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290 事出一二,却无再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290事出一二,却无再三


        

白心说完,冷眼瞥过朱莉,转身出了洗手间,一眼看到两米之外的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姿立在包间门口,一双黑眸盯着她,深邃如夜空中的繁星,又黑沉如旋涡般,让人看不真切。


        

白心行走的步伐却蓦然停顿了下来。


        

不知他站在这里多久,她下意识的对比了一下洗手间跟门口的位置,所以,她刚才跟朱莉的对话,他应该是听不到的吧。


        

她在心底纠结了没多久,就跟没事人一样走到了他身边,唇边刻意的勾出一个笑,“要去洗手间吗?”


        

殷东赫就这么看着她,又停顿了一会儿才开腔,漫不经心的口吻很是懒散,“去洗手间这么久,我以为你是掉坑里去了。”


        

白心想,他这个态度,应该是没听到她刚才跟朱莉话的吧,不然按照他的性格,怎么可能还对她这么和颜悦色。


        

“女人比较麻烦一些,”她随意说道,伸手过去挽上了男人的手臂,“我们进去吧。”


        

殷东赫便没再说什么,转身步入里面......


        

一场聚会下来,殷东赫喝了不少酒,但是酒量相当,白心便没有在他脸上看出多少酒意。


        

聚会结束,一屋子的人相互寒暄了几句,她便跟着殷东赫出了酒店。


        

他们一出来,司机便开过了车子来,殷东赫看了一眼跟上来的朱莉,不动声色的对白心说道:“你先上车。”


        

白心自然也看到了朱莉,不过殷东赫让她上车,她正求之不得,所以在听到殷东赫的指令后,直接打开车门上了车。


        

白心上了车,朱莉就更直接走到了殷东赫的身边。


        

殷东赫看了她一眼,从西裤里摸出烟盒来,动作娴熟的取出一支香烟,打火机点燃,然后他唤了她一声:“朱莉。”


        

嗓音低沉温和,听不出任何情绪。


        

他唤了一声朱莉,下意识的看向车上她的位置,贴了膜看不到里面,车子的隔音效果很好,她大概不会听到他跟朱莉的谈话,他想,即便看不到她,他也知道,现如今,她大概也是没兴趣听他跟朱莉说些什么的。


        

朱莉看着他,下意识的‘嗯’了一声,他刚刚点燃的香烟,青白色的烟雾似有似无与的遮住了他的五官,却怎么也遮不住男人那种与生俱来的优雅清贵的气势。


        

这个男人,美好到让她一见钟情怎么都放不下,这辈子也不可能将她拱手让人说的地步。


        

她爱他,很爱很爱,但是她又清楚的知道,他不爱她,即便有婚姻的束缚,他也不爱她,至少结婚四年了,他对她,仍然毫无感情。


        

有时间她觉得自己好失败,特别是白心的出现,对她的打击很大,众所周知,白心很漂亮,不管是在A市,还是伦敦,那都是不可多得的美人。


        

但是她知道,殷东赫从来都不是个看脸的男人。


        

因为在他们结婚这几年里,他不曾碰她,但是对那些费尽心思想要爬上殷东赫床的那些心机女,他也从来没有多看过一眼。


        

除了美貌,她自认自己没有输给白心的地方,所以她怎么都搞不明白,殷东赫到底为什么就看上白心了呢。


        

“我们当初选择协议结婚的时候,约法三章的内容,你可还记得?”


        

殷东赫散漫的嗓音响起,蓦地打断了朱莉的思绪,听着他的质问,她身形又一下子僵硬起来。


        

“你刚刚得知白心的时候,做的某些事,我权当你维护自己的利益做的,因为涉及到你的利益,介于以往的情分,所以,我并没有跟你计较。”


        

殷东赫说着,轻飘飘的眼神看过去,然而就是这么一记眼神,朱莉吓得心神一凛,紧接着,殷东赫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再次响起:“可是朱莉,事出一二,却无再三,这个道理,你懂?”


        

朱莉脸色很难看,却执拗的僵着背,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来你不懂,”殷东赫嗤笑了一声,他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吐出,眯着眼睛道:“不懂也没关系,你只需知道,今天本不该你出现,我给你留了面子,你这么聪慧的一个人,应该知道,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听了殷东赫的话,朱莉心口一窒。


        

她跟他,本不该是这个样子,他们就算不能相爱,但也应该相敬如宾的,什么时候,殷东赫竟然用这般冷漠的语气跟她说话了呢?


        

她不甘心,豁然抬起头看向殷东赫,眼里全是怨恨,“殷东赫,你都说了往日的情分,往日往日,难道我们往日的情分,就这么薄弱吗!”


        

她不过是给白心使了一些不值一提的绊子而已,除了殷东赫不知道的她逼白心打掉的孩子,最严重的的也不过是搞臭了的名声,就这样他就受不了了,难道她对他的付出,他的回报就这么薄弱吗?


        

她在心底呐喊,不,不是的。


        

白心没出现之前,殷东赫对她很好的,只要是她的要求,哪怕是上太空,他都会有求必应的。


        

说起来,都是白心,都怪她,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她......


        

这样想着,朱莉心里一个激灵,胸腔蔓延开一抹坚定,她不想被殷东赫看出来,默默的垂下了眸子。


        

殷东赫听了朱莉的质问,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弹了弹堆积的烟灰,“我们往日的情分,不就是你救过我么?”


        

“虽说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但是这些年,我为你、为你们家付出了多少你心里没数么?”


        

朱莉狠狠的咬住唇,好一会儿她才咬牙出声,“殷东赫,如果不是我,早在四年前就没有殷东赫这一号人了不是吗!”


        

“你是救了我,不过,我没想到,在你这里,我的命是真值钱啊,”他勾了一下唇,再看向朱莉,眉眼间多了一丝嘲弄,“值钱到,你一大家子的命都比不上我一条人命。”


        

提到这个,朱莉有些心虚了。


        

不过她现如今就是要对他死皮赖脸,因为现下对殷东赫,她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可以拿捏的理由了,放弃殷东赫,她从未想过。


        

她硬着头皮道:“在我心里,你的命价比天高。”


        

听她如此说,殷东赫就不再跟她废话了。


        

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很好。”


        

说完,他转身作势上车,却在转了身之后又回过头去看她,与朱莉的视线对上,他清冷的眸子更淡了几分,“我们当初的协议是,结婚五年后离婚,距离协议五年,还有不到一年了。”


        

“我自然知道。”朱莉闻声,下意识的攥紧拳头,直到指甲陷入掌心,她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很冷静的回道:“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提醒你一下,让你提前做好离婚的准备。