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八十一章


        

毕竟陆绍华当年除了老陆氏总裁的称号,还是国内炙手可热的赛车手,不说全国,A市只要陆绍华说自己是是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的。


        

只是苏笙儿不知道的是,只要陆北川乐意,追上陆绍华对他老说却是易如反掌。


        

“以后不准抽这么多的烟,”虽说是斥责,苏笙儿却眉眼温和,“跟丢了就跟丢了,你刚才在家宴上没怎么吃就跟着你爸走了,我煮了面,一起去吃点吧?”


        

难得见苏笙儿这般,陆北川自然听话的跟了上去。


        

苏笙儿煮了很平常的鸡蛋面,没什么好吃与不好吃,不过是填饱肚子而已,然而这一碗再平常不过的鸡蛋面,却被陆北川吃的津津有味。


        

苏笙儿默默的看着男人斯文的吃相,忍不住问:“好吃吗?”


        

“陆北川轻笑,“要不要尝一口?”


        

苏笙儿摇摇头。


        

她在今天晚上吃的挺多的,若不是饿极了,这么晚她一般没有吃东西的习惯。


        

陆北川见她摇头也不说什么,继续埋头吃着。


        

苏笙儿看着看着,最后还是没忍住,倾身过去挨着男人,“看你吃的这么香,想来是我厨艺精进了不是,我要尝尝,你喂我。”


        

陆北川听到她说‘你喂我’的时候,一双黑眸幽深了许多,他不动声色的捞起面条,用筷子打了几个圈送到了苏笙儿嘴边。


        

苏笙儿张开嘴巴吃进了嘴里,入口的面条嚼了几下,脸上淡淡讪讪的,似乎没了兴趣,呢喃道:“看你吃的那么香,我还以为多好吃呢。”


        

“再来一口?”


        

“我不要了,”她兴致缺缺的说,正要坐回去,腰身却被男人的手扣住,硬是带到了他的怀里,她被撞到男人的胸膛上,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的手指扣住她的下巴,她被迫张开唇,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的俊脸落下来,紧接着,一大口荷包蛋已经被他送到口中,味蕾全是鸡蛋的清香。


        

她瞪了他一眼,却只能将这口荷包蛋嚼碎吃进肚子里。


        

陆北川凝着女人红彤彤的脸颊,低笑从他口中溢出来,“面条不好吃,鸡蛋可还行?”


        

苏笙儿故作冷态看着他,眼角眉梢却都是笑意,“我要说不好吃呢?”


        

陆北川挑眉,“那再来一口?”


        

苏笙儿瞪他一眼,直接从椅子上弹跳而起,“我去洗澡!”


        

说完,转身往餐厅外跑。


        

陆北川看着她慌乱的脚步,心情大好。


        

等苏笙儿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陆北川正好也刷出餐具进来卧室,听到浴室门响动,他看过去,就看到头发半干,赤着脚走出来的苏笙儿。


        

他眉宇间落了不悦,三两步走过去将她打横抱起来,苏笙儿没想到他会如此,吓到低呼出声,“陆北川你做什么!”


        

彤彤还在床上呢。


        

陆北川却脸色不善,抱着她再次回到浴室,“跟你说了多少遍不准赤脚走路?”


        

苏笙儿却不以为然,见他将她抱到浴室的地毯上,又见他拿起电吹风,只见男人幽幽的撇了她一眼,又道:“头发不干就出去,忘了之前着了凉风感冒了?”


        

吹风机在她头顶上暖暖的吹着,苏笙儿懒懒的靠在男人怀里撒娇,“头发长又多,我吹了好长时间了,手臂都酸了,吹不干我有什么办法。”


        

陆北川冷哼,“你是不是故意的?”


        

苏笙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眨眨眼问:“故意什么?”


        

“故意吹不干,好让我给你吹?”


        

他也不是没给她吹过头发。


        

苏笙儿闻声,却轻笑出声:“那我说以后都让你吹,你愿意吗?”


        

“你说呢?”


        

苏笙儿闻声,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


        

这一晚,陆北川自然也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折腾到下半夜,陆北川又抱着她去浴室清洗了一遍,两人回到卧室床上的时候,苏笙儿却久久睡不着。


        

一旁的男人似乎觉察到了,大手从她衣服里伸了进去,“睡不着,再来一次?”


        

苏笙儿拍拍男人的大手,阻止男人不再作妖,才低声道:“陆北川,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陆北川不满,“跟我还用帮忙二字?”


        

苏笙儿想了想,便将今天跟秦助理见面发生的事都说给陆北川听了。


        

陆北川静静的听着,表情没什么异样,直到她说完,才轻声问道:“所以,你要我做什么?”


        

苏笙儿下意识的咬住了下唇,良久松开唇,声音温温的开腔:“秦助理说,当年我爸自杀并非只是因为公司破产,而是发现了我妈跟你爸又在一起......双重打击下才选择了自杀。”


        

她没用出轨二字,一来是觉得他爸陆绍华也是局中人,二来,也觉得有些难堪。


        

陆北川看着她,一双黑眸如泼墨,酿着苏笙儿看不懂的情绪,“你想让我查一下,当年我爸跟你妈有没有婚内出轨?”


        

苏笙儿看着陆北川,咬咬牙,点头。


        

其实她大可以不用这么麻烦,直接问陆绍华便是。


        

但是她问不出口,陆绍华也不一定说出口,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陆北川去查证。


        

她需要求证,不是不相信秦助理的话,而是,万一爸爸当年也是被骗了呢?


        

陆北川收回视线,敛了眸,“好,我帮你查,你不要多想了,乖乖睡觉。”


        

他说着,将她纳入怀里。


        

苏笙儿带着陆北川的怀里,闻着男人身上熟稔的沐浴香味,心里软了许多。


        

下意识的,她紧紧的抱住了男人,“陆北川,你说,我爸如果是自杀,为什么自杀之前要打电话喊我妈过去?”


        

“这也是我执着的认为我爸肯定是他杀的原因,如果是自杀,他这番行为,就好像是故意将我妈引过去,让别人误会我妈是凶手的一样。”


        

“陆北川,你说......我爸是不是......在自杀之前跟我妈的关系就已经很不好了呢?就跟、就跟陆叔跟林臻的关系一样?”


        

听她这么说,陆北川下意识的抱紧了苏笙儿。


        

“笙儿,别胡思乱想!”他将下巴搁在女人的头顶上,她的话突然让他有些慌了,他吻了吻她的头顶,轻声地、委婉地,安慰道:“笙儿,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本身就无法挽回,你想要真相,我可以帮你找出真相,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真相,真相大白的那天都是好的。”


        

苏笙儿似懂非懂,怔怔的没有说话。


        

就在陆北川以为怀里的女人是不是已经睡过去的时候,搁在他胸前的小手突然抓住了他,“陆北川,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去纠结这么多,不管真相如何,我决定要先找到我妈再说,你说呢?”


        

陆北川叹了口气,抚着女人的后背,在苏笙儿看不到的一双黑眸里,尽是复杂,“好,你决定就好,需要我做的,你告诉我,我也会替你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