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找到秦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七十六章找到秦叔


        

话说到这里,慕之年赶紧补充道:“我爸这些日子里状态是真的不好,这点我看在眼里,可以替他作证的。”


        

苏笙儿看了一眼慕之年,之年哥的话,她是相信的。


        

慕恩德是她的仇人,但是慕恩德是慕恩德,之年哥是之年哥,这点她是分得清楚的。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妈妈是不可能是凶手,就算是陆北川保证爸爸的死跟林臻没有关系的时候,她也是一直都相信,哪怕是有别的因素,爸爸的死也不可能是妈妈造成的。


        

只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话,那陆北川当初跟她的保证又算什么?


        

哦,为了林臻,陆北川真是用尽了心思!


        

陆北川一边为了林臻不被抓起来背着她做的那些事,一边又装作若无事情的跟她在一起,一想到这些,她就恶心,恶心的她想吐。


        

胸口突然好痛,就像被巨石压住了一样,呼吸困难。


        

慕之年发现了她的异样,忙走过去扶住了她,等她看过去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了慕之年担忧的眼神,“笙儿,你还好吗?”


        

苏笙儿摇摇头,接着慕之年的力站着,冷冰冰的视线扫向慕恩德,“慕叔,我问你,你要实话告诉我,你除了跟林臻里应外合搞垮苏氏这件事之外,其余的阴谋里,你都参与了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慕之年直接摇头,“除了这件事,别的我什么都没参与。”


        

“是吗?”苏笙儿轻声问,却又突然笑了起来,“你什么都没参与,林臻会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你?慕叔,我看起来有那么傻吗?”


        

慕之年闻声,一记戾眸朝着慕恩德扫过去,“爸,事到如今,你还隐瞒什么?”


        

慕恩德接收到儿子警告的视线,他愣怔了片刻,才难堪的开口:“是,你爸跳楼后,是我把你妈打晕了带进你爸办公室的,等你妈醒来也是我第一时间进的办公室,虽然不能直接指控你妈就是凶手,但是你妈却在你爸的办公室里,不管怎么样,我就是第一见证人。”


        

苏笙儿闻声,突然呵呵笑了起来。


        

她笑了很久,很久才停住了笑声,此时落在双腿两侧的手,已经紧紧的攥了起来,“所以,林臻的计谋能成功,你功不可没!”


        

苏笙儿看着慕恩德低着头不说话,她极力忍着自己不要一巴掌甩过去,用了好长时间才忍下去,“如今真相大白了,慕叔,你会去警局自首,帮我指正林臻的对吗?”


        

慕恩德不说话。


        

苏笙儿觉得手痒,手抬起来,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慕恩德的脸上。


        

这一巴掌,甩的苏笙儿手心都在发麻,可是她觉得不够,再次抬起手的时候,手腕却被身侧的慕之年接住。


        

慕之年满目担忧的看着她,“笙儿,如果只是我爸单方面的叙述,没有任何证据,林臻铁定是死咬着被我爸诬陷,你觉得警方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苏笙儿当然知道。


        

她只是不甘心,如果真如慕恩德所说,他跟林臻一样可恨,下半辈子就应该在牢里度过。


        

现在静下心来,她也不可能傻乎乎的只听慕恩德的一面之词,她想着,不管慕恩德如何说,她总要去调查的。


        

“慕叔,今天谢谢你告诉我真相,你看,我就算知道你是凶手之一我还跟你道谢,你知道为什么吗?不过像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的。”


        

苏笙儿说完,收回视线,转身往外走。


        

慕之年冷眼瞥了一眼慕恩德,跟着苏笙儿走了出去。


        

他走出去的时候苏笙儿整个人像是没了力气一样软倒在大门外的阶梯上,慕之年吓了一跳,大步走过去搀扶起苏笙儿,“笙儿,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苏笙儿摇摇头,有气无力的说:“就是突然没了力气,之年哥,你扶我到一旁的石梯上坐下,我做一会儿就好。”


        

慕之年依言,扶着她坐下,自己亦跟着蹲下来,让自己的眼睛跟她平视,几乎想也不想的,他伸出手,将她冰冷的双手紧紧的攥在自己的手心里,“笙儿,别怕,我会帮你,一定会让真相大白,还你妈清白,绝不让恶人逍遥法外。”


        

苏笙儿却迷茫了。


        

如果真的如慕恩德所言,陆北川是肯定不会让真相大白的,不说林臻怎样,就陆北川一个敌人,她又哪里来的能力跟他对抗。


        

事到如今,她又该以怎样的心情跟态度对跟陆北川相处,她亦不知道。


        

慕之年看着她的眼神心口不由一阵揪疼,她愈发紧的攥着苏笙儿手,提醒道:“笙儿,别灰心,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找到秦助理,当年的事儿,秦助理知道的应该不比我爸少,如果有我爸跟秦助理两个证人,就算陆北川的势力再大,也保全不了林臻的。”


        

苏笙儿目光涣散,听到秦助理的名字时,眼睛看向慕之年,低声呢喃:“秦助理?”


        

“对,”慕之年点头,“只要秦助理还活着,我们就还有翻案的机会。”


        

苏笙儿一下子想到了之前跟陆怀南却烟花镇那里去找秦助理,秦助理却早在之前就被人劫走了,现在想来,劫走那人,是陆北川没错了。


        

她无声扯了一下唇,“之年哥,你或许还不知道,但是我觉得秦助理,大概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慕之年亦是一脸的沉重,两个人就这样,突然禁了声。


        

苏笙儿这幅无助的样子,看的慕之年太过心疼,就在他打算将苏笙儿抱到怀里的时候,苏笙儿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下意识的松开了她的手。


        

苏笙儿拿出手机来,在看到陆怀南三个字的时候,有些迟钝的滑动手机接了起来。


        

陆怀南有些激动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了过来,“笙儿,你在哪儿?现在能不能过来一下。”


        

苏笙儿现在哪里还有心情跟陆怀南却扯皮,她沉着一张脸,声音亦是沉如凉水,“你有事吗?没事儿挂电话了!”


        

“我找到秦叔了!”


        

“什么!”苏笙儿一下子站了起来,眸里震惊不已,“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