值一提,但是他还是不放心,仔细一些总是好的。


        

郝助理应下,就听陆北川又道:“早餐温着呢,你别忘了提醒她让她吃了早餐再去上班。”


        

郝助理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估计又跟那位吵架了。


        

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再次应下。


        

......


        

苏笙儿洗漱出来之后,就听到外面的敲门声。


        

她走过去,从猫眼处看到郝助理的身影,打开门直接说道:“陆北川已经走了,刚走没多久。”


        

郝助理微笑着打招呼,“太太,是老大吩咐我过来,以后由我接送您上下班的。”


        

郝助理说完,就见苏笙儿脸色骤然一变,似乎是误会了陆北川。


        

他连忙解释,“老大怕林慕野鱼死网破,不放心太太才让我每日接送您。”


        

苏笙儿脸色稍好点,但也没好太多。


        

但是郝助理也是受陆北川的命令,她也不好让他为难,只好妥协道:“稍等我一下,我回去拿包。”


        

“苏小姐,”郝助理一下子叫住了折回去的苏笙儿,等苏笙儿疑问的视线看过来的时候,他才开口:“老大说给您温着饭,让您吃了早餐再走。”


        

苏笙儿一声不吭的走了进去,郝助理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等得时候苏笙儿已经折了回来。


        

郝助理一愣,“太太你不吃早餐了么?”


        

苏笙儿摇摇头,“来不及了,上班要迟到了。”


        

郝助理其实心里是很郁闷的。


        

什么上班迟不迟到,现在慕氏你说了算,迟到了又怎样。


        

说白了还不是不愿意吃自家老大给做的饭呗。


        

虽然不知道两人为了什么吵架,但是那个soyo昨天大刺刺的闯进公司,一举一动都表现的好像跟陆老大有多亲热的一幕,引得全公司上下轰动。


        

他在老大身边那么多年,跟老大的默契还是有的。


        

车上,往慕氏行驶的路上,郝助理忍不住开口给自家老大解释,“太太,我虽然不知道你跟老大因为什么吵架,但是老大这个人不善于表达,明明一句话就能解释清楚,他却总是钻牛角尖,事情就会变相的发展。”


        

“不知道老大有没有跟您说,他这次去英国,为了彤彤的抚养权跟户口不假,只是这件事并没有他一开始跟您说的那么简单。”


        

郝助理的一番话让苏笙儿禁不住一愣。


        

彤彤的户口。


        

是的,一开始陆北川说要帮她把彤彤户口迁回来的时候,她想着,陆北川的势力在A市,这些年就算是想要往英国那边参透,但是那毕竟是国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殷东赫在英国的势力那么大,殷东赫不同意,他怎么帮她把彤彤的抚养权跟户口弄回来。


        

可是当他做到然后确确实实拿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却并没有多想,毕竟陆北川太强大了,强大到让她直接忽略了他也有办不到的事情,更何况,彤彤的户口实打实的放在她的面前。


        

只是现在郝助理这么一说,她却抿着唇神色都正了起来,一副想要郝助理继续的表情。


        

郝助理从后视镜凝了苏笙儿一眼,一看苏笙儿这种表情,他就知道老大没把实情告诉她,他叹了口气,继续道:“殷东赫是没什么希望的,老大便找到了能牵制殷东赫的老丈人,但那老油条也不是省油的灯,本来陆氏在英国那边的发展已经开始起步了,他硬是拿英国那边的发展跟老大交换。”


        

郝助理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从后视镜看了苏笙儿一眼,就见苏笙儿忍不住倒抽一口气,紧跟着问他:“所以,陆北川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