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六十七 心甘情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六十七心甘情愿


        

陆北川想着,他们两个这是有多久没坐在一起好好说说话了。


        

从她出差之前,甚至是还更久,虽然表面上他们看上去一直都是和谐。


        

他这样想着,便伸过手去,不管她是否愿意,托着她的腰身将她抱到了他的腿上。


        

苏笙儿吓了一跳,没想到他会做此举,最重要的是,郝助理还在驾驶座上开车。


        

她下意识的皱眉,刚要开口,男人修长的手指却直接压在了她的红唇上。


        

苏笙儿不免脸一红,瞪他一眼,陆北川的笑声响起,低沉又愉悦的彷如从胸腔跳出来的一样,“你说我要跟你算计算计,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你这里受再多大委屈又如何,不还是一样被你吃的死死的?”


        

陆北川说的委屈,听在苏笙儿耳朵里却呼吸一窒。


        

他说的没错,这事儿他是受了委屈。


        

为了她被人桎梏,这不打紧,回来后她却不理解也并不领取。


        

这样想来,确实是受了委屈。


        

可这种事,本来男女站在不同的角度上面,分析出来的问题也自然不相同。


        

就比如,站在她的角度上来说,这是件极度矛盾的问题。


        

陆北川为了彤彤的户口跟抚养权,愿意接受别人的条件,在她的立场上看来,陆北川能为她至此,这本是他为了她做了一件让她心底极其感动的事儿。


        

可问题的关键却是在别人开出的条件是,让陆北川去照顾一个对他有想法的女人。


        

且不说陆北川心里如何想,如果陆北川经受不住诱惑呢?


        

不过她转念又想,如果陆北川经受不住别的女人诱惑,那她再也不必留恋他了。


        

如今站在陆北川的立场上......


        

她抿唇思考了一会儿,她拿走男人压在她唇上的手指,转而睨着男人,“你这么说还是怪我了?”


        

陆北川反手抓住她的手,放在手里漫不经心的捏着,“心甘情愿。”


        

苏笙儿听在耳里,心口蓦然涌上一股心疼。


        

她伸手抚上他的脸,一双杏眸深深的看着他,“陆北川,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为彤彤做的这一切,不需要我感谢你,这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是你的责任。”


        

陆北川捏着她耳垂的手指一顿,她说的话里有话,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胸腔跳跃,仿佛急切的要浮出水面。


        

可转念一想,如今她跟彤彤本来就是他的责任。


        

这样想着,他骤起涟漪的心底又恢复了平静,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唇,他眯眼道:“那是自然。”


        

苏笙儿说这话的时候心跳跳动的厉害,陆北川的反应自然也落入她的眸底。


        

她自然也发现了他刚才的异样,本来下定决心只要他问她一句彤彤的父亲是谁,她就会不顾一切的告诉他真相。


        

却没想到最后他又恢复如初,她自然也不会再提。


        

苏笙儿被他抱在怀里很受用,靠在他的胸口上,听着他坚定有力的心跳,只是想到soyo,她一时间又不开心了。


        

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你昨天跟soyo一整天耗在一起,她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她这么问仿佛愉悦到了他,男人的脸上勾出星星点点的笑,紧接着,下巴被他的长指挑起来,“你觉得她会对我做什么?”


        

苏笙儿被他这么反问愣住,遂觉得有些难堪,猛的去拍男人的手,拍了两下男人没松手,她有些生气他的态度,索性任他这么捏着,皮笑肉不笑的凝着男人,“英国女人向来奔放,尤其是soyo生在那种有权有势的家庭里,我猜想,她想要的估计没有得不到的,就算得不到......”


        

她说着一顿,唇边泛开的冷笑愈发的深,“她都能去你房间脱光了gou引你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陆北川听着她的话,笑呵呵的开腔:“没有脱光,只是穿着少了点。”


        

苏笙儿冷眼撇过去,“所以,你不敢告诉我你们昨天在一起都做了什么事儿么?”


        

陆北川仿佛是很认真的在想,最后颇为回味的道:“她是想多跟我多些肌肤相触......”


        

苏笙儿脸色一变,想也不想的低吼:“陆北川!”


        

陆北川满脸的开心,“笙儿,我就喜欢看你为我吃醋。”浓稠的笑意一点点的加深,他低下头,跟她呼吸交缠,“这下你该知道了?我也是炙手可热的,所以以后在男女情事上,你要多多满足我,万一我哪天‘欲’求不满做出什么——”


        

只是不等他说完,苏笙儿已经冷笑着打断,“你要是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我会毫不留情带着彤彤离开,让你以后再也见不到我,更见不到彤彤!”


        

陆北川看她说的认真,他笑了一下,微微挑高眉梢,“你觉得我会给你机会?”


        

不等苏笙儿再反驳,男人的唇已经覆上来,不给她任何机会,激烈而强势的吻就落了下来。


        

苏笙儿都来不及反抗,甚至是没有力气反抗,一直到她几乎快要喘不上气来时候,男人才肯放过来。


        

苏笙儿靠在他的怀里,大口大口的呼吸,还没等她顺过气息来,男人突然再一次覆下头来,在她耳边低语:“怎么办?看你被我亲的马蚤媚得不像话的样子,我恨不得在车上就办了你。”


        

苏笙儿身体一僵,反应过来挑起眸子狠狠的瞪他,“滚去幼儿园接彤彤!”


        

陆北川低哑的笑声响起,“自然要去接。”


        

说完,大手扣着她的腰,上下不老实的动。


        

苏笙儿脑袋瞬间就炸了,她是被他双tuien开坐着,自然感受到了陆北川的身体变化,这个动作虽然幅度不大,但是陆北川被刺激的有些厉害,低chuan跟闷哼声虽然不大,但是车内空间那么小,郝助理怎么会听不见。


        

她几乎想也不想的要从他身上下来,刚反抗了一下,男人就越发紧的砸着她的腰,男人英俊的五官染了很浓厚的情yu,薄唇靠在她的耳朵上,声音更是沙哑的不行,“你再动,我就真的不敢保证会不会现在就让郝助理下车,话说回来,我们还没有在车上来过,你说好不好?”


        

听了陆北川的警告,苏笙儿因为害怕身子绷紧的厉害,吓得一动不动不敢动,“好,我不动,”她凛着声,“你让我下来。”


        

陆北川抱着她,俊脸埋在她胸前,大口喘着气,“等一下,你别催我。”


        

因为天气越来越热,苏笙儿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他大口大口的气息全都落在她的胸口上,苏笙儿的身体更加僵硬了。


        

“陆北川,你别这样......”她慌乱的道,现在只想让陆北川赶紧放她下来,这眼看着就要到幼儿园了,他们这个样子去见老师,成什么样子。


        

她压低声音的话落在他耳畔,“你想要我晚上就给你,你现在放我下来!”


        

苏笙儿的话让陆北川胸口一震,他下意识抬起头来与苏笙儿对视,沙哑沾满情yu的声音仍然没有下去,“你说的,晚上给我弄。”


        

苏笙儿有些无语,她是说了,但是他能不能说话不要这么直接,什么叫给我弄,难听死了!


        

她连连点头,生怕一个反悔激的男人当长办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