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七十八章


        

秦叔不用担心,我很好,”苏笙儿看出了秦叔的犹豫,所以她主动抱住了秦叔,“秦叔,你变老了。”


        

以前她跟秦叔的感情就很好,可是时隔这些年再见,她却觉得秦叔似乎更亲近了,她下意识的把这种亲近解释成了好多年未见,又是父亲最信任的朋友,并没有想太多。


        

秦叔听得她的话,笑了,“是啊,也该老了。”


        

苏笙儿意味不明的看了眼陆怀南,收回视线,脸上带着笑问:“秦叔,陆怀南说你被林臻绑架了?是吗?”


        

秦助理闻声,叹了口气,“上次在烟花镇,怀南就跟我说过你要见我,我很高兴,只是后来还没见到你就被林臻的人给带走了。”


        

苏笙儿心一沉,下意识开口:“林臻可有伤害你?”


        

秦助理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苏笙儿,眼角余光瞥了眼一旁安静的站在不远处却一直不离开的陆怀南,心思百转千回,静默了几秒钟,他才开口:“笙儿放心,我手里没有林臻的把柄,她自然不会让自己的手上无缘无故的沾上一条人命。”


        

这样一句话说出来,愣住的不止苏笙儿一个人,就连一旁懒洋洋的靠在墙上的陆怀南都一下子站直了身躯,视线扫上秦助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开腔,“老头,苏鹄就这么一个亲人了,说话之前想清楚,你也不想你敬重的上司被冤死吧?”


        

“冤死?”


        

秦助理听到这个词仿佛很迷茫,浸过岁月的黑眸凝着陆怀南,“苏总是自杀,并非她杀,我虽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但是可能百分之九十的确定,苏总是自杀。”


        

陆怀南闻声,心里‘咯噔’一下......


        

该死,他下意识的就把慕恩德的话当成了事实,本来能找到秦助理对他来说是锦上添花,连老天爷都在帮她,就因为这样,他太激动了,激动的居然忘了先问问秦助理当年的事!


        

就连苏笙儿都呆住,好一会儿才回神,呐呐的问:“秦叔,我爸是自杀?他为什么要自杀?”


        

陆怀南想到秦助理可能会跟慕恩德的证词不一样,隽俊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冷笑道:“他当然是自杀,却是被林臻教唆着自杀,林臻答应苏鹄,只要他死,林臻就会放过笙儿的妈妈,还有苏氏,而且如果是自杀,为什么后来会有笙儿妈妈是凶手一说?”


        

秦助理听了陆怀南的话,不由皱起了眉,一副很不认同的表情,“这是谁传出来的?林臻吗?她应该没那么傻把责任往身上揽。”


        

苏笙儿闻声,神色也凝重起来,肃然道:“秦叔,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你爸的死虽然不向陆怀南说的那样,但是他的死确实跟林臻脱不了干系。”秦助理这刻的声音略显惆怅,似乎是想到了过去,神色也逐渐凝重起来,“林臻那种心狠手辣的女人得不到陆绍华的心,自然就会把嫉恨转移到你妈身上来,当时林臻的娘家林氏亦有让苏氏破产的能耐,苏氏即将破产,加上、加上......”


        

秦助理说着,突然欲言又止,在外人看来,仿佛难以启齿,然而秦助理却是极力忍着,才勉强将心里那口郁气给压制了下去。


        

苏笙儿皱眉问:“秦叔,加上什么?”


        

“加上撞见你妈出轨陆绍华......感情跟事业上的双重打击,才让他有了轻生的念头。”


        

“什么!”


        

苏笙儿瞳孔睁大,身子不受控制的后退了两步。


        

妈妈婚后出轨陆绍华......


        

她还在震惊与不敢置信中回不过神来,陆怀南却冷冷一声,对着秦叔反问:“是自杀也好,还是被林臻威胁到跳楼的也好,这种事你不是当事人,你怎么敢这么肯定苏鹄当初是自杀?事关重大,还是要讲究证据的不是吗?”


        

秦助理冷眼看着陆怀南,亦是语气不善,“这种事我怎么可能胡说八道?我跟苏总的关系是上下级,也是关系极好的朋友,不管是朋友立场还是同事立场,我都有知情的可能性,他轻生的念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曾经带他去看过心理医生,你要证据,可以去当初他就诊的医院去查,那就是证据!”


        

陆怀南被秦助理呛了一下,明知道这种事如果不是真的他也不敢说出来,但还是冷硬的道:“好,在哪家医院,你告诉我,我去查。”


        

秦助理眯眼,皮笑肉不笑的道:“要去查也是笙儿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好,你说的都对,如果是自杀,那是谁陷害了笙儿的母亲?后面又是谁在操作?”


        

苏笙儿本来还沉浸在父亲自杀的痛苦中无法自拔,但是陆怀南的话却让苏笙儿也抬起头来,询问的目光看向秦助理。


        

秦助理摸摸苏笙儿的头,叹了口气,“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后来慕恩德接手了苏氏,我觉得这件事便跟慕恩德脱不了干系,当然,没有林臻的帮忙,慕恩德也没接手苏氏的能耐,林臻那么恨你妈,陷害你妈这种事,她是做得出来的。”


        

陆怀南真是觉得自己大意了,他找来这个人可不是为了跟自己做对的。


        

本来想着给苏笙儿心底对陆北川加深恨意,却不想弄巧成拙,白费了慕之年的心血!倒是便宜了陆北川,这个人明显就是在为陆北川解决麻烦的!


        

他笑了一下,听到自己的声音略带颤抖,仿佛被气到了,“你要是不提林臻,我都要说,你是不是被陆北川收买了,特意来为他辩解的!”


        

秦助理懒得理会他,一双眼睛全然放在苏笙儿脸上。


        

当年的小丫头,长大了,瘦了许多,也高了许多。


        

陆怀南冷冷的看着她,突然想到了一点,他出生质问:“既然林臻没有杀你的理由,为什么绑架你?”


        

“自然是为了笙儿的母亲,她一直想从我身上下手,找笙儿的母亲。”


        

苏笙儿一双杏眸通红,闻声,一瞬不瞬的看着他,迫不及待的出声:“那秦叔你有我妈的消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