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28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287


        

白心下意识的身形一僵,她转头看向殷东赫,就见殷东赫的视线朝着朱莉的位置看了一眼,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皱了下眉,又一句话不说的看向她。


        

那眼神白心看不真切,有些意味不明。


        

随着朱莉一声,“东赫。”


        

再到朱莉越走越近的身形,她虽然没有看向四周,但是也能感受到这份骤然变了味的气氛。


        

想了想,在朱莉还没走过来之前,她搁在大腿上的手,在别人看不到的位置,拽了拽殷东赫的袖口,“我先回去了。”


        

她话一出,就见殷东赫本没舒展开的眉头又深了一层皱褶,白心突然意识到,自己现下的身份,只好又道:“我不会乱跑,你可以派司机送我回去。”


        

殷东赫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还没等她再开口,朱莉已经走了过来,白嫩的双手主动搭在殷东赫的肩膀上,她稍稍倾身下来,整个人都靠在男人身上的样子,乍一看上去,她跟他说话,却更像是情人之间的耳语般,“我妈不小心摔了一跤,待会聚会结束陪我回去看看她老人家?”


        

白心微微撇过头去,她想将自己置身事外,只是她的心境还没完全有改变,手腕突然被一直大手攥住,她直接被拉了起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拽进了来人的怀里,她被撞的七荤八素间,他听到来人满是激动的嗓音从他的胸腔震出来,“心心,真的是你,你真的在这里?”


        

熟稔又让人沉重的嗓音让白心本来就因为紧绷而僵住的身形越发的紧绷起来。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退出男人的怀抱,只是这人抱的很紧,不给她反抗的机会,“心心,你是被迫呆在殷东赫身边的对不对?我带你离开这儿。”


        

他执拗的说着,也不管房间里的其他人,松开她却紧紧攥上她的手腕,一副作势就要拉着她离开的样子。


        

白心都被他拉出了两步,另一只手却及时的被另一只大手拽住。


        

她被陈钰硬生生的拽了两下,殷东赫不松手,她只好对陈钰低呼:“陈钰,你先松手!”


        

“我松手?”陈钰满脸的讥诮嘲弄,“难道不该他松手吗?一个已经结婚有老婆的男人,却赖着你甚至是强迫你跟他在一起,现在老婆都现身了,他还敢守着他老婆对你动手,难道该放手的不是他吗?”


        

殷东赫眯起的眸子,扫过陈钰的视线仿佛浸了冰。


        

白心不用回头也能从周身骤然下降的低气压觉察到男人此时的状态,她几乎没有想就对着陈钰低喝:“陈钰,这是我的私事,跟你没关系,你放手!”


        

她看上去像是极力撇清跟陈钰的态度让殷东赫的神色稍稍回暖了几分,只是这份满意没维持几分钟,在听到陈钰接下来的话后,一双黑眸更深阴鸷下来。


        

“心心,你不是说你讨厌现在的殷东赫吗?不是说不会再跟殷东赫不清不楚的吗?你跟我走,我虽然不及殷东赫的权势地位,但是正大光明的娶你,还是做得到的。”


        

白心的身体因为陈钰的质问,绷的很紧,心口‘咚咚咚’跳动的很快,幅度又大,那种惊慌失措的感觉,仿佛要从她心口跳出来一般。


        

她觉得自己的周身愈发阴冷下来,紧接着,右手传来刺骨的痛意,她呼吸一窒,转头看去,就见殷东赫冷峻而淡漠的看着陈钰,一双黑眸深如旋涡,浑身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睥睨感。


        

仿佛感受到了她的视线,男人的脸色掠过浓浓的嘲讽,“陈少问你话呢,你不打算给陈少一个‘满意’的答案吗?”


        

他说道‘满意’二字的时候几近咬牙切齿。


        

白心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她实在是太清楚、太了解殷东赫的为人了,他现在看上去一副高高在上、事不关己的样子,那是因为这里不仅有朱莉在,还有那些看戏的外人在。


        

如果她不彻底的跟陈钰撇清关系,那么等到散席回去之后,她怕是今天晚上......


        

再说陈钰,过了今晚,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的。


        

殷东赫说完,就主动松开了握着她的右手,一副看好戏的态度看着她,她愣怔了片刻,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就看到自己手心里被殷东赫加重力气握着,一时半会没消下去的红色。


        

她动了动手指,抬头的瞬间,一下子与朱莉的视线对上。


        

凝着那双玩味看好戏的眸子,她冷淡的收回视线,此时陈钰也跟着松开了她,只是那双期待着眼神......


        

她落在双腿两侧的手,紧紧的攥起,“陈钰,我不知道你是从谁那里听说我讨厌殷东赫的,先不说我讨厌不讨厌,我要说的是,我觉得我现在这样的生活挺好的,没想过要改变什么,我谢谢你的错爱,我不喜欢你,也祝你能早日找到你的另一半。”


        

她没有说讨厌不讨厌殷东赫,只是模棱两可的说她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的,她不想昧着心说谎,特别是朱莉在场,她也说不出不讨厌殷东赫的话。


        

她的目的,只是撇清跟陈钰的关系,仅此而已。


        

殷东赫听了她的话,特别是她好像刻意越过了讨厌不讨厌他话题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眉宇间也露出不悦,只是看到陈钰难堪又惨白的脸,他眉头一下子舒展了许多,心情也紧跟着好了起来。


        

他眉骨挑高,那般从容不迫的模样,仿佛这样的答案是他笃定一般,“陈少,现在死心了么?”


        

其实陈钰是知道白心的心思的。


        

当初他们不知道殷东赫已婚的那会儿,白心跟殷东赫‘交往’,白心看殷东赫的眼神,他就知道,白心这辈子算是遭在殷东赫的手里了。


        

但是他们同学这么久了,他还是了解白心人品的,殷东赫已婚被公开之后,他就知道,白心是怎么都不可能跟殷东赫在一起了。


        

所以今天他偶遇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认为,白心一定是被殷东赫逼迫的。


        

尤其是,不管是殷东赫的人品还是权势,他都有这样逼迫白心的可能性。


        

但是在没有百分百的肯定下,他也不可能贸然追上他们,将白心带走。


        

很巧,他碰到了朱莉,朱莉将他心里的疑惑证实,白心确实是被殷东赫逼迫的。


        

在朱莉的煽动下,他跟着她过来了,然后就是现下的情况。


        

他嚅嗫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双眸凝着白心,脑袋有些空白,但是更多是的失望。


        

殷东赫见他不说话,手臂已经扣住白心的肩膀将她拉入怀里,一双鹰隼的黑眸比刚才更冷的射向陈钰,“现在,你可以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